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起波生

林瑞源‧暮气沉沉与政治疲劳

大馬政治暮氣沉沉是因為政黨政治限制了年輕領袖的發揮和成長,比如巫統之前競選高職是需要區部提名固打,只有掌握政治資源者才可能在派閥政治中佔據領導位子,而擁有最多國會議員支持者才能擔任首相。

林瑞源‧当外劳成为国家的一部分

政府在2011年10月10日,展开6P非法外劳漂白行动,但漂白期限一再延长,执法行动也不断展延(从2011年8月展至2013年8月)。当时内政部长阿末扎希警告,大逮捕行动会一直持续,直到达致零度非法外劳的目标。根据报道,政府动员13万5千名执法人员,不过,执法行动还是断断续续。

林瑞源‧谁是“丑闻之王”?

马哈迪在1980年担任副首相时,内阁批准秘密的锡市操控计划,政府在1981年全年通过马明可公司进行现货和期货买卖,不料锡价崩溃,国家损失了2亿5300万美元。马哈迪迟至1986年,才承认此事。
广告

林瑞源·旧政治困扰国家

现在民众心中都有同样的疑问,为何国行丑闻受到那么大的关注,却没有彻查其他丑闻?只有让正义获得伸张、彰显法治精神,国家才能够摆脱“丑闻之国”的标签。

林瑞源‧麻烦太多,无法大选

政治麻烦包括一马公司(1MDB)案的後挫力强大丶联土全球(FGV)风波冲击垦殖区基本盘丶马来选民的心态难以摸清。

林瑞源‧荒谬事何其多

东马反对旅游税那麽激烈,为何不在国会阻止2017年旅游税法案的通过?根据砂州旅游丶艺术丶文化丶青年及体育部长阿都卡林的说法,当旅游税法案在凌晨4时许提呈时,大多数议员已在国会议员休息室内休息;砂拉越国会议员没有参与辩论,因为那时已经是“睡眠时间”。

林瑞源‧又是管理丶用人的问题

这与管理不当脱不了干系。2013年,FGV净利9亿8099万2000令吉,2014财政年下跌至3亿636万9000令吉,2015年再跌至1亿1712万3000令吉,2016年净利仅剩3100万令吉,因为最後一季亏损8107万令吉。

林瑞源·如果大家都不守法

我们看到法律束之高阁,各种乱象丛生,违法者以“慈善家”身份捐款给独中和华中,以及社会慈善活动;某快速致富公司打造购物商场,以虚拟货币及点数进行交易;发行虚拟币的公司邀请数千名投资者,实地考察数十英亩的大型房地产项目;“张健珠宝”在全国各地举办“王者归来”晚宴,出席者剃光头和染黄发,并且在社交媒体展示一叠叠的钞票。

林瑞源‧当领导人成为问题的一部份

特朗普的人格特质并不适合担任任何国家的领导人,更何况是超级强国的总统。

林瑞源‧竞争力出了甚麽问题?

我国在2014年排第12名,2015年14名,2016年19名,今年再跌至第24,下跌幅度相当大,显示国家竞争力停滞。国家政策原本就偏离轨道,再加上政治纷乱,造成大家分心,竞争力下滑是预料中事,马币贬值就是风向标。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