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看潮生

张庆禄·爱国从来不容易

政治人物在提倡爱国之余,是否也恪守职责,为国家谋求更好的发展?当国家发展与政党利益迎面相撞,政党会如何抉择?当个人利益与国家利益出现冲突,我们以何者优先?

张庆禄‧最佳投资地点的光环

这项调查由BAV Consulting公司和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The Wharton School)携手进行,从4个区域选出2万1000位参与者,针对80个国家的投资前景作出调查。结果是大马大幅抛离其他国家,得分至少比它们多30分,成绩傲人。再补多一句:新加坡也只能排在大马後头,位居第二。

张庆禄·受害的其实是选民

政党想利用选区划分来影响选举成绩,而选民则希望选区划分能彰显他们的选择与权利。前者追求的是有意识的偏颇划分,后者要求的是公平与合理。
广告

张庆禄‧交朋友的风险

大马与朝鲜的贸易往来微不足道,不存在依赖关系,即使关闭大使馆,断绝邦交,也不会对我国造成太大损失,然而这应该是最後一步,现今阶段,最重要的是确保在朝鲜大马人的人身安全。接下来的任何强硬行动,都可能触发对方不按常理出牌的反击,我国政府必须进行严谨的沙盘推演与风险评估,作好准备因应对方可能采取的任何手段。

张庆禄·以个人之心度政府之腹

若政府不是沿用目前的计算法,而是采取新方式,算出更高的顶价,那么所谓的“开放竞争”并不会带来太多好处,可能只不过是回到原点吧了。要让人民在新措施中受惠的大前提是──顶价计算法必须合情合理。

张庆禄·仍未见光的油价计算法

第二财长曾言,“要政府公布油价的计算法,不成问题,政府在这方面会很透明的”,如今是时候让人民一睹计算法的庐山真面目。

张庆禄‧以成绩论英雄

若学生在求学时期忙于追逐好成绩而忽略了对健全人格的塑造,对思考能力的培养,那么在走出校门,跳进社会大染缸之后,他们更可能面临挫折与失败。

张庆禄‧不是纯粹的个人问题

每每在悲剧发生之後,我们都希望众人能从中汲取教训,就上述事故而言,要“让这宗悲剧成为家长的教训”,可是人类从来都不擅长汲取教训,哲学家黑格尔老早就说,人类从历史上学到的教训,就是人类不会从历史上学到任何教训。

张庆禄‧集会vs集会

不管是30万vs200,抑或2万vs200,都是大巫与小巫、哥利亚与大卫的距离。

张庆禄‧瘦身太难

第二财长佐哈利不久前提到大马人口与公务员比例为世界之冠,但却强调政府无意削减公仆数量。副首相阿末扎希则说,削减公务员人数的建议虽好,但不容易落实。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