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望蜘蛛

马家辉·诺奖得主及其妻

虽然今年诺贝尔又没村上春树的份儿,他的妻子却仍值得说说。每回完成新作品,其妻必是他的第一个读者,对初稿提出尖锐意见,有些批评太犀利了,曾令村上先生失眠两天,苦恼是否应该听从。但最后,总是选择听从,因为经验告诉他,妻子是个好品味的读者,如果作品没法令她满意,那必也难令其他有水准的读者满意。

马家辉‧赖神

更何况赖清德在台南有“赖神”美誉,用他来拯救绿营政府民意,几乎是无计可施中的最後一计了。

马家辉·苍凉的代价

军队的另一个符号意义在于“神秘感”,亦即所谓机密。军事重地是机密,军备布防是机密,军队行政是机密,连军事审判亦要闭门进行。泄露军机的人,往往以叛国罪处分,刑罚是重中之重。“军”与“国”两个字向来是分不开的,军国压顶,谁都得低头听令,一旦上面再加个“党”字,更是乖乖不得了,违者五雷轰顶,无所逃于天地间。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