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时间

卜亚烈·印裔穆斯林土著

华社会感到迷惑,国家从什么时候开始以宗教来区别土著和非土著了?支持国阵的华裔穆斯林是否也将成为土著?如此一来,土著人口很快就突破70%,加上非公民(外劳)人口急速增加,华裔沦为名副其实的少数民族,已不远矣!

郭清江·覆水难收

在马来西亚,若想知道某个课题会否翻船,阅读马来报就可预测风向。马来报这次大玩“合约及实习医生SPM国文无需及格”课题,有先入为主之嫌,后果是加强马来社会的错误印象,以为这些实习医生多数会是非马来人。一位马来部长就通过推特说:“问题是有人民将国语视为马来人的语文,而不是国语。”此推文一出,回应包括指责这些人是沙文主义者、不爱国,以及建议关掉华小等等。

曾毓林·为什么假新闻假得这么真?

网络上假新闻和流言伤人、杀人事件太可怕,谁都可以操这把刀,或者是假借新闻自由或正义之名来借刀杀人。过去已经有很多人惨遭毒手,现在仍有人在被害中,未来继续还会有更多受害者。谁一个不留心讲错一句话,随时会被敌人以此加害而惹人杀身之祸。
广告

卜亚烈·朝野不分

显然的,还有一小撮人仍分不清楚火箭在中央和雪州的角色。在中央,它是反对党;在雪州,它却是政府的一员。火箭与马华长期对立,两者一再上演零和游戏。火箭的一些支持者认定他们是被欺压的一方,巫统不论做了什么事,都应该由马华买单,在朝或在野的界线也渐渐模糊了。

郭清江·抽屉里的话

在资讯弹指间可达的今天,政治语言说得如何天花乱坠,普通老百姓已不再轻易相信。大家都希望我国能有一流的领导人、国家行政效率好、各族之间相敬如宾,同时都能以马来西亚为荣。

曾毓林·政府不应向捐款人开刀

国家经济乏力,政府不能完全推卸责任;在举办文化艺术活动方面,民间组织自供自足尚且捉襟见肘,希望政府高抬贵手,当有私人机构愿意资助时,政府应该给予奖掖,不要反而拿他们开刀,视为可能怀有金蛋的鹅啊!

卜亚烈·贪婪之心不改,更多张健涌现

星洲日报的跟进报道,截断了一些人的财路,面对非议和责难自不在话下。再说,金钱游戏玩家最不缺钱,他们可以随时“敦聘”著名律师楼给你发律师,要媒体闭嘴。

郭清江·爱,和谐

我们生活在一个多元种族、文化与宗教的社会,大家若能学习放下与互相宽恕,甚至站在对方的角度看问题,抱着同理心来处事待人,就会为这个彼此共存的社会添加和谐与正能量的润滑剂。

曾毓林·读者只愿听好话,不愿听实话

有时真不必讶异何以报纸经常报道金字塔投资是场骗局,但仍然有人愿意上钩;他们永远相信自己不会是塔下最低的那群冤魂。所以,始做俑者被绳之于法后,被欺骗者对之呼天抢地的未必是他,检讨的未必是自己,指责的却是揭发者,记者和报纸更容易成为迁怒的对象。

卜亚烈·喜欢钞票的味

过去的贪腐案,涉及的赃款顶多是三、五十万,现在动辄上百万及甚至千万令吉,尤以沙巴的水门案最叫人“叹为观止”。5470万现金、6000万银行存款、127张地契、9辆豪华车、94个名牌包包、数十枚名表以及为数不少的金饰,贪污总数不下1亿2000万令吉。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