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2-23 20:00:00  2432365

郑丁贤.巫统宛如一只跌跌撞撞的无头鸡

非常常识

当阿末扎希说“大马民主已死”,有点惊悚,却也诙谐,有黑色喜剧的效果。

问题不在于大马民主是否寿终正寝,而是说这话的人是巫统主席,而巫统,至少到目前,还是国盟政府的成员。

阿末扎希的党人同志,此刻还在国盟政府内,出任部长和副部长职者,没有20人,也有18人。

既然是政府的一分子,撂下如此狠话,不但让首相慕尤丁很不高兴,也让党内有官职者很为难──巫统是否还要留在国盟政府?

实际上,慕尤丁也给巫统下了最后通牒,在3月1日之前,巫统必须决定是否要在国盟旗下角逐第15届全国大选。

这个通牒之下,巫统只有两个选择:

一是加入国盟,或和国盟达致协议,以盟友伙伴的姿态一起竞选,巫统也被逼放弃过去竞选的许多议席。

二是和国盟划清界限,以国阵旗帜竞选。巫统可以竞选更多议席,但是,要面对希盟和国盟的两边夹击。

如果选择第一项,加入国盟团队,那么,它必须让出议席给伊斯兰党和土团党。巫统和伊党分配议席没那么复杂,毕竟两党各有地盘,无须自相残杀。但是,巫统和土团的选区几乎重叠,让一步给对方,就是断自己一个机会,形同零和的死局,谈判难有出路,特别是碰上越来越强硬的慕尤丁。

而若是选择第二项,巫统可以重新以老大哥的姿态出发,率领国阵成员党竞选所有选区。只要赢得大选,它就是盟主,无需受制于慕尤丁和土团,甚至可以不被伊党掣肘。

问题是,在马来选区它要面对伊党和土团的挑战,在混合选区它要硬碰希盟,它是否能够两边击退?如果不能,巫统就会重蹈第14届大选的结果,成为在野党。

巫统最高理事会上星期五在彭亨珍德拜的会议,讨论了慕尤丁的最后通牒,不过,并没有作出决定。

巫统的现状,宛如一只断了头的鸡,它还可以行走,但没有方向;它可以生存,却失去思维。

别说我乱套,活着的无头鸡的确可考。以前美国一个农庄养了一只鸡,农场主人把鸡头斩了,这只鸡却活了下来,活蹦乱跳了18个月。后人给它取名麦克,每年5月还庆祝“无头鸡麦克节”。

如今的巫统,像是麦克,没有了神经中枢。一边推着它脱离国盟,一边要它留在国盟;前者以阿末扎希和纳吉为代表,后者则是拥有国盟官职者,希山慕丁被视为领头羊。

而党内还有另一股势力,以改革为出发,包括署理主席末哈山和凯里。他们倾向提前大选,但是,前提是先进行党内改革,包括选出大选的领军人,排出阿末扎希和纳吉等“法庭感染群”的势力。

阿末扎希不能坐以待毙,等着慕尤丁完成部署,因此试图尽快切断和国盟的关系。他发表“大马民主已死”,不是争取大马的民主,而是藉民主之名,寻求提前结束紧急状态,恢复国会,进而解散国会。

但是,他无法说服大部分的最高理事接受他的议程,他也必须防御要削他权力,甚至逼他下台的党内运作。

巫统内部开始流传一本“阿末扎希必须辞去巫统主席的30个理由”册子,显然是党内有人要推翻他的行动。

3股势力还在剧烈纠缠,任何主观和客观形势的变化,都会决定它们的成败,也会主导巫统未来的路向。而在这一刻来到之前,我们看到的还是一只跌跌撞撞的无头鸡。

作者 : 郑丁贤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2-23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