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城亮剑

郑钦亮‧记者何以告首长

我去翻看了林首长和萌翔之间的“恩怨”,我的天啊,原来是一篇关于校地的访问稿不合林首长心意,林首长便在脸书上指名道姓说萌翔“没报德”、“无中生有的报道”、“要推翻槟州政府”、“王萌翔的背景如何大家都心知肚明”、“郑重要求《光明日报》王萌翔在报上刊登道歉启事”……。

郑钦亮‧是谁放出了仇华的魔鬼

你总该听过印尼的排华故事吧?

郑钦亮‧投钱,找钱和花钱的中国风

往印尼方面活动的中国风,除了像与马来西亚那一类的国家级大型投资交易之外,有不少中小型企业和地方土豪是进场套利如炒地产、股票和汇率的,也有不少小老板涌来印尼做各式各样的小买卖找钱,这是以前出现在大马的情况,但现在印尼发展更加快速政策也更加宽松,大陆小商觉得在印尼比在大马更容易找到生机。
广告

郑钦亮‧慈济人甘愿做,欢喜受

慈济人说,上人教育志工去送爱时,时时要想到灾民和受助者的尊严和感受,不要让任何人有任何压力,没有人有理由承受任何人的任何压力。我想,这就是菩萨的力量吧。

郑钦亮‧印尼华人政治关键时刻

锺万学这座山会不会在4月19日崩了?

郑钦亮·马印两地猪事大小

从马印两地的猪事来看,大马是国小事大,印尼是国大事小,但他们的道理是一样的,只是当局处理的方式不一样,环境与国法所致,没有对错。也别说猪猪可怜了,这是它的命,就别人不吃我们吃而己,我没得吃肉骨茶的时候更可怜。

郑钦亮·马印红人自找麻烦

我相信事在人为,更相信如果印尼和大马宪法受到全面尊崇,像阿里和嘉马之流,哪有机会为所欲为。

郑钦亮‧印尼民间春节不设防

较后我又去了雅加达第一大和第二大购物商城,只见人头涌涌,春景处处,这里咚咚锵,那儿唱恭喜,买到左右双手大包小包的多是华裔,穿梭来去的更多是非华裔,其中一间正举办着中国书法和国画展,整间商场也装饰得“很中国”,这就是印尼或马来西亚的特色,大家和谐融合,如果真有政治阴谋来把它搞垮了,被玷污的其实是国家的招牌,而非单一种族的胜利,那些人应该有颗脑袋在思考才对啊!

郑钦亮‧雅加达华裔这么避鸡年

说起来也真累,这的确是因为省长鍾万学被指侮辱可兰经案的后遗症,也可以说是几十年来生活在排华阴影下的一些华裔过分担忧“万一排华”而衍生的种种猜测与心病,造成一些圈子的印尼华裔认为,今年还是迎“静鸡”好了,以低调换安全,待2月15日雅加达省长竞选尘埃落定后才看怎么办。

郑钦亮‧若把砂拉越比印尼

他胆敢顶撞国阵最高层,是因为他要的就是砂拉越全民要的,即保持当年加入马来西亚时的所有协议,这包括对各种族和各宗教一律平等对待,遵从宪法,并让砂拉越自治,把砂拉越人要的砂拉越模式还给他们,因为砂拉越本来就不应该是一个州,而是组成马来西亚的一部份。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