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常识

郑丁贤·正视大马的危机

前副首相敦慕沙的自传《FranklySpeaking》(有话直说)出版,他以跨越半世纪的经历和智慧,解答了大马一些政治谜团,也检视了这个国家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郑丁贤‧如何兴建一所华中

加影和乌鲁冷岳县的家长们放下心来,他们的孩子多了一个升学选择,在国中丶独中丶私中丶国际学校之外,国民型华文中学(华中)对他们来说很不错,可能更加好。

郑丁贤·一堂议会政治课

对许福光的处分是重是轻,已经不重要。重要的是,这是一次未来伊教法案的模拟。
广告

郑丁贤‧罗兴亚的启示

罗兴亚人的问题,其实是发生在缅甸的若开邦(Rakhine),罗兴亚人和若开人的矛盾根源,一是移民和原住民之分;二是宗教之不同,前者是穆斯林,後者是佛教徒。

郑丁贤·好好的活一次

荒谬的成份在于:保镖没有保护老板,却是杀了老板;老板身在帮派,死因和风险很大的帮派活动无关,反而是神差鬼使的被雇用的疯汉杀死;司机成为枪下目标,却神奇的躲过10几颗子弹;路人小丑和花贩完全无辜,却没来由的成为路上飞子弹的目标。

郑丁贤‧巫统的迷航?

巫统大会上对成员党的明嘲暗讽,以及巫统单方面宣布政府要落实扩大伊斯兰法庭权限,说明巫统对国阵成员党的态度。

郑丁贤‧再见,卡斯特罗

卡斯特罗作为共产世界的其中一位巨头,他无疑比很多共产领袖更坚持理想,多了几分良知,也少了几分残暴。

郑丁贤‧伊刑法以时间换取空间

上一次的哈迪法案,没有规定伊斯兰法庭的刑罚权限,这可以让伊斯兰法庭在未来行使断肢法,也可能让伊斯兰法庭审理目前只有民事法庭可以审理的案件。

郑丁贤·城市vs乡区,少数vs主流

参与者在激情之后,改变了什么?这才是重点。

郑丁贤‧男人和蜘蛛

我倒是觉得他的声明,比其他人,如成龙先生的格言“犯了全天下男人都犯的错误”,来得有担当;他也比很多“没有捉奸在床就不代表发生过甚么事”的男人,来得有尊严。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