绵里藏心

何俐萍.当教育失去快乐

今天,为何有一些老师迫切希望“求下岗”,学生把上学当成是苦差?当老师每天必须花大量的时间和精神在输入资料和繁琐的文书工作上,学生在应试教育和高思维教育政策两边相互拉扯下,既不能跳脱传统的桎梏,又得不断做白老鼠,试问老师和学生能快乐得起来吗?

何俐萍.谁在自取其辱?

“心中有佛,说出来的都是美言;心中有屎,吐出来的都是屁话!”苏轼当年以为自己占了佛印的上风而沾沾自喜,实则是自取其辱,刻意在海报事件上大作文章的官员和当年的佛印又有何分别?

何俐萍.输了人心的抵制

一杯叫价十余令吉的咖啡,值不值得喝,全看个人的消费能力,是想要和必要之间的抉择。若是牵强从宗教观点发动杯葛,即使抵制最后取得成功,但从此却输了人心。
广告

何俐萍.独立日?砂拉越日?

你或许会质疑,不过只是一个名称,有必要这么执着和在乎吗?去年的722,首长阿德南首度在庆祝活动上宣布会认真考虑把这一天列为公假,后来在今年4月的州选举竞选期间,公假的宣布无异是端到选民面前的政治果实,大家不亦乐乎的争相品尝,也少不少各有诠释。

何俐萍.比正名还更重要的事

砂拉越究竟该以什么地位自居?就在上周六,人联党主席沈桂贤突然提出,砂拉越既然强调和西马平起平坐,就不应该以州属的地位自居。他还大胆建议砂拉越不再自称州政府或州议会,反而应改称砂政府或砂议会。

何俐萍.入土真能为安?

警方的破案,不是民众所能接受的破案,虽有多名嫌犯被逮,但犯案的动机是什么?背后真正的主使者是否已被揪出,主谋会否被提控及受到相应的惩处,才是大众真正在意和关心的。

何俐萍.失部长职,谁在乎?

过去几天,看到也听到无数的政治人物和所谓的华社代表对中央对砂不公发表言论,总结这些言论就是“失望论”,但真正感受失望的是人民吗?还是最失落的是热衷于权力游戏的政治人物?

何俐萍·暗夜幸存者

社会大众呼吁强暴案的受害者要勇敢面对和站出来,殊不知最可能先绊倒他们的往往可能是最亲密的家人,还有司法这一关。

何俐萍·荒谬国度的荒诞事

反观大马,领导人口头上瞎掰是捐款非赎金,间接助长绑架歪风的做法,已让大马成为既惹人怜(频频有大马人被绑)又惹人失笑的国际笑柄。

何俐萍‧索回权益,还原地位

阿德南揭露中央政府答应额外拨款供兴建泛婆大道,却是换一个方式“扣除”给予砂州的常年拨款经费,这当中已传递明显的讯号,即中央对砂拉越的态度,并没有因为砂拉越在政治上享有“定存州”的特殊地位,而任由砂拉越州政府予取予求。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