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里藏心

何俐萍.独立日?砂拉越日?

你或许会质疑,不过只是一个名称,有必要这么执着和在乎吗?去年的722,首长阿德南首度在庆祝活动上宣布会认真考虑把这一天列为公假,后来在今年4月的州选举竞选期间,公假的宣布无异是端到选民面前的政治果实,大家不亦乐乎的争相品尝,也少不少各有诠释。

何俐萍.比正名还更重要的事

砂拉越究竟该以什么地位自居?就在上周六,人联党主席沈桂贤突然提出,砂拉越既然强调和西马平起平坐,就不应该以州属的地位自居。他还大胆建议砂拉越不再自称州政府或州议会,反而应改称砂政府或砂议会。

何俐萍.入土真能为安?

警方的破案,不是民众所能接受的破案,虽有多名嫌犯被逮,但犯案的动机是什么?背后真正的主使者是否已被揪出,主谋会否被提控及受到相应的惩处,才是大众真正在意和关心的。
广告

何俐萍.失部长职,谁在乎?

过去几天,看到也听到无数的政治人物和所谓的华社代表对中央对砂不公发表言论,总结这些言论就是“失望论”,但真正感受失望的是人民吗?还是最失落的是热衷于权力游戏的政治人物?

何俐萍·暗夜幸存者

社会大众呼吁强暴案的受害者要勇敢面对和站出来,殊不知最可能先绊倒他们的往往可能是最亲密的家人,还有司法这一关。

何俐萍·荒谬国度的荒诞事

反观大马,领导人口头上瞎掰是捐款非赎金,间接助长绑架歪风的做法,已让大马成为既惹人怜(频频有大马人被绑)又惹人失笑的国际笑柄。

何俐萍‧索回权益,还原地位

阿德南揭露中央政府答应额外拨款供兴建泛婆大道,却是换一个方式“扣除”给予砂州的常年拨款经费,这当中已传递明显的讯号,即中央对砂拉越的态度,并没有因为砂拉越在政治上享有“定存州”的特殊地位,而任由砂拉越州政府予取予求。

何俐萍‧人质脱绑,馀波未来

“都等了69天,还急於一时吗?”人质获释消息传开後,我诧异於有小撮人好奇和关心的不是马菲双方的警员是凭何等高超的谈判技巧或是施展非常人所能办到的营救手腕,让人质可在不需花费一分一毫的情况下从虎口逃生,这些人更在意的竟是甚麽时候能把捐出去钱给收回来?

何俐萍·亲师换位思考

在提倡爱心教育的今天,为何还有师长迷信藤鞭教育的威力?当老师一鞭鞭挥打在孩子的身上时,它反映的除了是为人师承受的的压力已经到了无可渲泄的严重地步,而学生的犯错,哪怕只是忘了带书本或忘了交作业而成为老师压抑情绪的一个引爆点时,在体罚即是错(胡乱体罚更是不可饶恕的错)的大原则之下,除了对施打藤鞭教育的老师采取纪律行动对付之外,从家长丶校方到社会大众,又可曾深究错误的根源在哪?

何俐萍·从乡村包围城市

以上届国选和此届州选的成绩对比,说明了行动党3年多的耕耘是大有收成,只要继续努力及以谦卑的态度服务,假以时日必会有大跃进的成果。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