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诚‧悲情牌的反作用

2016-07-06 08:41

惟诚‧悲情牌的反作用

林氏被起诉虽然多少能凝聚希望联盟,而筹款更能向坊间宣示其拥有强稳的民意基础,但这宗起诉案对行动党所带来的衝击,在日後可能超越其目前所能得到的好处。第一,行动党存在地方与中央派系分歧。在槟州,作为本土派的槟州主席曹观友与林氏父子不咬弦已广为人知,再加上该党中央缺乏明确继承人,林氏肩负著这种“随时被定罪”的官司,将意味著其领导结构将逐渐变得不稳定,甚至会让不满林氏父子的本土领袖有机会乘势而上。

我国近几周的政局确实是瞬息万变的。先是双补选、在野联盟的分化,然後巫统再来革除、冻结异议领袖,尔後内阁经历小改组,到了最近,槟州首长林冠英被反贪会逮捕面控、行动党发起保释金筹款,都是极为精彩的政治戏码。但相比其他议题,我还是对林冠英购屋案和保释金筹款感到最有兴趣,因为在这件起诉案中,巫统看起来更像是能够从中获得最多利益的政党,而非坊间普遍认为的行动党。怎麽说?

广告

巫统在双补选战绩辉煌,还成功借助伊党分化在野联盟。巫统当权派就带著这种势头,向党内异议领袖算账。在成功剷除双慕、教训沙菲益、边缘化马哈迪之後,巫统目前的内部整顿已算基本完成,其接著下来就著手改组内阁。过去很多分析都认为,新内阁编组具有侧重“执政州属”的选举目标,再连同补选後的内部整顿,吉打、柔佛、沙巴和雪州巫统目前已由当权派把持,特别是在野党执政的雪州有大港告捷、伊党搅局和诚信党立足未稳的利好元素,这些州属的内部稳定性和选情正面性,让巫统能腾出手来拉民政党一把。

怎麽拉?就是加速政府对林冠英购屋案的面控程序,并且组织由总检察长阿班迪为首的检控小组。由於动作之大前所未见,陷入补选後士气低迷的行动党迅即逮到机会,大打悲情牌,将反贪会的起诉定位为政治迫害,还发起保释金筹款,掀起同情和愤慨舆论,并在21小时内筹足百万,风头一时无两。在这种情况下,不少人都在嘲笑国阵政府愚蠢,甚至觉得巫统自砸其脚,让民政党下届大选夺回槟州无望。

林氏被起诉虽然多少能凝聚希望联盟,而筹款更能向坊间宣示其拥有强稳的民意基础,但这宗起诉案对行动党所带来的衝击,在日後可能超越其目前所能得到的好处。第一,行动党存在地方与中央派系分歧。在槟州,作为本土派的槟州主席曹观友与林氏父子不咬弦已广为人知,再加上该党中央缺乏明确继承人,林氏肩负著这种“随时被定罪”的官司,将意味著其领导结构将逐渐变得不稳定,甚至会让不满林氏父子的本土领袖有机会乘势而上。

而这显然不只是槟州行动党的问题。霹州行动党对林冠英率领的中央派意图在党选中踹下地方派的部署仍耿耿於怀;甲州、柔州行动党也有众多基层对林氏在州内安插中央派领袖感觉不满。此外,保释金筹款也让砂行动党感到很不是滋味,因为已故砂州主席黄和联在2012年患癌,没钱缴百万医疗费,当时中央派的无动於衷同样让当地基层耿耿於怀。这些都是行动党内部长年累积下来的暗流,悲情化林冠英的个人官司,反会加剧地方领袖的反感,进而诱发暗流浮上台面。

第二,在砂州选举和大港补选遭遇挫折的行动党,士气低落、失去向心力,所以他们急著寻找适当的议题来为大选铺路,而反贪会突而其来的逮捕让其欣喜若狂。由於急於求成,所以没有时间组织论据、部署论證,导致其政宣漏洞极多,包括对法令的诠释、买便宜会被抓、林氏是悲情英雄等论述都容易将网络舆论导向种族情绪化,而这些论述反将成为巫统日後炒作行动党的种族情绪特徵,在来届大选继续将行动党营造成华裔沙文主义政党,让马来选票继续往巫统身上倒。

显然,巫统已经知道其能从行动党的悲情反应中得到甚麽,而且近期舆论发展更显示,质疑行动党打悲情牌的声浪也越来越多,因此行动党是时候停止悲情化林冠英的购屋案,以免其最终产生反作用,令行动党在将来失去更多。


广告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saikia's picture

我對於法律不是那麼熟悉。希望有人可以解悉妨礙司法公正的定義,以及與藐視法庭的分別。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