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俐萍‧登高望远──对阿邦佐的期许

2017-01-21 10:45

何俐萍‧登高望远──对阿邦佐的期许

论资历,阿邦佐哈里接任首长是不受争议的。但有珠玉在前,阿邦佐哈里上任后最大的挑战是要如何延续阿德南的政策,甚至是要苦思如何比阿德南做得更好。

已故阿德南3年前出任首长,多次提到他出席活动听到别人称呼他CM时,他不断环顾四周,寻找CM的踪迹,也向旁人探问CM在哪?忘了本身当时已是堂堂的一州之长。

广告

3年一晃而过,当阿德南鲜明的形象已在人民的心中逐渐扎根时,砂拉越人面对他猝逝的愕然和悲痛,也得重新调适,学习改口称阿邦佐哈里为首长。

论资历,阿邦佐哈里接任首长是不受争议的。但有珠玉在前,阿邦佐哈里上任后最大的挑战是要如何延续阿德南的政策,甚至是要苦思如何比阿德南做得更好。

砂拉越政府在阿德南病逝后宣布砂拉越进入7天的哀悼期,而阿邦佐哈里在哀悼期第3天宣誓就任。从上任的第一天开始,阿邦佐哈里闭口不谈上任的感想,也绝口不说未来的大计,短暂数天的“清静”让阿邦佐哈里必须尽可能的厘清思路,对执政的方向要有很清晰、明确的轮廓,还有悬空的副首长职,他升任首长后留下的两个部长职都是让人唾涎欲滴的肥肉,该如何取舍及从中布局,是友也可以是敌的政治同盟在观望中也寻找伺机出手的机会。也可以说,处在权力巅峰的阿邦佐哈里,在形势和声望一片大好时,其实也身陷在“一著不慎,满盘皆输”的危险局面。

上任第7天,阿邦佐哈里显然在沉潜中掌握到自己该往的方向。

也在看似别无选择,必须朝阿德南早已铺好的路往前行,阿邦佐哈里如同当年阿德南上任时背负泰益玛目留给他的政治包袱,如今的他也必然须活在阿德南留下的强大影子下,他其实也悄悄开始筑一条属于他─阿邦佐哈里之路。

至少在首个7天,他做对了几件事。

广告

一、丧期内不谈政治,尊重逝者,也展现与民同哀伤的基本风度。

二、宣布内阁暂不改组,不填补副首长空缺,不擢升助理部长或召新人入阁,尊重阿德南组成的领导班底,又给自己更多的时间和足够的空间去探索要如何调兵遣将,把适合的人摆在最适合的位置,最考验的是还得避开挑起政党和附属政党之间的争端,同时又得避免顺得哥来失嫂意。

三、主动和巫统切割,既表明任内绝不让巫统东渡,又向联邦表明心迹,砂国阵不需要外来政党,杜悠悠之口之余,又显新首长上任的第一波气势。

四、延续阿德南的政策,完成阿德南未了的心愿,兑现已许下但未实践的承诺,借阿德南搭下的平台,设法先让自己站好,再慢慢站稳。在过去三年和联邦谈判和争取自主权的协商路,虽然已取得不错的成果,但后期似乎出现停滞的尴尬情况。在人民期望甚高的眼前,棘手的任务交到阿邦佐哈里的手上,该如何突破固然是压力,若能挺直腰杆向联邦索回属于砂拉越的一切,当成功在望,也是阿邦佐哈里吐气扬眉时。

广告

三年前,阿德南上任时,我曾写下一篇“登高望远─对阿德南的期许”,今天我同样寄望阿邦佐哈里也有同样的恢宏气势,成为继阿德南之后,让砂拉越又多一个让砂人骄傲,也让“马来亚”人既妒忌又羡慕的领袖。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