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报 |


Advertisement

分享到 : 

2021-05-08 07:20:00  2473175

廖文辉.试释林连玉开斋节献词所体现之《春秋》义理

本报特约

1956年,马来亚独立建国在即,林连玉作为斯土子民,有幸获《马来前锋报》之邀约,撰写开斋节献词,可谓意义重大。讨论此献词的文章连篇累牍,这里我尝试从《春秋》礼义来解读未经阐发之深意。

献词首先提出要培养“共存共荣”的观念,这是先生提出马来西亚未来各族群相处所必须遵循的原则。共存和共荣其实是两个阶段,目前我们仍处共存阶段,独立建国迄今,吾等处境可谓每况愈下。在1970年代以前,马来妇女身裹沙龙,于比南利之影剧比比皆是;巫人的烟酒广告亦随处可见;养猪、华巫共食,从来不是问题,也无人刻意以清真与否来区分食物以外之事物,更不会否定华人是这个国家主人翁的地位。诸如此类拖慢国家发展,百害而无一利之破事,是开始落实各种单元趋同政策所致。这些倾斜不公的宗教和种族政策,逐渐撕裂族群关系。短期内共存遥不可及,全国上下仍然需要为此奋斗努力。如果难以共存,共荣只能是个高贵的梦想,只有在能共存的前提下,共荣的愿景才能到来。先生所言“权利和义务一律平等”,无疑是国家从共存,迈向共荣的不二法门。

接着先生提出要培养以马来亚为第一家乡的观念,这是先生对华人社会提出的具体要求和做法。先生认为:“这是对外来民族说的。须知道你们虽有祖国,但是你们的子孙,已经是马来亚的儿女了,马来亚才是他们的祖国,才是他们永久的家乡。只有马来亚的利害,才是他们切身的利害,马来亚以外的国家,充其量只能算作朋友罢了。” 先生在“共存共荣”部分也剀切论及:“我们必须把所有的民族,当作一家人看待,权利和义务一律平等,使大家相信有福同享,然后,可以希望他们有难同当,把国家建设得完整而稳固。”

先生所特别强调的是“以马来亚为祖国,所有族群是一家人”,在此基础上,方能共存共荣,舍此,则无所作为。是时,国家独立在即,仍有不少华人以中国为母国,先生故此极力鼓吹申请公民权,发动公民权申请运动。这是先生对时局透彻认识,了解华人当处的位置,所做的呼吁。先生对一己乃至华人时位之清晰明确,出而号召,时始能万山响应。

这其实是《春秋》“内其国而外诸夏,内诸夏而外夷狄”的观念。《春秋》详内外,特重内外之别,提出“见治起于衰乱,见治升平,著治大平”“治小如大,治近升平,著治大平”的义例。大意是先以己国之内务为主,将己国先治好,才顾及与己文化相似之国,最后方才顾及其他文化不及己之国,使之与己同跻美美与共之列。所以强调“明当先自详正,躬自厚而薄责于人”,不论用于个人或国家,莫不如此。其中涉及的是一套极为繁复的政治理论系统,这里无法详述。

孙中山提出的中华民国军政、训政、宪政三阶段论,其所本就是这套体系。照这个理论来看时下马来西亚华人对香港示威、中美博弈的态度,我们只能在局外关注,如果入戏太深,造成亲情、友情破裂,甚至引来有关当局的注意,恐怕不是当今马来西亚华人所应为。使先生复起,当不易吾言。

最后先生认为只要政策公平,所有的不平衡现象必能纠正,这是先生对当政者发出的诤言。他说:“眼前,马来亚各民族的文化与经济发展得极不平衡,这是极可遗憾的现象。但我们相信天生人类是生而平等的,民族的文化与经济的进步,只有先期与后期的分别,并没有可能与不可能的差异。只要政府采取的政策是公正的,不平衡的现象很容易的可以纠正过来,绝不至于优越者永远优越,落后者永远落后。”此番话语的后半部,不幸言中,国家发展的脚步完全逆向行驶。至于前半部的论述,极为重要,从中可以了解先生对文化演进这一观念的掌握。

学塾老师常教导文化没有高低,一律平等。身为老师,此举无可厚非,其目的在灌输平等无分别观念。然而实际上,大部分人心里清楚,文化确实高低有别,西方讲自由、平等、博爱;佛说众生平等、无分别;儒家言“一之以礼义”,原始部落或游牧民族,乃至世间所有人种,莫不具此人性内在之同然,然而无法在同一时间点上,发展出类似观念。

