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属主观

林放‧敦马替希盟挖坑

对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而言,只要希盟夺下布城政权,就可使用一切法律手段扫除障碍,如获得国家元首特赦,释放後可通过补选重出江湖,而旺姐会以过渡首相的身份安排丈夫回归。这也说明,希盟可以为一个人的欲望操弄法律。

林放·公正党成为行动党的硬伤

过去,公正党对伊刑法含糊其词,让非穆斯林社群产生错觉,以为公正党的多元种族色彩会采取中庸态度处理,如今有关期待已经破灭。行动党粉饰希盟的“共识”是不会落实伊刑法,如今甩掉伊党之後又迎来公正党新一轮的压力。国阵政府曾要接管哈迪阿旺在国会提呈的355法令修正案动议,林吉祥施压马华及民政党部长议员必须辞职抗议。用同样的标准,林吉祥是否应该率领行动党国会议员退出希盟抗议?

林放·行动党对雪州膜拜场所的“贡献”

这项於1月1日出版的《雪州规划标准及指南手册》第三版本条规,比第二版本变本加厉,直接箝制其他宗教自由和发展。此外,非伊斯兰膜拜场所保留地必须仰人鼻息,若兴建在多元宗教居民的住宅区范围,必须知会方圆200公尺内的居民,并获得他们的同意。
广告

林放‧金正男命案真相沒有結局

大马政府为了挽救9名被朝方变相扣押的大马人,不得不屈就於朝方的需索,交还金正男遗体及让3名通缉疑犯在按兵不动的情况下,逍遥法外返回平壤。

林放‧土团党要在希盟鸠占雀巢

土团党主席慕尤丁的表态再一次显露他的“马来人优先”的霸气,这也间接拦截人民公正党的多元种族色彩成为领导者,同时也使到希盟推举公正党主席旺阿兹莎遭到拦路虎。希盟上次会议议决不会因土团党的加入更改联盟的名称,但慕尤丁仍然提出更改。

林放‧林冠英咬到舌头

林冠英第一次尝到给记者控告,以为延续一贯的任性所向披靡,但这次咬到舌头。林冠英的卫士如刘镇东丶张念群和刘天球等人并没有为首长护驾,而过去林冠英跟《星洲日报》和《中国报》产生牙齿痕时,多数党内领袖都作壁上观以免混这淌污水。

林放·对朝鲜该出手时就出手

此次驱逐姜哲是大马先礼后兵,不得不采取的必要手段,让朝鲜明白我国的态度,至于两国处于冰冻关系会否因此断交,这是紧接下来的另一瞩目的焦点。我国此次出手不软的立场,人民应该齐心对外,让我国捍卫尊严的坚韧,使国际社会另眼相看,不容小觑。

林放‧金正男案搜证处於瓶颈

在此案中,至今只有一男二女嫌疑犯遭扣查,警方正通缉7名朝鲜人,其中朝鲜大使馆二等秘书玄光圣被视为布署整个暗杀的主谋,另一位任职航空公司的朝鲜籍男子也涉案。据称他俩躲在大使馆内受到保护。因此,尽管警方向大使馆要人,但基於马朝关系恶劣,警方调查工作受到阻挠,使金正男命案在检控上处於断层。

林放·金正男魂归何处势有争斗

韩国也卷入为李慧静提供抢尸的手段,因此,金正男今后魂归何处仍有连绵的激烈争拗。一般观察,相信大马政府将按法、理、情把金正男的遗体归回其妻儿善后,毕竟,朝鲜政府即使以金正男的国民身份要染指争尸也不符合法律条件,因为公民身份不具备DNA。只有DNA才能把金哲还原为金正男。

林放‧走投无路蹦出政治良知

沈同钦和吴良山多次批评党处理人事纠纷偏颇而遭冻结党籍一年,在雌伏一年观察後毅然与另两个州议员退党,多数人认为自从上次党选由中央密谋推翻沈吴的领导并使尽手段封杀,沈吴今次警觉地退党,是在走投无路的窘境下掏出本身的良知另奔梁山,如果政途顺遂,一切都没事。而他们对林吉祥上次大选推动“支持伊党就是支持行动党”的口号也遵循党令落力推销,如今在党内无容身之地而翻脸讲旧账,其实是情势所逼的良知。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