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apps

白慧琪‧寓言:城隍庙之还愿

“不说你不知,平日我都不信那些圣笅请示的箴言丶神谕,总觉得都是庙祝一句‘城隍爷有谕’,大家想都不想就全盘接受了。”华叔略显无奈:“那些贪官污吏的丑事,城隍爷‘显灵’训斥一番,我们老百姓不就只是攒了同仇敌忾的满足感,贪官从不被绳之以法,生活可不继续苦着?”

王小强·酒若是你的敌人,请爱你的敌人

原本在发生是非争端不断时,政府应该重申立场,强调中庸、尊重多元的大马精神,可惜的是让人民看到,经常挂在嘴边的一个大马精神口号,真的只是口号,该派上用场时却消失无影。

廖德来·回到和谐的那些年

和两位身在和平与和谐阵线的先锋谈话,我能感受他们热切盼望从政者放下种族和宗教课题的政治筹码,使宗教与种族恢复过往的宁静与和谐,但我观察该晚宴的现场嘉宾,已有三大种族、原住民、中东人等人士,即使该会以基督教的仪式进行祷告,大家都没有离席,也会入乡随俗给予尊重,起码我从这场晚宴,看见他们的努力,以及宗教与种族和谐的雏形。
广告

林德成·缺乏信任才有清真告示牌

缺乏信任感也源自于不了解,当一个华人和马来人同桌时,为了避免纷争或误会,普遍上不会刻意提起宗教问题或相关的事件。这就奇怪了,不了解不是应该询问求个明白吗?当我在外用餐时,若同桌有马来同胞,我都会尝试与对方聊天,谈论城中一些关于宗教课题的热门案件。

骆宇欣·倒退千年

在没了各种亲商政策后,随着越来越极端,在连男士穿运动短裤也接罚单的国度,在一个洗衣店怕不清真,闹得要统治者金口玉言训斥才懂“觉悟”的国度,志在赚钱的外资还来不来也是个疑问。

苏丽娜‧让投票不再遥不可及

新闻发布会上,4名来自东马的选民无奈地表示过去大选不能回乡投票的阻碍。其中一名砂州非政府组织委员诉说即便过去积极协助选民回乡投票,但还是有不少学生丶社会新鲜人因财务状况所限,无法承担昂贵的机票而只能作罢;更让我印象深刻的是一位来自沙巴的大叔说已在吉隆坡工作近20年,这些年从未回过家乡投票,主要原因不外乎就是工作因素丶必须携带妻小往返家乡和吉隆坡,时间丶金钱和体力都让他身不由己。

陈勇成‧未来连自己都不能信

华盛顿大学数个月前做了一项测试,用Face2Face技术追踪脸部表情,再用人工智能解析别人说的一句话,生成对应的嘴型後加在美国总统奥巴马致辞的视频上,让他“说”出别人所说的话。在後制变速丶调光等编辑下,成品几乎毫无破绽。

陈孝仁·勿借宗教之名美化强制

看看东马的沙巴、砂拉越,穆斯林在华人餐馆进食比比皆是的情况已无需再加以说明;就连穆斯林占据超过九成人口的印尼,可曾听闻有类似大马半岛般的诸多条例?可曾听闻他们的虔诚被质疑吗?

白慧琪·能与不能,要与不要

当年有人抛出“华人还要什么?”的疑问。身为公民,我们本就不应被施舍什么,是因为不公才要争。如今国家多元包容受到威胁时,我们还继续只是现实主义,而放弃理想主义吗?

骆宇欣·饮酒无罪

不偷不抢不要怕?为何简单喝杯啤酒也诸多阻挠?如今想起,两相印证,实在恶心!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