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城亮剑

郑钦亮·穆斯林在为锺万学流泪

印尼的病情,据说本来在佐科威的廉政下有望逐步好转了,却没想到来了个锺万学案“急惊风”,并被本来处于潜伏期的政敌和穆斯林激进分子逮到前所未有的攻击良机,他们数方配合,以宗教之名展开一连串大规模的示威游行,以及通过各种管道和网络向世人展示他们的神圣不可侵犯和硬逼锺万学吃下大死猫,由此再逼使总检察署立案提告锺万学。往后案件的进展,有关注锺万学案者都一面看一面在摇头叹息了。

郑钦亮·铁掌和拳头指缝透出的光

我觉得阿学有此下场,是因为阿学是清廉总统佐科威的臂膀,当了国家经济与商业中心首都的省长,而总统的对手势力太强大,强大到有能力买起折断总统臂膀的力量,并成功利用它转化为宗教力量,后再冠上“穆斯林人民的名义”,于是阿学败了。

郑钦亮·傻傻烧花牌和静静大集会

说真的,钟万学和印尼民众这一次可以说是“不输不知道,输了吓一跳”。自他4月19日败选后隔天开始,连日送花牌到他办公室慰问的群众并没有停过,直至5月1日统计,花牌数量已达到6500幅左右,而且数目还在增加中,支持钟万学者已经以他们的支持力量,把省长办公室停车场慰问成一大片花海,也在印尼政治史上谱出了“败者为王”的美谈。
广告

郑钦亮·当穆斯林跟你双手合十

合十,不是佛教徒说阿弥陀佛时的手势吗?但是,全世界最多穆斯林的印尼,他们都是这么向顾客致谢的,这在马来西亚简直是不可能见到的镜头。有一位穆斯林学者跟我说过,全世界也只有印尼的穆斯林会这么做,对他们来说,这只是一种传统礼俗,与宗教无关。他也说,这也许是800年前印尼佛教盛行时传下来的生活习俗,已溶入每一个家庭,超越教派。

郑钦亮· 锺万学教会我们的事

锺万学输了,雅加达的华裔省长传奇暂且终结。他输在哪里,可看到的是宗教牌和金钱政治把他扳倒,而华人票的逃离与放弃,也可能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郑钦亮·大清真寺隔邻的天主教座堂

每天一翻开报纸,所看到的什么事情都是政治化、宗教化、种族化!不论是可左右选情的老百姓太笨或是满嘴谎言的政客太聪明也好,结局依然是害到马来西亚人的先进思维发育不全,而喊了那么多年的先进国目标,怕是不夭折也是畸形发展。

郑钦亮·种族融洽和神圣婚姻

在大马,我们时常看到举凡发生任何一宗牵涉到两大种族的事件,不管大小事,你去看看我们的兄弟姐妹们如何在脸书反应,大家都在互骂对方愚蠢,脑残、是猪、应该消灭、赶他们回去……,如果不是看多了这种情绪化的刺激性字眼,你会以为这个国家在发生种族大战了。别以为看习惯就没事,当这些不良情绪长期流窜在族群里当魔鬼,尤其是潜伏在年轻一代的心里,久而久之必形成无法想像到它是有多大的计时炸弹了。

郑钦亮·种族关系的进步和退步

每当看到这类华印老百姓互动的画面,我就会想起我的家乡马来西亚,想起大马各种族被投机政客撕裂融洽关系的恶行,想起华人政治力量的自我阉割,想起获得大多数华人支持的行动党对中文媒体的疯狂指责,想起各式各样令人啼笑皆非的政治、种族和宗教闹剧……,我就觉得我们太笨了,笨到被一小撮政客利用来彼此猜疑,不信任,甚至无厘头的互相憎恨,偏偏我们每个人都是被证明有知识和有智慧的,吊诡啊!

郑钦亮‧中文媒体该如何写林冠英

林冠英首长对中文媒体产生仇恨的根据到底是甚麽呢?可能不只向来中立刊登国阵和民联以及现在的希盟两方新闻的中文媒体摸不着头脑,怕是连首长办公室的数十名助理也说得不清楚吧,到底华社对中文报和首长双方之间的磨擦主因是甚麽?怎麽这些年好像不停的从纸上闹到网上,而且一定是从中文报先挨揍开始,中文报内部再来看要不要反应,而通常这时候,网络兵团已经呲牙咧嘴咬报纸丶咬写作人丶咬记者的妈妈了。

郑钦亮·马印两地的种族主义

显然的,一些华人似乎要把事件扯到“凡印尼人都会趁机污辱华人”的议题了。那么,这样的个案是否就能代表这个国家到处都存在着“印尼人随时趁机污辱华人”的元素,即印尼的空气中都有“排华”的因子呢?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