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常识

郑丁贤‧巫统的迷航?

巫统大会上对成员党的明嘲暗讽,以及巫统单方面宣布政府要落实扩大伊斯兰法庭权限,说明巫统对国阵成员党的态度。

郑丁贤‧再见,卡斯特罗

卡斯特罗作为共产世界的其中一位巨头,他无疑比很多共产领袖更坚持理想,多了几分良知,也少了几分残暴。

郑丁贤‧伊刑法以时间换取空间

上一次的哈迪法案,没有规定伊斯兰法庭的刑罚权限,这可以让伊斯兰法庭在未来行使断肢法,也可能让伊斯兰法庭审理目前只有民事法庭可以审理的案件。
广告

郑丁贤·城市vs乡区,少数vs主流

参与者在激情之后,改变了什么?这才是重点。

郑丁贤‧男人和蜘蛛

我倒是觉得他的声明,比其他人,如成龙先生的格言“犯了全天下男人都犯的错误”,来得有担当;他也比很多“没有捉奸在床就不代表发生过甚么事”的男人,来得有尊严。

郑丁贤‧没有TPP,还有RCEP

特朗普忘了,或是故意忘了,源自亚当史密斯的自由市场经济论,是西方老祖宗最重要的智慧之一,这也造就了西方经济百年的繁荣和发展。

郑丁贤‧世界进入反体制年代

人们普遍不满现状,虽然现状未必不好;大家对未来产生疑忌和恐惧,虽然过去的经验显示政府和人民有能力克服不同的挑战。

郑丁贤 ‧大马卖给了中国吗?

中国计划投资大马1千430亿令吉,包括提供优惠贷款丶参与基建丶制造舰艇等等,是不是把大马给“包”下来了?

郑丁贤‧元首的朋友

国王地位崇高,特别是泰王,根本就拥有神的地位。他必须把自己放在最高的位置,和人群保持一个距离,更必须维持独立的地位,避免受到不同利益和党派的影响。

郑丁贤‧再见阿都拉;再见,阿都拉

推展礼上,阿都拉显得老态,瘦削,西装都大了两码。从权力高峰坠下的男人,通常老得特别快,这印证在多数曾经拥有权力的人身上,包括阿都拉,而似乎只有马哈迪例外。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