纯粹诚见

惟诚‧无需再增直辖区

你可以想像,如果吉隆坡不是联邦直辖区,而是雪州的一部份,在野党就不需要花上这麽长的时间来攻陷雪州。你把这种情况套用在东姑安南的建议後,就知道何以他会有这样的想法,对执政党而言,这是利多於弊的。当然,长远来说,这对国家行政和地方分权会不会有好处,这就更有待商榷了。大马在建国时的地方行政区划是非常单调的两级行政区划:州(Negeri)为第一级丶省(Bahagian)或县(Daerah)为第二级,当时隆市仍属雪州的一部份,并没有所谓的直辖区。

惟诚·特朗普与马来西亚

至于大马曾经积极配合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在特朗普的一道政令下被撤回后,有人会觉得这也会冲击马美贸易关系,但我国向来奉行经贸多元化,因此我们依然能够在其他的贸易框架下与包括美国的其他国家合作。

惟诚‧ 新首长与华裔副首长

面对着土保党和人联党的呼声,阿邦佐该如何从中权衡,这确实是让这名新科首长感到头疼的,因为新的州内阁将会是大选内阁,他必须确保土保党的稳定,也要继续压制人联党和联民党的互斗,从中组织团结的州国阵和稳定的州政坛,以便在来届大选中继续取得压倒性胜利。然而,土保党内部以高级副主席道格拉斯为主的中砂达雅派系最为难搞,但州元首泰益在钦点阿邦佐的过程应该已有留话,因此他们在保有第一副首长的前提下估计不会发难。
广告

惟诚‧悲情牌的反作用

林氏被起诉虽然多少能凝聚希望联盟,而筹款更能向坊间宣示其拥有强稳的民意基础,但这宗起诉案对行动党所带来的衝击,在日後可能超越其目前所能得到的好处。第一,行动党存在地方与中央派系分歧。在槟州,作为本土派的槟州主席曹观友与林氏父子不咬弦已广为人知,再加上该党中央缺乏明确继承人,林氏肩负著这种“随时被定罪”的官司,将意味著其领导结构将逐渐变得不稳定,甚至会让不满林氏父子的本土领袖有机会乘势而上。

惟诚.谨言慎行能有多难?

惟诚.国民和谐法与煽动法

惟诚.建构健全反贪机制

惟诚.警方权力须受监督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