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文空间

【日常周记】侯秋云·处于随手翻阅的状态

我居住的大城有很多咖啡馆,我们也在一处角落开了咖啡馆,我努力把它设定为生活概念店,但愿我们每天报到的空间是生活场域,不是工作场所。大概就像书里所言:“因为无论如何都很容易努力过头,因此建议大家要记得为自己制造快乐的时间。”过去4个月每天开店12个小时,我们努力过头。

【阿卡贝拉】牛油小生·变奏曲39·听/见

中岛美嘉有一首歌叫〈曾经我也想过一了百了〉,第一次听的时候,我差点哭出声来,2015年演唱会版,底下附着中文翻译:“因为心中缺了一块、因为想要被爱、因为冷言冷语……所以才会想不如死了算了。”

【左右对称】吴俐璇·有钱还要有闲的婚礼

近年身边许多朋友开始办起destination wedding,也就是目的地婚礼,整个概念大概就是和最亲的亲人和最好的好友,一起飞到海内外不同的地方,举行一场被天地人祝福的婚礼。

【迷你相馆】Frank Wong·雨天·鸭子·黑炭

(图: Frank Wong提供)

那一天,因为高速公路的堵塞,我们闯入了那样的小路。一路上都是如此。大片大片的空地上,尽是人去楼空,多被疯长的野草还是灌木覆盖包围着,长年失修到了随时崩塌的残破程度的甘榜高脚屋。

【框里框外】谢林霖·上一堂防火安全课

旧店屋改建成公共建筑,其实有很多安全的隐忧。

经常和法令打交道的人,可能有很多都觉得这些条文真是繁文缛节,增添不少麻烦,我想或许最大的问题在于我们不了解这些条文背后的原理。

【非常艳】李天葆·手捧银灯的玫瑰花神

丁皓。(图:作者提供)

时间淡去,有心人总喜欢在废墟瓦砾里寻幽探秘,类似抽奖手势,捞起来的当然是陈年八卦,社群网络提及了点滴琐屑——李湄乘搭飞机到新加坡总公司告状,是以有人鞠躬下台,她得到回报,连拍《大马戏团》、《珍妃与西太后》和《赵五娘》三片才离巢,出了口气。

亲爱的,我把街头变书坊了!(二):书,在街头传阅……

阿尤老师坚信,让小孩摆脱困境的唯一方法是教育。(图:星洲日报)

入夜的吉隆坡秋杰区,后巷卸货站传来读书声;周末的中国北京,公园草坪上常见马来青年在“野餐”;帝帝皇沙湖滨公园有3个放置各种语文书籍的书架……这些都是“街头书坊”,因应各社区需求变异,也因此精彩。

赵少杰.调出一抹残旧斑驳的岁月

在我的年代,上美术课的时候,幼稚园老师只让我们使用蜡笔画画,直到小学的时候才有机会接触水彩,而当时最流行的是熊猫牌水彩,调色盘是6个圆状的凹槽和中间一排长方格的款式。班上女生选择的大多数是不切实际的蝴蝶形调色盘(我姐就是喜欢这种的)。

吴鑫霖.中万字

(图:何慧漩)

何忠义的为人,不贪心不自私,别人有求于他,他是绝对帮到底的。何忠义中万字了。中的数额不大,这当然也不是他第一次中万字,可是这回他却把这事情当秘密。早上起来,他像往常一般,认真地照着神庙老师傅的吩咐,用七色花水给自己沐浴。

【花踪小说.决审黄锦树推荐发表】戴晓珊.猫,狮和豆豆盒子(上)

(图:何慧漩)

小猫咪抱住白毛豆豆,一跃躲进游泳盒子。游泳盒子可以一直浮,一直漂,一直流。流到看不见的那里。大母狮不敢下水,追不上的。那么,小猫咪和白毛豆豆就永远在一起了。剩下大母狮自己一个,留在这里。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