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者apps

苏丽娜‧新加坡李家纷争

事件中的主角之一,新加坡总理李显龙一如既往以非常平和和诚恳的态度,作出自己的声明,其中强调了若身为总理的他在没有让政府考虑替代方案,就坚决依照父亲意愿拆掉故居才是真正的滥权。

李勇翔‧免费模式的极限

现时的新闻网站主要是靠广告收入来维持运作,而收入的多寡却又和新闻点击量的多寡息息相关,也难怪越来越多的网上新闻媒体的内容有同质化的倾向:为了争取更多的读者,不得不报道更多的软性新闻,有时也得用吸睛的标题。毕竟情怀不能当饭吃,不能解决生存问题,又如何能做好新闻呢?

锺传颖·改朝换代与老左

那个风雨飘摇的年代里,社阵、劳工党曾经叱吒风云,对抗在朝的联盟。在505大选之前,也只有在1959年的全国大选中,在野党得以否决国阵在国会三分之二的议席,如果不是随之而来的五一三事件,也许在汲汲营营之下,还能更下一城。
广告

陈孝仁·当隐私不再是隐私

虽然大数据是大势所趋,也能为我们的生活带来很多便利与进步,但是,当自己的生活有可能完全暴露在别人眼前,甚至受到监控。我们是否应该认真看待这件事情的重要性,在享受科技带来的进步与方便之余,也能同时保护自己的个人隐私?

白慧琪·网路舆论差点杀人事件簿

网路霸凌在社交媒体蓬勃发展后越来越盛行。当人们住在网路里,任何嬉笑怒骂都无须正视具体对象,发表言论似乎丢了包袱,可以享有“心目中”的言论自由。

骆宇欣·入场看戏

自家查不了的事,也许扫在了地毯下,若是外人抽丝剥茧掀翻一切却一无所获,一盘乱局,谁能在废墟上重建和平?谁又是引清兵入关的吴三桂?为了哪个陈圆圆?还说冲冠一怒为红颜,却只甘心偏安一隅,脱下华夏衣冠当个藩王。

陈美娟‧请善用便利系统

这位朋友住在槟城,属於自雇人士,一个星期中偶尔往数个地方跑跑业务,也偶尔驾着在路上龟速前进的车子,慢慢数着掉落的叶子。她说,有点寂寞。

连益华‧键盘酸民

作为专业新闻从业员,我们刊登新闻时有自己的考量与遴选标准,有时候我们会失误犯错,我们接受读者们的善意和建设性批评,但是酸民们那些为批评而批评的恶毒言论,我们是“敬而远之”。

林德成·让霸凌者接受震撼教育

你恶,还有人比你更恶,既然师长无法管教,就让这些监狱恶人出手,恐吓或谩骂对方至哭,让霸凌者自食恶果,从而改过自新和检讨。开除学籍固然解决了问题,但没有改变霸凌者的心态,倘若他提早步入社会,涉入私会党、毒品、飙车,前程就毁了。

骆宇欣·理性问责

当朝令夕改成为常态,我们不仅要谴责当政者没有经过严格探讨审核就颁布背离民情的新政策,也要唾弃那些没有为民直言的议员。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