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

郑丁贤·普腾,终于自由

普腾的亏损,是国家和人民的损失;对普腾无止境的援助和补贴,是牺牲了国家资源,而这些宝贵资源,可以用在其它建设用途,而不是丢入黑洞似的钱坑。用民族主义硬撑不实际的汽车工业,受伤的是国家。这是马哈迪迄今还不要面对的事实。

郑丁贤‧谁来当影子首相?

就像上星期的公正党大会,马哈迪和一众希盟领袖坐在台上,当大家突然举起“安华是第7任首相”的牌子时,刹那间,这对马哈迪形成一次考验。

郑丁贤·谁赢了这场战争

今天的韩国,经济成就令人瞩目,民主发展攀上高峰,而韩风引领的生活方式还颠倒全球。谁赢了这场战争,答案已经在所有人心中。而赢得战争的方式,并不是战争本身,而是和平。

郑丁贤·特朗普开除科米所为何事?

而特朗普并没有预料到开除科米遭到如此大的舆论反弹,政界和媒体一片挞伐之声,也有人称特朗普的做法,形同当年尼逊开除调查他的检察官。

郑丁贤·建立大马人思维

新山清真寺外围殴事件,是谁的错?

郑丁贤·大马城扑朔迷离

这项交易的重要性非比寻常;一丶它是大马政府最大型发展计划之一,也是纳吉要留传的政绩(legacy)之一,比马哈迪的双峰塔有过之无不及;二丶它是解决一马发展公司(1MDB)庞大债务的关键,也是“最後一里路”;三丶它是大马和中国经贸紧密合作的重要项目,也是一个样品。

郑丁贤‧雪州闪选──谁会是笨蛋?

作为一个聪明,而且有经验的从政者,阿兹敏知道,他的州政府还相对安全,并没有崩盘的危机;老道的他,也知道如何去掌控现有的局面,避免出现危机。

郑丁贤·小马的爱情

马克龙先生的夫人特罗尼厄女士,今年64岁,比马克龙年长25岁。在他15岁念中学时,爱上了当时近40岁的特老师;那年,老师已经有了3个孩子,以及一段不美满的婚姻。

郑丁贤·伊党迈向终极目标

伊党要搭乘伊斯兰复兴的列车,把国家全面伊斯兰化。但是,它没有顾及大马建国的多元和世俗传统,也妄顾这个国家是由多元族群、多种宗教组成的特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