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常识

郑丁贤‧高空中的祈祷

前部长再益也有感触,他认为机师不应该这麽广播,并且推文揶揄:“如果亚航热衷(big into)祈祷,就应该找适当的宗教司和牧师。”

郑丁贤·宰割一只金鸡母

5年下来,很多预期落空,FGV的表现不如期望。它的股价从高峰的5令吉,跌至近日的1.75令吉;盈利从2013年的9亿8千万令吉,2016年跌至不到2亿5千万令吉。

郑丁贤‧一组字母紧箍咒

像是消费税GST,两年时间下来,它扼紧普罗大众的钱包,以及脑袋。虽然全球人民的生活成本都在上涨,原因林林总总,不过,在大马,人民的对象只有一个,就是GST造成。
广告

郑丁贤·政治图腾之欧思礼路38号

李光耀的治国方式,在政治学的意义范围内,人们可以说他缺乏民主风范,但是,在人格层面,他却把自己放在一个凡人的位置,这其实也是民主的一种风范。

郑丁贤·傲慢和霸权

老实说,我觉得旅游税问题本身并不是那麽重大,它在其它州并没有产生争议。只是,旅游税上升到砂拉越自主权的层次,让课题膨胀了一倍,加上此时美里补选在即,又上了另一个层次,多膨胀一倍。

郑丁贤·他们不是受害者

到目前为止,金钱游戏给人们的教训,其实还不是教训;游戏会继续下去,玩得更大,直到真正的惨剧发生。

郑丁贤·卡塔尔,阿拉伯世界的怪咖

用世界银行2015年的统计数字,卡塔尔人民年均收入超过14万美元,排名世界第一。

郑丁贤·谁造就了马末们?

马末或许死了,然而,可以确定的是,还会有新的马末们,新的恐怖分子出现──除非,我们真正解决问题的根源。

郑丁贤‧斋戒月风波

斋戒月的第一天,英文《星报》(The Star)封面刊出一张穆斯林在布城清真寺进行泰拉威(Tarawi)祈祷的大照片。泰拉威是穆斯林在斋戒月进行特别晚祷的宗教仪式。

郑丁贤·普腾,终于自由

普腾的亏损,是国家和人民的损失;对普腾无止境的援助和补贴,是牺牲了国家资源,而这些宝贵资源,可以用在其它建设用途,而不是丢入黑洞似的钱坑。用民族主义硬撑不实际的汽车工业,受伤的是国家。这是马哈迪迄今还不要面对的事实。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