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

郑丁贤‧纳吉矛盾的方向

纳吉最终要如何选择?为了一时的政治需要,还是为了国家长远的进步和发展?

郑丁贤·对美女与野兽的另一种态度

电检局最终决定一刀不剪的放行,这代表电检局顺应时代潮流,更加能够接纳自由主义的价值观。不过,相信保守社会将有反弹,许多家长也会不高兴。

郑丁贤·我的祖国与罗莎莉情怀

Negaraku 到底是谁的作品?是皮耶尔壤吗?没有人可以确定。皮耶尔壤是著名的作词人,不是作曲人;况且,后人研究他的作品,并没有发现这首Rosalie。

郑丁贤‧不在乎真假的时代

听了朋友这个亲身经历,我有两个结论:第一,群众是不可能被教育的,特别是涉及政治;第二,真消息和假消息没有分别,只要你相信,就永远是真的,只要你不相信,就永远是假的。

郑丁贤‧人生需要重新规划

人们需要有更多的知识和技能,以配合社会的需要,也让自己有多的工作机会。人不但要和其他人竞争,也要和机器人和自动化竞争。

郑丁贤‧失去荣誉感的社会

这就是社会的集体荣誉感。把其它国民和国家的成就,视为自己的成就。当个人把自己的荣誉和国家连结在一起,国民之间就会有共识,懂得为共同的目标而团结,努力。

郑丁贤‧下一次,如果你到吉兰丹

在众多反对哈迪私人法案的论述中,我受到努鲁哈克沙里尔(Nurul Haq Sharir)所启发。

郑丁贤·沙巴的两难题

沙巴国阵其实没有掌握优势,也累积了一定程度的民怨,但是,面对四分五裂,没有动力的反对党,看在沙首长慕沙安曼眼里,正是予以痛击的最佳时机。目前,他等待的只是首相纳吉点头同意。

谁主沙巴?

盛传州议会将在3月底,或是更早解散。这一场州选,将是前所未有的剧烈,它将是国阵和反对党的决战,也是反对党和反对党的殊死战;它是本土和外来的角逐,也是本土和本土的杀戮。

郑丁贤‧死了一个朝鲜人

你以为他们痛苦,错了!他们才认为你活在被资本主义剥削,被丑恶政客迫害的社会。

Pag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