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拿铁

郑丁贤·不要做鲨鱼

如今的社会,在网络普及底下,只要居心不良者放饵,网民就成为嗜血者,看到别人隐私,像是饿极的鲨鱼,嗅到血腥味,四面八方的涌来吞噬。

郑丁贤·马来政治的未来

巫统必须走现代多元主义路线(不是和伊党竞相比较宗教化),接合其他族群的力量,致力发展经济,把国家带入高收入国,涌现大量的马来中产阶级,从而巩固国民团结,让人民对它产生信心;如此,或许还能力挽狂澜,压下伊党。

郑丁贤·大家都套在355里

巫统用355套住伊党、成员党,以及反对党,各党跟着它团团转;巫统何尝不是也被355套住,最终可能伤了自己。说实在的,355套住大马社会,只有再撕裂,难以解套。
广告

郑丁贤·355的今生与来世

国阵免去了一次崩解的危机,穆斯林社会和非穆斯林社会也无须就此针锋相对。当然,以后还是有可能开拍续集,或是后传;不过,那是下届大选之后可能出现的情况,特别是如果伊党议席增加,势力上涨,而国阵成员党继续萎缩,那么,巫统还是会找“新朋友”的。站在国民团结和社会和谐的角度,终究希望歹戏结束今生,没有来世。

郑丁贤·行动党,你争气些

主流马来社会排斥火箭,中间人民和火箭疏远,不是没有理由的;除非它能够真正和主流社会以及公民舆论沟通,以及显现它有能力处理多元种族社会的复杂问题。

郑丁贤·我的祖国与罗莎莉情怀

Negaraku 到底是谁的作品?是皮耶尔壤吗?没有人可以确定。皮耶尔壤是著名的作词人,不是作曲人;况且,后人研究他的作品,并没有发现这首Rosalie。

郑丁贤‧人生需要重新规划

人们需要有更多的知识和技能,以配合社会的需要,也让自己有多的工作机会。人不但要和其他人竞争,也要和机器人和自动化竞争。

郑丁贤‧下一次,如果你到吉兰丹

在众多反对哈迪私人法案的论述中,我受到努鲁哈克沙里尔(Nurul Haq Sharir)所启发。

郑丁贤‧死了一个朝鲜人

你以为他们痛苦,错了!他们才认为你活在被资本主义剥削,被丑恶政客迫害的社会。

郑丁贤‧关于茜蒂,以及阿学

值得一提的是,大马警方查案的效率很高,在第一时间内发现嫌凶,成功阻止他们离境,然后顺藤摸瓜,逮捕涉案的朝鲜特工。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