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阿德南精神”形成的监督力量

2017-01-14 11:17

何俐萍‧“阿德南精神”形成的监督力量

阿德南走後,很多人开始担心,阿德南效应将会快速退去,没有阿德南“罩”着的砂拉越即将风云变色,也将进入政治动荡的时期。

2017年,对砂拉越,绝对会是不平静,甚至可说将会是暗流涌动的一年。

这股暗流,在首长阿德南遗体还未入土,已经以迅猛之势直扑而来。

阿德南病逝的噩耗在11日下午广为流传时,另一场政治角力的戏码,也以惊人的速度掀开序幕。

就在阿德南的大体还未送回到他的私邸前,有关委任代首长的传言已四窜。表面上看起来,这只是好事者的无聊炒作,但从州元首府相继两天二度澄清和发声明,局内人很清楚,空穴不来风。

阿德南健康欠佳在他生前已是人尽皆知,但毕竟人还在位,总得敬他几分,即使暗地里已在过招,也得稍加收敛。而阿德南走得太突然,对爱戴他的人民,他走的时机不对,对早已部署多时的人而言,不过是逮到提早出手的机会。

州内最大的族群是达雅人,人数占了人口的一半,但在过去的五十多年,达雅领袖也只有加隆宁甘(Kalong Ningkan)曾经坐上首长的位置,唯任期都不算太长。到首长的位置由拉曼耶谷坐上,以及後来一做就是33年的泰益玛目,以及第五任首长的阿德南,穆斯林掌首长职已成为不成文的规定。达雅领袖再有能耐和抱负,也只能位居二线。这对达雅人而言,是不小的委屈。  *备注(Tun jugah未曾做过首长,之前资料有误)

达雅族群内不是没有杂音,碍於时局的牵制而只能压抑。阿德南去年从掌政权后一口气委任两位达雅领袖担任副首长,用意明显是在安抚早已鼓噪的情绪。也在阿德南猝逝后,达雅领袖之中,也确实有人已在蠢蠢欲动。

而在土保党内,派系分明也已是公开的秘密。新首长之职,表面上看起来是双“a”(阿邦佐哈里及阿旺登雅)之争,然而一个长期以来基层势力稳固之人,因为染上了亲巫统的色彩,不管他是被人染上还是言行举止有靠拢“马来亚”之嫌而让人有所误解,阿邦佐哈里过去在党内一直是有志难伸,已说明了他欲更上一层楼,这回还得看他的基层势力能发挥多大的效应。

至於阿旺登雅,虽然後市看起,但他与泰益玛目的亲密关系,在伐木和土地事宜上一些受人诟病的举动,已让他受到无形的制肘,而泰益玛目会否在关键时刻发挥临门一脚的作用,不到人选揭蛊,都难以叫人看清。

然而,无论谁是最後出线者,也不管是大热门的黑马,还是一如阿德南当年爆冷脱颖而出,接棒的人将因为阿德南三年来交出的亮丽成绩单,肩上添加了一份责任丶使命,甚至是压力。

也从前天砂拉越几乎是全民都在哀悼,许多民众自动自发到清真寺送别阿德南,未来的接班人相信也已从蜂蛹而至的人民身上,察觉和感受到人民对未来首长的莫大期许。

阿德南走後,很多人开始担心,阿德南效应将会快速退去,没有阿德南“罩”着的砂拉越即将风云变色,也将进入政治动荡的时期。更多人忧虑的是,阿德南的努力,尤其争取自主权的斗争,很可能将因为新人上任而面对联邦的出手阻拦,也或许将因为新人新作风,砂拉越的政策纲领存在扭转的变数。

不过,从阿德南的葬礼,以及民间相继办起的追思活动,我强烈感受到,时间虽然可以腐化阿德南的大体,但他的精神必然是不朽的。

阿德南猝逝予人措手不及的打击,唯从他走後民众泪眼中追忆他,缅怀他为砂拉越的建树良多,这正是阿德南留给砂拉越最後一份礼物。民间对他3年政绩的总结予以最正面的肯定,也反映民间对政客不足以取信的刻板印象已被阿德南竖立的典范给彻底颠覆。

砂拉越政子民告别的仅仅是阿德南时代,但“阿德南精神”必然将形成一股最大的监督力量。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