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常识

郑丁贤 ‧特朗普和嘉馬的暴男現象

紅衫軍和它的頭子嘉馬,其實和特朗普有同樣的毛病。那就是沒有搞清楚自己的定位,也不瞭解現有的社會條件和狀況。

郑丁贤‧设立NCC2,许大马一个未来

这不表示大马没有问题。的确,这个国家仍然正常运作,但是,它的政府缺乏领导力,政策摇摆不定,不知要把国家带到何处去;它的反对党四分五裂,理念南辕北辙,更缺乏执政的準备和能力。

郑丁贤‧沙巴政治地震学

广告

郑丁贤 ‧被极简化的问题,才是问题

美国人需要的总统,必须了解所有问题的复杂性,以高度的分析能力透析,以智慧鉴定方案,再以组织能力推动革新政策。

郑丁贤‧影子首相――慕尤丁、安华,或其他?

慕尤丁和安华,谁更加适合出任影子首相?或是未来可能的首相?

郑丁贤‧选区重划,谁的话当真?

222个国会议席,576个州席,数目已经固定,不会突然增加,也不会突然减少;一方赢了,另一方肯定就输了。

郑丁贤‧从卡巴星到哈伦丁

对逝者的尊重,是所有文化和文明的共识;政治歧见和宗教之分,这是无法逃避的事实,但是,不应该出现在这个时候。

郑丁贤‧支持净选盟成立政党

反对党的目标本来就是要赢得政权,成为执政者;要赢得政权,理应在大选中击败现有的执政党。

郑丁贤‧知难而进的人生

人生没有完美,生命自有缺憾,世间本是残缺;常人都是如此,更何况残疾同胞。而面对一切的不完美,我们只能知难而进,接受挑战。

郑丁贤‧狂热没有极限

老鹰,只是浮罗交治的象徵,也是旅遊业的卖点,没有人会去崇拜老鹰雕像;国家纪念碑,那是纪念为国牺牲的战士,激励爱国精神,没有人将他们神化来加以崇拜。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