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华人在历史的路

2017-01-18 11:50

郑丁贤‧华人在历史的路

大马华人在这个历史的关键,要以高度的视野来看待大局。华人必须要有集体的智慧和共识,结合主流族群和政治力量,协助推动现代化的进程,从而延缓宗教化的进程。

大马人,特别是大马华人,在目前艰险的处境中,真的要有战略的思维,才能确保还有一个未来,否则,下一代前景不堪设想。

广告

我们活在一个关键的年代。让人忧心忡忡的一方面,在於宗教化的速度愈来愈快,从生活丶价值观丶政策丶法律等,逐渐的披上伊斯兰色彩,或准备更加伊斯兰化。

国内穆斯林趋向保守,加上穆斯林人口增加,在在有利於推动伊斯兰进程;与此同时,伊斯兰党积极推动它的宗教议程,如果它获得巫统的配合,更会是把这列快车搭载涡轮动力引擎,加速前进。

哈迪私人法案一旦通过,就是买了一张伊斯兰化快车的车票,把国家带往宗教国未来。

到时,大家可以向多元和世俗的马来西亚说“拜拜”,也和现有的生活方式说“後会无期”。

然而,大马也还有让人庆幸的另一方面,就是这个国家还处在全球化的正常轨道。

虽然我们此刻面对经济成长趋缓,市场相对不景的处境,但是,大马还是一个以推动经济成长为优先,着重社会发展的国家。

广告

以营商环境丶竞争力丶贸易额等指标来看,大马在全球的表现还是上乘的。

尽管人们对政府政策有诸多批评,但是,不能否则的是,在基本面,政府奉行的仍然是自由资本主义开放政策。

政府推行重商政策,推动市场经济,开拓外国市场,努力和国际接轨,包括率先加入TPP,都证明了这是不变的路线。

此外,本国的民间企业相当健全,从跨国企业到中小企业,从国内到国外,已经建构了稳定的价值链。

广告

特别幸运的是,在全球经济放缓,国内外投资都紧缩的这个时候,大马吸引了中国投资,让经济找到另一个源头活水。中国有上千亿的投资,准备进入大马的房地产丶铁路丶港口丶工业园丶旅游等项目,一些项目已经进行中。

资金以外,中国式的技术丶管理和效率,也值得大马企业借镜。

当然,有一些批评,指中国投资缺乏“溢出效应”,譬如少用本地劳工丶技术和管理人员;对本地的中小企业帮助不大;使用本地的原材料不足等。

这些批评,固然有部份事实,也值得政府关注,以便寻求改进。毕竟,中国投资还是在第一波,有很多地方是在摸索阶段,必须要有一段时间来和本地中小企业建立接口,增加使用本地的原材料,以及培训中方所需要的本地人力资源。

然而,如果因为这些不足之处,就指中国投资“抢了本地人的饭碗”丶“把大马卖给中国”

等等,未免过於情绪化,也和常识脱节。可悲的是,甚至还有一部份华人也是如此想法。

如果把中国投资政治化,成为政党操作的工具,那就更加可悲,伤害国家利益。

重点是,大马目前一边走向宗教化,另一边却也朝向现代化;而宗教化和现代化,其实是矛盾和相对的方向。

大马华人在这个历史的关键,要以高度的视野来看待大局。华人必须要有集体的智慧和共识,结合主流族群和政治力量,协助推动现代化的进程,从而延缓宗教化的进程。

一旦国家全面现代化,经济搞上来,思维和世界主流结合,所有人民,包括马来民族分享到发展的好处,也会产生自信,或许能够摆脱保守和狭隘的宗教主义。

这是我对今後大马的期望。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Chinese Malaysians at historical crossroads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