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诚‧ 新首长与华裔副首长

2017-01-18 11:10

惟诚‧ 新首长与华裔副首长

面对着土保党和人联党的呼声,阿邦佐该如何从中权衡,这确实是让这名新科首长感到头疼的,因为新的州内阁将会是大选内阁,他必须确保土保党的稳定,也要继续压制人联党和联民党的互斗,从中组织团结的州国阵和稳定的州政坛,以便在来届大选中继续取得压倒性胜利。然而,土保党内部以高级副主席道格拉斯为主的中砂达雅派系最为难搞,但州元首泰益在钦点阿邦佐的过程应该已有留话,因此他们在保有第一副首长的前提下估计不会发难。

砂州首长的人选终於在上周揭蛊,由土保党署理主席阿邦佐哈里接任,而州内对阿德南仙逝後接班人的猜测和疑惑,也自此告一段落。由於首长人选已尘埃落定,再加上州政府的7日哀悼期将在本周结束,因此阿邦佐接下来的动作,就是对州内阁进行小改组,其中,就是必须填补悬空的第三副首长职,并对原由阿德南掌管的州财政部丶州资源策划与环境部,以及其任副首长期间所掌管的州旅游艺术与文化部丶州房屋与城市化部进行人事调动。

广告

当然,州政府部门的分配,想必没有太大变化,新首长估计将遵循州选的格局进行安排,因此相对於部门人选,我觉得当地民众更感兴趣的,其实是阿邦佐接任首长後,悬空的第三副首长职。土保党内部,是希望阿邦佐能够维持现有的副首长排阵,即土保党非穆斯林领袖丶州国阵成员党领袖和土保党穆斯林领袖,而在这当中,土保党高级副主席阿旺登雅,自然是接任第三副首长职的不二人选。只不过,华社目前满怀期待,希望阿邦佐能够重委华裔担任副首长,而人联党目前更是积极地争取党魁沈桂贤进入首长署,希望能够借此一洗当初失去副首长职时的奇耻大辱。

面对着土保党和人联党的呼声,阿邦佐该如何从中权衡,这确实是让这名新科首长感到头疼的,因为新的州内阁将会是大选内阁,他必须确保土保党的稳定,也要继续压制人联党和联民党的互斗,从中组织团结的州国阵和稳定的州政坛,以便在来届大选中继续取得压倒性胜利。然而,土保党内部以高级副主席道格拉斯为主的中砂达雅派系最为难搞,但州元首泰益在钦点阿邦佐的过程应该已有留话,因此他们在保有第一副首长的前提下估计不会发难。

而阿旺登雅的北砂势力,在泰益的监督下应该也不会有所逾越,所以,土保党失去第三首长职就会引发党争的可能性是较低的。以此为前提,阿邦佐在选择第三位副手时,是可以依据全州政局进行调整,未必需要考量党内元素。那麽,委任华裔副首长如何?这可能性原本很大,但人选问题会牵引全州政局,甚至影响华裔选票。人联党和联民党在阿德南在生时,只是勉强休兵,事实上矛盾未解,因此无论是委任沈桂贤,还是联民党魁黄顺珂,都可能加强两党内耗,不利大选。

所以就算阿邦佐有意重委华裔副首长,也不敢贸然二选一,再加上两党在州选後对和解并没表现得很积极,因此阿邦佐或许已有想法,若两党在本周内有和解的倾向,则华裔副首长有望,反之,这个期望必将落空。阿邦佐甚至也有可能在观察华社的期望,以及权衡土保党丶成员党地方派系後,撤掉第三副首长职,避免在丹绒拿督补选丶大选前节外生枝。当然,继续由土保党出任的机率也是有的,但若做此决定,阿邦佐需要有说法,不然会影响华裔选民对新首长的期待和观感。

显然,阿邦佐目前所面对的挑战,就是如何组织强而有力的大选内阁,以协助他维持州国阵在阿德南时代的狂胜记录,而这个副首长职之争,并不会影响砂州的大选格局,因为州国阵只要在来届大选继续打阿德南牌,而阿邦佐也循规蹈矩,没犯下政治错误,州国阵仍能帮助国阵掌握中央政权,所以首相纳吉心中若对大选吉日早有想法,这一切都不会影响其部署。只不过,华裔副首长的议题若处理不当,这确实会缩小成员党在城市和华人选区的大选赢面,这多少会对阿邦佐的新政府产生一些政治压力,然而,阿邦佐只要跨过州内阁改组这一关,就是轻舟已过万重山。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