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不能拒绝未来

2017-01-20 12:27

郑丁贤‧不能拒绝未来

大马未来要面对的问题,其实和其它国家没有很大不同。实际上,一些问题已经在其它国家发生,日本的人口老化,让经济一蹶不振,欧洲的经济转型,年轻人找不到工作……。

“我们可以对今天的大马,有种种的不满;但是,这不能阻止我们想要建设一个更美好的未来。”

广告

在一项和媒体代表的餐叙上,青年及体育部长凯里为TN50(2050国家转型计划)作了一个注脚。从他的身体语言,我看到他对这个计划注入的热情,以及对未来的期望。

在现有众多政府领袖之中,凯里应该是最资格谈“未来”的部长。比起其他过六望七的领袖,他今年才41岁,还有长远的未来。

由他主导TN50,有世代交替的前瞻意义;在政府和政党层面,也显示首相纳吉对他的信任和支持。

这个概念也是他率先提出,尔後获得首相纳吉的接受;说起来,是他的baby,心头爱。

“TN50要带领国家转型,不只是取得经济成长,而且要探讨未来发展,包括环境保护丶人口老化丶公共交通丶就业和劳力……所有领域的需要。

“譬如,自动化的趋势会取代人力,使到未来的工作机会减少,年轻人没有工作,怎麽办?

广告

人们的寿命愈来愈长,人口也逐渐老化,如何提供乐龄人士的需要?环境和医疗品质下跌,人们如何维持健康生活?”

大马未来要面对的问题,其实和其它国家没有很大不同。实际上,一些问题已经在其它国家发生,日本的人口老化,让经济一蹶不振,欧洲的经济转型,年轻人找不到工作……。

这一些,以後都无可避免的在大马发生。奇怪的是,大马人对世界的巨大变化,没有甚麽感觉,反而热衷於国内纠缠不休的争执,特别是种族和宗教争议。

当然,生活在多元社会,这也是我们必须面对的现实。我问凯里,TN50会不会讨论国人永远都无法达致共识的种族和宗教问题。

广告

“我们无法逃避这些课题,TN50会有这方面的讨论;但是,我不能保证说,到时我们就终止土着优惠政策;然而,我们会采取不同的步骤,尽量更加包容,找出共识,专注在彼此都同意的部份。

“我们的目标是为未来着想,让大家用理性和智慧去讨论走向未来。”

我想起邓小平1978年访问日本时,被问到中日争执的钓鱼岛要如何解决。邓小平的答覆是:“我们这一代缺少智慧,谈这个问题达不成一致意见,下一代比我们聪明,一定会找到彼此都能接受的办法。”

大马的种族和宗教争论,或许应该要用邓小平的方式处理,把争论搁置下来,专注於国家的发展,特别是改善经济丶民生丶环境问题。这些是TN50可以发挥的领域。

一旦大马社会发展到先进国的水平,多数人民是中产和资产阶级,思想更加成熟和包容,族群和宗教争议应该就会淡化。

国人对国家的现状有很多不满,对2020宏愿失望,对“一个马来西亚”失落,但是,大家不能对未来没有希望。

TN50将是一个由人民丶专家丶政府相互讨论而形成的一个未来国家纲领,华社不管喜不喜欢,都不应该置身事外。特别是华裔新生代应该通过各个管道,积极参与讨论。

这才是大家的未来。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Don't say "no" to our future


广告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