雅城亮剑

郑钦亮‧印尼华人政治关键时刻

锺万学这座山会不会在4月19日崩了?

郑钦亮·马印两地猪事大小

从马印两地的猪事来看,大马是国小事大,印尼是国大事小,但他们的道理是一样的,只是当局处理的方式不一样,环境与国法所致,没有对错。也别说猪猪可怜了,这是它的命,就别人不吃我们吃而己,我没得吃肉骨茶的时候更可怜。

郑钦亮·马印红人自找麻烦

我相信事在人为,更相信如果印尼和大马宪法受到全面尊崇,像阿里和嘉马之流,哪有机会为所欲为。
广告

郑钦亮‧印尼民间春节不设防

较后我又去了雅加达第一大和第二大购物商城,只见人头涌涌,春景处处,这里咚咚锵,那儿唱恭喜,买到左右双手大包小包的多是华裔,穿梭来去的更多是非华裔,其中一间正举办着中国书法和国画展,整间商场也装饰得“很中国”,这就是印尼或马来西亚的特色,大家和谐融合,如果真有政治阴谋来把它搞垮了,被玷污的其实是国家的招牌,而非单一种族的胜利,那些人应该有颗脑袋在思考才对啊!

郑钦亮‧雅加达华裔这么避鸡年

说起来也真累,这的确是因为省长鍾万学被指侮辱可兰经案的后遗症,也可以说是几十年来生活在排华阴影下的一些华裔过分担忧“万一排华”而衍生的种种猜测与心病,造成一些圈子的印尼华裔认为,今年还是迎“静鸡”好了,以低调换安全,待2月15日雅加达省长竞选尘埃落定后才看怎么办。

郑钦亮‧若把砂拉越比印尼

他胆敢顶撞国阵最高层,是因为他要的就是砂拉越全民要的,即保持当年加入马来西亚时的所有协议,这包括对各种族和各宗教一律平等对待,遵从宪法,并让砂拉越自治,把砂拉越人要的砂拉越模式还给他们,因为砂拉越本来就不应该是一个州,而是组成马来西亚的一部份。

郑钦亮‧Pakcik和Makcik你在何方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紧紧系住马来西亚三大种族感情线,将马来西亚打造成曾经引以为傲多元种族国家典范的神奇拉链脱齿了!

郑钦亮‧六神无主是一种罪

事情发展至今,虽然此案让许多人多少都明白此乃钟萬学对手利用宗教课题向他施以的毒招,以害他失去首都穆斯林选民的支持,可见政客往往可以轻易玩弄某些宗教课题来打击对手,这也是人类世界其中一个无奈的不解之谜啊。

郑钦亮·马印两地的双重标准

基本上,一般台湾华商都认为和理解大马及印尼政府对国内华裔都不甚公正,但对带着资金进来的华商,不论是来自大陆,台湾,香港或新加坡,均给于像其他欧美外资同等的优惠和待遇。其实,这也是解释了为何部份马印华商资金往外移的同时,却也有海外华资投入马印两国的现象。

郑钦亮·更多印尼人比华裔怕乱

坦白说,在迈向民主、开明和包容的印尼,近年的街头示威很多,但出事的却少,尤其在总统府区域每周都有几次大大小小的非政府组织集会请愿,主题多都注重在呼吁政府改善民生如劳资方面的政策,而且集会群众多都是在执法单位的监督下和平完成,人数一般是百多名到300名之间,不过每一次警方派出的人手倒是不少,所以场面给外国人的感觉就是如临大敌,到处可见全副武装的警察。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