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诚见

惟诚·巫统、大选与355法案

紧张,不外是政府接手提呈这项法案,因为这将令法案通过的成数大大增加,再加上印尼亚齐近期对非穆斯林行使伊刑法,这些言论和实例,都让国人特别是华社越来越坐立不安。不过,纵观整起议题的事态发展,我却觉得当中存有不少耐人寻味的枝节,比如,政府何以接手355法案?巫统又为何不顾非穆斯林成员党的反对,令国阵内部不稳定?

惟诚‧马朝关系的後续发展

惟诚·我们在对牛弹琴

朝鲜上月28日在联合国总部举行的不结盟协调委员会会议中曾呼吁不结盟组织关注朝鲜半岛局势,这是平壤寄望不结盟组织介入美韩军演和萨德导弹部署等国际事件的表现,而这也表明了平壤在一定的程度上信任不结盟组织,也希望透过不结盟框架来处理这些迫在眉睫的问题。其既然希望不结盟组织出面,但却又无视在不结盟组织有影响力的大马所释放的种种善意,是极为讽刺的,而这也会让人觉得,我们由始至终都在对牛弹琴,而朝鲜即是一只听不懂外交音乐的牛!
广告

惟诚·金正男案后的中朝困局

然而,中国在朝鲜半岛追求的是稳定,再加上朝鲜的地理优势,北京其实是不愿看到两国继续纠缠下去,但中朝关系已陷困局,能怎办?其实眼前有个机会。朝鲜因金正男遇刺而与大马闹僵,可是从马朝两国的外交反应上看,他们其实也不愿看到双边关系继续恶化,中国大可以由这点切入,向朝方释放助其进行调解的意愿,来软化平壤的敌意,相信这对稳住当前局势和突破目前的困局有利,中国还可乘此逐步重建平壤对北京的外交依赖,进而实现有效牵制朝鲜的最终目的。

惟诚‧金正男遇刺後的马朝关系

大马和朝鲜的关系已维持了40多年,所以要谈论两国关系还得先从马朝建交时的初衷说起。1970年,冷战进入中期,世界格局产生极大转变,发展中国家因厌倦美苏对峙,兴起“不结盟运动”,敦拉萨当时接任首相後,调整了我国原本亲西方的外交政策,甚至以最快的速度加入不结盟组织。

惟诚·金正男之死与大国博弈

不过,韩国总统府目前仍与政府就朴槿惠丑闻展开角力,民望极高的联合国前秘书长潘基文又拒绝代表自由韩国党竞选来届总统,令韩国政治动荡不安,而国内保守派极可能在这时机从金正男之死中捞到好处,加速国家右倾,尽速实现美军部署萨德导弹的计划,但国内保守派若缺乏政府支持难以发动如此周折又严密的刺杀计划,因此我排除这一可能性。因此,金正男死于朝鲜内廷斗争的机率就很高,虽然目前实情仍未明朗,但我们可发现,金正恩的心确实已少了一根刺。

惟诚‧无需再增直辖区

你可以想像,如果吉隆坡不是联邦直辖区,而是雪州的一部份,在野党就不需要花上这麽长的时间来攻陷雪州。你把这种情况套用在东姑安南的建议後,就知道何以他会有这样的想法,对执政党而言,这是利多於弊的。当然,长远来说,这对国家行政和地方分权会不会有好处,这就更有待商榷了。大马在建国时的地方行政区划是非常单调的两级行政区划:州(Negeri)为第一级丶省(Bahagian)或县(Daerah)为第二级,当时隆市仍属雪州的一部份,并没有所谓的直辖区。

惟诚·特朗普与马来西亚

至于大马曾经积极配合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在特朗普的一道政令下被撤回后,有人会觉得这也会冲击马美贸易关系,但我国向来奉行经贸多元化,因此我们依然能够在其他的贸易框架下与包括美国的其他国家合作。

惟诚‧ 新首长与华裔副首长

面对着土保党和人联党的呼声,阿邦佐该如何从中权衡,这确实是让这名新科首长感到头疼的,因为新的州内阁将会是大选内阁,他必须确保土保党的稳定,也要继续压制人联党和联民党的互斗,从中组织团结的州国阵和稳定的州政坛,以便在来届大选中继续取得压倒性胜利。然而,土保党内部以高级副主席道格拉斯为主的中砂达雅派系最为难搞,但州元首泰益在钦点阿邦佐的过程应该已有留话,因此他们在保有第一副首长的前提下估计不会发难。

惟诚‧悲情牌的反作用

林氏被起诉虽然多少能凝聚希望联盟,而筹款更能向坊间宣示其拥有强稳的民意基础,但这宗起诉案对行动党所带来的衝击,在日後可能超越其目前所能得到的好处。第一,行动党存在地方与中央派系分歧。在槟州,作为本土派的槟州主席曹观友与林氏父子不咬弦已广为人知,再加上该党中央缺乏明确继承人,林氏肩负著这种“随时被定罪”的官司,将意味著其领导结构将逐渐变得不稳定,甚至会让不满林氏父子的本土领袖有机会乘势而上。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