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属主观

林放‧林冠英咬到舌头

林冠英第一次尝到给记者控告,以为延续一贯的任性所向披靡,但这次咬到舌头。林冠英的卫士如刘镇东丶张念群和刘天球等人并没有为首长护驾,而过去林冠英跟《星洲日报》和《中国报》产生牙齿痕时,多数党内领袖都作壁上观以免混这淌污水。

林放·对朝鲜该出手时就出手

此次驱逐姜哲是大马先礼后兵,不得不采取的必要手段,让朝鲜明白我国的态度,至于两国处于冰冻关系会否因此断交,这是紧接下来的另一瞩目的焦点。我国此次出手不软的立场,人民应该齐心对外,让我国捍卫尊严的坚韧,使国际社会另眼相看,不容小觑。

林放‧金正男案搜证处於瓶颈

在此案中,至今只有一男二女嫌疑犯遭扣查,警方正通缉7名朝鲜人,其中朝鲜大使馆二等秘书玄光圣被视为布署整个暗杀的主谋,另一位任职航空公司的朝鲜籍男子也涉案。据称他俩躲在大使馆内受到保护。因此,尽管警方向大使馆要人,但基於马朝关系恶劣,警方调查工作受到阻挠,使金正男命案在检控上处於断层。
广告

林放·金正男魂归何处势有争斗

韩国也卷入为李慧静提供抢尸的手段,因此,金正男今后魂归何处仍有连绵的激烈争拗。一般观察,相信大马政府将按法、理、情把金正男的遗体归回其妻儿善后,毕竟,朝鲜政府即使以金正男的国民身份要染指争尸也不符合法律条件,因为公民身份不具备DNA。只有DNA才能把金哲还原为金正男。

林放‧走投无路蹦出政治良知

沈同钦和吴良山多次批评党处理人事纠纷偏颇而遭冻结党籍一年,在雌伏一年观察後毅然与另两个州议员退党,多数人认为自从上次党选由中央密谋推翻沈吴的领导并使尽手段封杀,沈吴今次警觉地退党,是在走投无路的窘境下掏出本身的良知另奔梁山,如果政途顺遂,一切都没事。而他们对林吉祥上次大选推动“支持伊党就是支持行动党”的口号也遵循党令落力推销,如今在党内无容身之地而翻脸讲旧账,其实是情势所逼的良知。

林放‧刘镇东的少数民族乐观论

华族的23%人口与马来人的65%对比,毫无疑问属於少数,再经历十年廿载,势必跌破20%。在林良实领导马华时代,早已确认华裔的政治势力日渐式微,因此通过创建拉曼学院和拓展商机等等步骤凝聚华社的向心力,以期能在国阵的架构里有足够的谈判筹码周旋,但依附在巫统主导的马华一直以协商丶争取的弱势姿态与巫统求取和睦共处,对华族的权益裹足不前,这是苟且偷安的政治现实闪避。

林放·以十二生肖批解运势不可采信

现今,每年著书以生肖论命的“专家”,不少人以“居士”自居。居士的称谓,梵语为迦罗越kulapati,古为尊者,现泛指居家修行之士、在家学佛者。有了居士的称号,也就强化个人的身份地位,在替求事者解决“诸事不顺、财运不畅、姻缘不和,健康不佳”时,更加容易取信于人。然而,佛训指日日是好日,根本与命运无关。因此,假借术士之口祈福转运,摆脱衰败的运势,最终是庸人自扰。

林放‧積極對付異議分子?

擅长假设兼且夸大其词的林吉祥,此话的画风似曾相识,因为他的儿子林冠英就因涉嫌购买低价洋房而面对贪腐的检控;另一方面,林冠英“积极对付异议分子”的神功与日俱进;而网媒在行动党操控之下,由红豆兵自2008年对政敌抹黑丶扭曲和制造虚假消息危言耸听,以及粗言秽语充斥网媒从不间断,林吉祥此时的指责犹如拿石头砸自己的家门。

林放‧伊党集会充斥宗教情绪

伊党也邀请国阵丶行动党丶公正党和国家诚信党参与其盛。这一招试探,将逼使各政党必须表态是否支持“355法案团结穆斯林”的主旨。巫统既然有意接手有关修正案,谅不会摆出强硬的姿态与伊党抬杠;被视为伊党叛徒的诚信党主席末沙布对此法案早就坚决支持,但他人微言轻的地位若出席,伊党谅不会当他为上宾礼待,伊党的白眼将令他自取其辱。

林放·麦当劳为清真蛋糕自寻烦恼

由于对清真穷其心思,大马宗教发展局矫枉过正的做法令各界发出疵议之声。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