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天拿铁

郑丁贤‧关于茜蒂,以及阿学

值得一提的是,大马警方查案的效率很高,在第一时间内发现嫌凶,成功阻止他们离境,然后顺藤摸瓜,逮捕涉案的朝鲜特工。

郑丁贤·部长辞职与政治前哨战

从国阵高层对全国大选时间举期未定,虽然表面上情势对国阵有利,但是,民心难测,难保会有暗流汹涌。要是仓促大选,一旦撞上暗礁,不但危险,甚至会遇上大灾难。若是让沙巴州先选,那是一个试金石,是检验民心的机会。如果国阵大胜,全国大选可以紧跟其后;假如国阵成绩不如预期,至少可以把全国大选延后,做好准备再说。传言四起,烟硝弥漫,政治前哨战已经响起。

郑丁贤·怎样才算正义?

关于正义,很多时候不是表面上看那么单纯。读了哈佛大学政治哲学系教授桑德尔(Michael Sandel)写的《正义:什么才是该做的事》(Justice:What's the RightThing to Do?),对“正义”会有更加清楚的概念。哈佛大学还拍摄了一个桑德尔课程的版本,公开播放。
广告

郑丁贤‧TN50和未来学

TN50是否能够成功,在于它是否能够找到未来的方向,并且和年轻人建立起联系,让新生代从中看到新的希望。

郑丁贤·羞辱的是自己

至于那些躲在键盘后污蔑造谣,大洒狗血的网中藏镜人,往往以为这么做可以打击羞辱对手。拜托,拿起镜子照照,羞辱的还是自己啊!

郑丁贤·华小的挑战来自自己

我担心,华小强调的竞争力,已经不符合未来的要求了。背不完的书,做不完的功课,补不完的习;这和我几十年前就读的华小差别不大,可能情况更糟。它训练出来的是工厂的加工产品,而不是全人的教育。

郑丁贤大马看不见之美

几个例子,几项事件,让人看到社会进步,见到国家希望。

郑丁贤‧婚姻如政治

我发现,一旦有机会,很多人都想投入政治;而只要和政治扯上边,就像是吸了毒,不可自拔;一旦曾经攀上政治高峰,就不会想要下山;即使下来了,也设法还要重新登山。

郑丁贤·一个小s的大距离

玻璃市州务大臣阿兹兰说,州的伊斯兰行政法律写的是没有s的Parent,指的就是父亲或母亲其中一人,而不是父亲和母亲二人。

郑丁贤·纳吉的巫统和伊斯兰化

本届大会的目标,第一个是宣示:巫统一统,全归纳吉;第二个是投石问路:巫统要往伊斯兰化前进。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