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还是一样的老慕

2017-01-11 12:17

郑丁贤·还是一样的老慕

他说,中国来马投资,是抢走本地人的饭碗;纳吉推动与中国经商,是讨好国内华人;大马华人不会想要给中国做苦力;大马和中国签署1440亿交易是大马政府向中国借钱,用来偿还1MDB的债务……。

慕尤丁在巫统时,是党内保守派/民族主义派的大老;人们不会忘记他的金句:“我先是马来人,才是马来西亚人。”

广告

所以,不要怪说别人误解了他。

然而,他毕竟被逐出巫统。之后,成立了花旗党“土著团结党”。

很多人,包括我,都期望他会改变。既然离开巫统,怎么说,脑袋里装的旧东西,也应该清理一下,注入一些新思维;否则,他离不离开巫统,和其他人有什么关系?对社会国家的进步,又有什么关系?

只是,老慕终究是老慕,不管他去到哪里!

他说,中国来马投资,是抢走本地人的饭碗;纳吉推动与中国经商,是讨好国内华人;大马华人不会想要给中国做苦力;大马和中国签署1440亿交易是大马政府向中国借钱,用来偿还1MDB的债务……。

然后,他也对政府是否应该承认统考,泼了一桶冷水。

广告

老慕的世界观,从执政党到反对党,还是一样的闭塞。

我想,他的问题在于习惯了新经济政策的思维,什么都是从分配着着眼。以前谈的是我族和他族必须分配,现在说的是本国与外国也要分配。

问题是,本来无一物,如何来分配?

用一个考题,来验证这个逻辑。

广告

题目:中国来大马投资,是否抢走了本地人的饭碗?

这是一个经济常识问题,适合用来考大学新生。

一个读了基本经济理论,有正常逻辑能力的学生会回答:“投资是投入资金、原料、人力、技术、管理等等,把‘没有’变成‘有’,它是一种生产行为,不是一种分配行为。

“譬如,政府规划了依斯干达特区,吸引了国内外投资者,进行房屋、旅游、工业、教育、金融等项目的投资。

“土地开始增值,为州政府和地主带来财富;发展商建了房屋,吸引了国内外购屋者,提供住屋或租金收入,也带动金融活动;工业提供就业机会和本地中下游行业;旅游业带来游客消费;高等学府吸收学生,也传播知识。

“如果没有中国投资,今天的伊斯干达特区不会那么亮丽,更不会出现一个森林城市,而还是一片森林。

“同样的,如果没有中国资金投入建造东海岸铁路,大马人还是得依赖阻塞的公路作运输;没有中国企业投资新的港口,现有港口将很快饱和……,大马经济被卡在资金短缺,基本设施不足,技术含量不高,人民收入不能提升的瓶颈。

“投资引进新的机会,改变了局面。在投资活动的带动之下,把原本的一片荒芜,改变为繁荣和发展,提升人们的生活素质。这是人类创造力具体的体现。

“在这个过程中,没有人抢走任何人的饭碗,而是制造了很多的饭碗,让更多人有饭吃。”

“重点不是‘中国’,而是‘投资’。不管来自哪个国家的投资,如果能够产生经济效益,都应该受到欢迎;当然,不能偏好一国,也不能排斥其它国家。如今是中国投资者钟情大马,本国不需要关起门来,他日如果美国也要大举投资,大马也是开门欢迎,多多益善。”

教授看了答案,打了一个A。

而老慕的答案,教授看了看,打了一个F。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