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常识

郑丁贤‧马扯和移民

长话短说,马老爷子太过忧国忧民,担心森林计划的所有房屋都被中国人买了,以後会成为一个中国城,里头有70万中国人,然後,这70万人都拿到大马身份证,成为马来西亚人。

郑丁贤‧失去荣誉感的社会

这就是社会的集体荣誉感。把其它国民和国家的成就,视为自己的成就。当个人把自己的荣誉和国家连结在一起,国民之间就会有共识,懂得为共同的目标而团结,努力。

郑丁贤·一具尸体和11个生命

说穿了,金正恩政权要的就是“金哲”(金正男)的尸体。只要得到尸体,经过朝鲜医生解剖,就可以证明金哲死于心脏病,然后,向其国人宣布,金哲只是一个普通百姓,绝对和伟大领袖金正日、金正恩没有关系。
广告

郑丁贤·沙巴的两难题

沙巴国阵其实没有掌握优势,也累积了一定程度的民怨,但是,面对四分五裂,没有动力的反对党,看在沙首长慕沙安曼眼里,正是予以痛击的最佳时机。目前,他等待的只是首相纳吉点头同意。

谁主沙巴?

盛传州议会将在3月底,或是更早解散。这一场州选,将是前所未有的剧烈,它将是国阵和反对党的决战,也是反对党和反对党的殊死战;它是本土和外来的角逐,也是本土和本土的杀戮。

郑丁贤‧点亮心灯

志工发挥了志愿精神,用爱关怀社会,以善协助社会,让很多无助的人们得到援助,让冷漠的社会得到温暖。

郑丁贤·权力的祭品

在残酷的宫廷政治中,一个无权无势的流亡太子,连生命都朝不保夕,即使要明哲保身,也会引起当权王朝的戒心和敌意。金正男过着一些不长进的颓废生活,沉醉女人和赌博,是一种放弃,也是苟且偷生,希望那个弟弟能够放过自己一马。

郑丁贤.老党员的悲凉

行动党在甲州从当年的荒地到今天的沃土,沈同钦等人留下了开荒的足迹,但是,如今不是论功行赏,被奉功臣,反而沦为乱臣贼子,被视为毒瘤对待,去之而后快。

郑丁贤‧不是猪的问题

其实,我对猪的误解,起於10几年前那一场猪瘟。看到猪传染的病毒夺走人命,然後见证人类毁猪的人猪大战惨状,可能心灵因此受到创伤。

郑丁贤‧一个强奸犯回国了

人们的反应可以预见。强奸犯西华古玛被加国媒体冠上“加拿大史上最危险的强奸犯”,有媒体指他强奸了500至1000个加拿大女性,年龄从14岁起。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