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日常周记】侯秋云·海茹来了,我们心里踏实

昨天凌晨1点,洗衣机完成洗衣的工作,我刚完成晾晒的动作,文心在脸书留言通知补货的4公斤利比丽卡咖啡豆准备好了,我约了时间带小人家去咖啡馆取货。文心又传来我们开店之前付钱锁定的30公斤利比丽卡咖啡豆存量仅剩6.5公斤。

【阿卡贝拉】牛油小生·变奏曲41:沙丁鱼

最近有两个不熟识的人要给我做媒,都是工作上遇见的,一个是长辈,一个是同辈。长辈要介绍一个20岁的女孩给我,我吓得摇头,差了10岁,科技时代啊,三年就一代,10岁差了三代,差不多是爷孙恋的层级了。另一个是同辈,他是乐团乐手,第一次见面就让我多来看乐团的演出,说看上谁马上跟他说一声,好像选什么似的,荒谬死了,我都只能惨笑回应。

【左右对称】吴俐璇·创意工作者没有闲着等灵感

我想画一个饼形图,分划一下七天里面脑袋必须要处理的工作。

走过50 · 马来西亚艺术学院让人们更靠近艺术

马来西亚艺术学院。(图:星洲日报)

今年是大马艺术学院创校50周年,整年来举办了许多艺术活动,包括第32届全国美术与设计奖学金甄选赛、“浮翠流丹”陈翠娴与诺里山联展,期间学生也参与第五届越南会安国际合唱比赛,马来西亚华穗艺术节、亚洲插画大赏展览等。

骆丽芳 · 艺术教育最大的意义在于人的素养

骆丽芳简介:马来西亚艺术学院院长。1986年于大马艺术学院音乐系考获专业文凭,后前往美国哥伦比亚学院修读音乐本科学位,2004年于纽西兰梅西大学硕士毕业,2014年考取亚洲e大学博士教育文凭。过去在马来西亚艺术学院担任教职及行政30年,过去一直是该院音乐系主任及讲师。(图:星洲日报)

艺术教育就像炒菜一样,就算你用了高级的食材,上好的锅和火炉,但只要少放其中一样调料,比如胡椒粉将之提味,煮出来的菜可能都无法色香味俱全。

【非常艳】李天葆·繁花,开了一个时代

尤敏在电懋稳坐玉女影后宝座,优雅有节制的风格驾凌一切。

除却那小丁皓事件、电懋陆运涛未坠机前,香岛国泰公司里,说到底仍然银灯掠过处,香风翩然,丽人一个个亮相,有名有姓,艳影花光,可谓一时之盛。

【漫步古城】赖碧清·马六甲河,什么最吸引人?

游客船在马六甲河上最大的卖点是什么?是这些壁画吗?

我每次带大人小孩去河边导览,或是稍有注意到外国游客的眼光就会发现,最吸引大家目光和争相观赏的,是河里的四脚蛇。

【李永平悼念特辑(中)】张嘉嘉.再见,李永平老师

(图:龚万辉)

几个月前,与魏月萍老师和学弟妹聚餐的时候,魏老师告诉我们李永平老师生病了,在座的我们无不哑然。那时,距离李永平老师离开新加坡的日子不过两三个月,脑海中是李老师在课室走动着讲课,说话中气十足的样子……

【李永平悼念特辑(中)】卢筱雯.朱鸰回家了!

李永平在新加坡的最后一场讲座,与新华小说家英培安先生对谈。(图:卢筱雯)

二○一六年九月八日,是一个特别的日子,那天与游俊豪老师匆匆赶去机场迎接刚到来的南洋理工大学华文创作项目驻校作家——李永平老师,我很幸运地成为接待他的人之一,开启了与他的一段师生缘。过去在台湾读书时经常听许多人提起这一位旅台作家,称他为“文字炼金师”、“婆罗洲之子”,但是总没有机会见上一面。

【李永平悼念特辑(中)】李志勇.风起,风散

龚万辉替李永平遗作《新侠女图》画的插画。(图:龚万辉)

马大东姑大礼堂(Dewan Tunku Canselor)旁边是条笔直的柏油路,另一端是片小空地,中间长了一棵枝繁叶茂的大树,旁边立着孔雀石绿的牌子,上面有校名、校徽及年份。元旦前夕,宿舍里校园外的学生填满空地,等待工作人员乘着摩哆,拎着不锈钢号码徐徐过来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