人物专访

日本科学家高桥智隆:人类与机器人也要建立信任

高桥智隆最后对马来西亚民众说,“大家都知道,我们现在的科技工业发展非常迅速,也越来越重要了,所以这是一个开始学习机器人科技的好机会,洛比杂志也能帮助大家了解什么是新型通讯机器人,这里边有很多非常有趣的话题,也有的是教育相关的资讯,我相信这会是一个可以让大家寓教于乐的过程。”(图:星洲日报)

风靡世界已有两年的洛比,在父亲的陪伴下,终于登陆马来西亚。机器人是21世纪最热门的学科,也是促进世界科技发展最重要的一环。科学家把机器与人工智能结合,机器不再限于执行任务,也可与使用者或操作员进行简单的回应和交流。于是,有人说这些科技操作的关键在于电脑程式,更有人说21世纪影响全人类的语言是电脑程式语言。

山脚下男孩黄文升跟着当地人脚步.吃喝玩乐去!

(图:星洲日报)

从音乐人到旅游人,黄文升持有一贯的思路:跳脱惯性,“跳脱每天重复的生活习惯,体验异国不同的生活观念,是旅行最珍贵的回馈。”身为旅游策划人,不论要去哪个角落,他都会先行探路,摸懂当地风味美食,了解当地风土民情后,才开始设计主题、规划行程。

陈锦辉 ‧ 阳光之家 ‧ 帮助视障者自力更生

陈锦辉说,水耕菜圃需要有人或机构投资设立经费,成本大约是3万令吉,不过3年之内就可以通过蔬菜收成拿回成本。

陈锦辉两年前设立了“阳光之家”,这是一个帮助残疾青少年的平台,推动7岁至17岁残疾青少年的网上补习班、教导水耕种植法、“电话营销”服务课程、精油按摩班、室内蘑菇种植等等,目的就是让这些残疾青少年日后有一技之长,不需要别人怜悯,也能够得到工作。

梁文音.那些年.人生分水岭

梁文音拿着与小朋友一起做的美术作品——在空的鸡蛋壳上发挥创意,给予正面的评语。世界宣明会用蛋壳教育学生,希望透过活泼的教育方式,向学生宣导,生命的初始非常脆弱且可贵,让他们了解爱护初生婴儿的重要,藉此减低贫穷带来的幼儿夭折几率。(图:星洲日报)

梁文音在育幼院里最快乐活动就是唱诗班,说起育幼院的唱诗班,梁文音眼里满满兴奋和喜悦,她坦言,自己从来没想过有一天可以把歌唱的兴趣变成工作,也把事业变成祝福的工具去安慰人心、做一些公益上的呼吁和代言。

陈慧冰:最终落脚地.回乡完成创业梦

自称是工作狂的陈慧冰表示,怡保发展机会不会少,只是看自己努不努力,她回来怡保后不曾后悔,未来也不会离开。(图:星洲日报)

今年45岁的她,曾试过多次在外地或准备到外地工作,但最后总有些什么,让她重投家乡怀抱。

【死囚更生路(下)】漫长苦等营救 · 迎来特赦曙光

邓好欣出狱当天,紧拥黄良蓉。(照片由《卫理报》提供)

因为轻率地更改口供,让往后的上诉之路节节败阵,落得下错一棋,全盘皆输的局面。在联邦法院驳回上诉申请后,唯一的翻身机会是寻求宽赦。在众人努力和反复申请下,终于看到了曙光!

艾莉——两性书写抚慰受伤的心灵

(图:星洲日报)

从小到大写过了多少次“坚强”这个名词,你曾经算过它的笔画吗?坚11画、强11画,1111这四个数字组成了坚强,1111看起来很脆弱,1111也感觉很独立就像坚强这个词,能脆弱时顺势让自己找依靠,就可以在该坚强时得以无所畏惧前进我们都不是生来坚强而是在脆弱过后选择了面对

漫画家柯界名的漫画梦

柯界名所主笔的《Dark Souls》封面,全由柯界名一人完成,上色部份则由他的上色公司负责。(图:受访者提供)

说到漫画,大家第一时间会想到什么?日本、美国还是香港?日本漫画的长篇连载,美国漫画的鲜艳色彩,或香港漫画的集色彩与长篇一体,再加上侠义形象的角色,都是大家最为熟悉的漫画特征。若提及漫画家,港漫大家会立刻想到黄玉郎、马荣成,日漫则是藤子.F.不二雄、鸟山明等,那么美漫呢?美漫经常将漫画改编成电影电视剧,也有从电影、电视剧甚至电动游戏改编成漫画,像《蝙蝠侠》、《蜘蛛侠》、《X战警》等改编成电影的美漫,都是时下最热门的作品,因此一讲起美漫,大家会立刻想到漫威漫画,但大家是否记得漫威漫画里有多少位漫画家?记得他们的名字吗?除了漫威系列的漫画,还有哪些美国漫画?

胡永聪:被电玩控制 ‧ 人生看不见方向

胡永聪说,当一个人电玩上瘾,必须认清问题症结,很多时候这是对方逃避问题的方式。(图:星洲日报)

胡永聪来自破碎的家庭,曾经沉迷电玩,当掉了学业,一度想抽身,无奈又因各种逆境,让他掉回电玩泥沼中....

林艾霖 单身女子快乐秘诀

林艾霖:单身,其实是一种享受,但不是逃避现实、离群独居的藉口。(图:星洲日报)

单身快不快乐,在于如何规划现实生活的内容,以及如何找到撑起精神生活的支柱,若无法平衡就会陷入慌张、无助之境。这是整个社会转型牵动的新面向,作为一个旅游作家和心灵辅导师,林艾霖不只活出自己的单身品质,也直接看到很多单身男女生活的失衡。就让她来告诉大家,怎样活出快乐精彩的单身生活。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