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拿铁

郑丁贤‧我们的1998和2017

将近20年后的吉隆坡东运会,没有当年的烟硝味,政府和反对党之间依然对抗,只是人物角色大对调。当年是马哈迪对战安华,如今是马哈迪+安华, 对战纳吉;当年是烈火莫熄联合伊斯兰党要推翻巫统,如今却是伊斯兰党和巫统合作。

郑丁贤·国民团结,没那么简单

国民团结,其实不只是推行单一源流学校那么简单。它涉及单元主义和多元主义之分,也是国家目标和个别目标之选择。而现有的政治结构和族群宗教思维,对国民团结的伤害,还大于多元源流学校。

郑丁贤·德士司机和Grab车司机

等到新的载客模式出现,GrabCar和Uber进入这个行业,德士不堪一击;在某个程度上,德士业者不也要自我检讨?
广告

郑丁贤·修昔底德陷阱

而中国的崛起,在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的新着《中国》中写道,中国成为大国后,它已经重新界定它的安全和战略需要,扩张它的国际势力,这就必须打破美国定下来的现有秩序;而美国能够让步吗?

郑丁贤·一个温柔的灵魂

这张空椅子,等不到刘晓波了;在这个时代,也不会有很多人认识刘晓波;刘晓波作为个人,或许已经不重要,但是,作为一个自由的灵魂,他会守护世间。

郑丁贤·希盟领导架构──权力的艺术

不管怎么,希盟领导架构可以成形,显示不同政党能够妥协,特别是马哈迪和安华家族之间达致谅解,为共同的未来目标而携手斗争,这也是反对党政治迈出一步。

郑丁贤·跑步机上的政治

全世界都在和时代竞跑,这是建立在真正和时空竞争的跑道,而不是跑步机空转的跑道。趁着还有一点时间和机会,把跑道交给新生代,或许,大马还有一些迎头赶上的机会。

郑丁贤·人类毁灭的可能

人工智能超越人类之后,它不可能接受人类的控制,更不被统治。反过来,它必须统治人类。而人类的智力和能力太低,沦为低等动物,任由宰杀,或被奴役。

郑丁贤·只关成败,无关主权

吉利和普腾的结合是否会开花结果,考验的是吉利的承诺和能力。同时,大马人的工作文化,政府习惯性的干预介入,以及难以摆脱的民族主义主权思维,也必须改变和转型,才能和吉利,以及现代国际化接轨。

郑丁贤·身边的魔鬼

残暴的霸凌事件,透过这两宗惨剧,震撼大马社会;然而,还有更多更多的霸凌,不管是精神上的折磨,或是身体的伤害,一直存在于校园,以及青少年成长的环境。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