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教育不是政治工具

2017-01-07 12:26

何俐萍·教育不是政治工具

政客把教育当成较劲的工具,每读到有政客指责拨款未发放是政府把华小视为标靶,我虽极不认同这是如不负责任的政客所言般,是意图消灭华文教育之举,但当同样的情况一再重复发生,不需有心人从旁煽风点火,人民久而久之也会不免揣想,这背后必有不可告人的议程。

华小一度“被消失”的5000万令吉的拨款,终于有了着落。对华小,拨款确实犹如久旱逢甘霖,只是佳音中,还偶尔飘来让人感觉悲凄的音符。

广告

先甭谈这笔已是“迟大到”的拨款何时会到位,这类每隔一段时间总要吵上一回,每闹一回必是沸沸扬扬的闹剧,究竟何时才会画上休止符?何年何月才会落实让人安心也放心的圆满方案?

别说太久远的事,就说近10年来吧,同样的戏码是不时在上演,包括至今还让人记忆犹新的拨款被“干捞”的风波,而近几年来也不时发生眼见即将撕下最后一页的日历,展望新年却有引颈还盼不到拨款发放的愁怅。从2014到2016年,更是年年都发生拨款没有及时发放的糗事。

可悲又可笑的,明明是代议士的集体失责和监督失效,荒谬的是每一次到了最后关头必有政治人物跳出来扮演“救星”的角色,努力收拾烂摊子,设法将功补过。就像这一回,首相又被摆上台面,诸如事情已解决、必会亲自及加速处理这等政治语言,其实不及立刻宣布制度化拨款各源流学校来得更能安定人心。但要政府制度化拨款给学校,尤其是华小,到今天依然是可望不可及。

“这一切都是演戏!”当一个华小校董用“演戏”来形容迟来的拨款终有着落,我好奇他的心中到底积累了多少年感觉被耍弄的愤怒。当本是作育英才,培养下一代的教育必须靠政治手段去解决因人为衍生的不必要问题,也当政治一再凌驾于教育至上,甚至连高官都可以盛气凌人抛出“有多少就拿多少”的言论,你还能奢望大马可以靠教育在思维上先达到先进国的目标吗?

办教育不是乞求施舍,但除了国小之外,其他源流的小学哪个不是如摇尾乞怜般苦盼拨款?

每每经过国小,见校地之大足足有好几座足球场般大,再对比一些华小残破不堪的校舍,只觉“再穷不能穷教育”的哲理在大马这个国度,除了可诠释为对办学的坚持,一个“穷”字恐怕还不能具体道明多少华小校董会和师生年年为了办学经费,必须放下面子,频频向社会人士低头哈腰?

广告

上个月中,在砂拉越北部仅有30名学生的弄勿中华公学,就发生了趁学校假期回校办公的校长因踩破被白蚁蛀蚀的地板,导致腿部受伤的事件。校长腿部的瘀伤就像是反映华小让人沉痛的困境,这伤不是肉体的痛而是内心无以名状的难受。年复一年用修补的方式来维修无异于危楼的木制校舍,任谁都知道这非根治问题的长久之计,校方也不是不知这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不智之举,但学校从不奢望有富丽堂皇的校舍,只求给学生一个可以遮风挡雨的,安全又坚固的校舍,唯申请手续的繁杂和过程的冗长,一封回函的信件道明必须先筹足八成的建设经费才能向教育部申请拨款,公式化的答案像迎面吹来的阵阵寒风,让人心先冷了大半。

政客把教育当成较劲的工具,每读到有政客指责拨款未发放是政府把华小视为标靶,我虽极不认同这是如不负责任的政客所言般,是意图消灭华文教育之举,但当同样的情况一再重复发生,不需有心人从旁煽风点火,人民久而久之也会不免揣想,这背后必有不可告人的议程。

在去年10月宣布的2017年财政预算案,政府宣布拨款5亿令吉给全国各源流学校,看似庞大可观的数目,华小和淡小能分到多少,至今还是一个待解的谜。当这块大饼被切了大半块给国小,华小和淡小等,恐怕只能等着分饼屑。


广告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