先生讲“民族的文化与经济的进步,只有先期与后期的分别,并没有可能与不可能的差异”,实为不刊之论。文化发展固然有先后,但人人可为尧舜,人性之本然皆同,故并无能不能的问题,只有要不要的问题,由于人类是个先觉觉后觉的社会,如此方可通过向先觉学习,以从蛮夷进至华夏。同时,一己有成,推而广之,以让此世同一之人共有此美。耶稣、释迦、仲尼,以至甘地、孙中山诸贤,乃世之先觉,后觉仿先觉之所为,方有天下一家,中国一人之大同世界。论语“人之所好好之,人之所恶恶之”“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孟子“尽己性、尽人性、尽物性”,宋儒“民吾同胞,物吾与也” 实则同一脉络,只是表述有所不同。所以己国、诸夏、夷狄,或据乱、升平、太平三世循序渐进才成为可能。春秋三世论其实就是一套依据人类心性本质,人类文化演进的共然轨迹,制定而成。先生实则掌握了此一特征,方能发出此论。

最后,先生提出“将来的马来亚民族的界限会完全泯灭,大家过着一样的生活,成为一家人。”的心愿,这与先生1957年马来亚独立时的“我们的子子孙孙,将要世世代代在这可爱的土地上,同工作、同游戏,在遥远的将来,更可因文化的交流,习尚的相染,把界限完全泯灭,而成为一家”,遥相呼应。

献词中的“凡是不肯共存共荣的人是马来亚的罪人;凡是做了马来亚的公民,而不以马来亚为祖国的人,也是马来亚的罪人。”虽然不在文末,但可以结论视之。这番话即便置诸今天,仍然铿锵有力,发人深思。

林连玉熟读四书,当无疑义,尤以《孟子》,为其钟爱。林连玉或许不曾熟读春秋,但其献词中的春秋思维却如此深刻,这个源头应该源自孟子。孟子是先秦最早阐发《春秋》之儒者,只是《春秋》思维不为统治者所喜,这些可怪异之言论,也只能隐晦的在书中表达,无法大张旗鼓表述,但书中民贵君轻,闻弑一夫纣等,无疑皆是《春秋》观点。这是为何身为推动君主专制的朱元璋,如此痛恨《孟子》,甚至令人重编《孟子》,删除这些不利君主专制文字的原因。孟子私淑孔圣,《春秋》义例于书中时有表述,先生钟爱《孟子》,潜移默化,继承了其中的看法。此或为其因之一。

先生的《春秋》思维亦可从人类共同社会心理文化,即人同此心,心同此理,人心之所同然来理解。人生平等、追求自由、不忍人之心等之普世价值,不论何色人种,凡日月所照,舟车所至,莫不有此心。然而贤者识其大,不贤者识其小,由此而出现文明发展之先后差距。耶稣、佛陀、孔孟等圣贤,乃人类最早阐发人心同然者,彼等实为人类之先知先觉并以此觉后觉。先生献词中共存共荣的思维,不仅是华人之先觉,亦是马来西亚所有族群之先觉者,无愧“族魂”,“国魂”亦庶几当之。此或为其因之二。

先生的三个心理建设,从大原则的提出,到对华族和掌权者的要求,其层次对象是清晰的。其所蕴涵的儒学道统和政通,则是隐晦的。先生固不曾师承何人,也未尝听闻其有志于此,然先生受儒学熏陶,并其人心之同然,莫不有此义此理,故先生方有此异地同声之举。

(附志:2021年新春,举国抗疫期间,草撰此文以为先生冥诞120周年,公民权遭褫夺60年之12060活动志记,勿忘先生批龙搏虎之志。)

作者 : 廖文辉(林連玉基金副主席)
文章来源 : 星洲日报 2021-05-08

热门话题 :


分享到 : 


【免责声明】
星洲网促请读者、网民与观众,共同维护言论自由精神,营造理性交流环境;任何人身攻击、鼓吹种族与宗教仇恨、诽谤与造谣等留言,皆不代表本网站立场。本网站有权删除任何违反此原则的留言。


Advertisement

其他新闻
Advertisement

热门新闻
最高浏览
最多分享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你也可能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