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常常识

郑丁贤‧知难而进的人生

人生没有完美,生命自有缺憾,世间本是残缺;常人都是如此,更何况残疾同胞。而面对一切的不完美,我们只能知难而进,接受挑战。

郑丁贤‧狂热没有极限

老鹰,只是浮罗交治的象徵,也是旅遊业的卖点,没有人会去崇拜老鹰雕像;国家纪念碑,那是纪念为国牺牲的战士,激励爱国精神,没有人将他们神化来加以崇拜。

郑丁贤‧ 握手背後的博弈

握手的是精心策划,时机选择在安华短暂离开监狱的时刻,也巧妙的借用了反对国安会法的课题。
广告

郑丁贤·巫统和非马来人,谁需要谁?

在现实层面,2008年和2013年大选,华裔选民几乎彻底排斥巫统和国阵,导致一些巫统候选人落选,另一些微差险胜。

郑丁贤.国庆日,我们走过的日子

以前大马不敢奢望在奥运有任何奖牌,如今一举拿了5面。这一切是国家独立59年来的变化。

郑丁贤·马哈迪的廉价道歉

仔细读马哈迪道歉文,缺乏主题和原则,尤其是道歉的对象并不是统治者,也不是人民,而更像是昨日的马哈迪,向今天的马哈迪道歉,一切都是为了自己,感觉很cheap。

郑丁贤·赢奥运者赢天下

美国依然是惟一的超级强国,从军事丶经济丶文化,乃至体育。这是二战以後的格局,尤其是冷战结束後,更是明显。

郑丁贤‧不希望大马拿金的人

确实如此,社交网站流传一个中文帖子,作者是千真万确的大马人。我摘录如下:“我不希望大马健儿夺得奥运金牌……你可以说我政治化运动。但政治现实是,若球员夺下我国史上奥运首金,执政党势必将之列为首要政绩大吹大擂……”

郑丁贤‧宝可梦和优步,科技与人性

看大人小孩们都热衷捕捉精灵,让人想起美国文学经典《麦田捕手》,作者沙杰林写道:“我老是想像有一大群小孩子在一大片麦田里游戏的景象,成千成万的孩子,没有人在旁边——我是说没有大人——除了我以外。

郑丁贤‧看到大马社会在进步

其实,关於大马电影节,多数人只知其一,不知其二。80年代国家电影发展机构(Finas)的成立,是以发展马来影片为宗旨;而80年代的国家文化丶国家语文政策之下,更是浓郁的官方马来色彩。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