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里藏心

何俐萍·教育不是政治工具

政客把教育当成较劲的工具,每读到有政客指责拨款未发放是政府把华小视为标靶,我虽极不认同这是如不负责任的政客所言般,是意图消灭华文教育之举,但当同样的情况一再重复发生,不需有心人从旁煽风点火,人民久而久之也会不免揣想,这背后必有不可告人的议程。

何俐萍‧圣诞平安

“我只是一个撒种的人,会不会收成,会在哪里收成,我并不知道。”万千迷途的羔羊,能找回一个是一个,每一个成功的案例都足以让人欢心满足。长辈当年不知道,自己五音不全的歌声,音符像是撒播在死囚一亩心田的种子,渐渐发芽成长。“

何俐萍‧漫漫公义路

比尔卡勇的案件会经历多少波折才会让真相水落石出?漫长的司法路,政府对土着习俗地的决策会否比判决更早一步出炉?
广告

何俐萍·没有更好,只有更坏?

2016年即将结束,几乎绝大部份遇到的人都告诉我,2017年的情况只会变得更糟糕,不会更好。

何俐萍‧暖势力,暖人心

两个月前,有部长发表了大马的辍学率只介於10%到14%左右,我质疑在无路可通的内陆地区,有多少连何谓上学都不知的孩子,不在统计的数目以内?

何俐萍‧全新眼光看中國

当年到中国旅游,首先要克服不是水土不服的问题,而是对公共厕所的恐惧。我当年就曾在北京某著名旅游景点,在没有隔间设施、污浊兼臭气冲天的公厕,因为克服不了和陌生人一块坦荡荡上小号而宁可忍受憋尿之苦,反倒是同厕的妇女利索地解下裤子,蹲在厕坑,还咧嘴微笑,大方招手对我喊道:“一起来呗!”让我涨红了脸,忙不迭摆手婉拒好意。

何俐萍‧莫把人民当愚民耍

再来是本月调涨油价后,政客试图熄民怒不成,反而是“汽油价格其实比矿泉水更便宜”的言论,瞬间是发挥煽风点火的效应。就如取消津贴是为了全民福祉的谬论,百姓连眼前都有生活难过的感慨,怎还敢奢望会有可以预见的未来?

何俐萍‧合组联盟,去州复邦

当年修改联邦宪法条款在国会进行辩论时,有130名国会议员支持把砂沙地位从邦属降级为州,只有4名国会议员反对,这4人是林吉祥丶李霖泰丶范俊登及陈志勤,无一是来自执政党,这让一直被亏为“马来亚”政党的行动党一吐怨气,反将了向来以本土政党自居的人联党一军,百般奚落砂拉越由邦降格为州,土保党和人联党是颇有“贡献”,向来在本土课题上对行动党采咄咄逼人之势的人联党,顿时方寸大乱。

何俐萍‧路,一直都在!

没有挫折就不是人生,当医生不是人生唯一可引以为傲的光环,年轻人执着于眼前的目标,把一再的闯关失败视为打击,却不能转念换个想法,失败或是提醒他,路不转人转,人不转心转。

何俐萍‧猎杀“大鳄”

斩贪污如除野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想要连根拔起,谈何容易!厉法能对付贪官,但植根在贪官和大众心中的贪念要靠个人的毅力和定力才能除之而后快。从机制上防贪污,对付的是不敢或仅是暂时不敢贪的官员,从人性着手,是最根本却也是最艰难看到成效。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