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诚·特朗普与马来西亚

2017-01-25 12:18

惟诚·特朗普与马来西亚

至于大马曾经积极配合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在特朗普的一道政令下被撤回后,有人会觉得这也会冲击马美贸易关系,但我国向来奉行经贸多元化,因此我们依然能够在其他的贸易框架下与包括美国的其他国家合作。

被外媒称为“政治素人”的特朗普终于在上周正式就职美国第45任总统。或许因为受过特朗普的气,也看不惯特朗普的自大,大部份美媒在报道其宣誓仪式时似乎都没有说什么好话,不是奚落他对夫人梅拉尼的“零关怀无尊重”,就是嘲笑他的肢体语言和推特内容,再加上宣誓词内容多是老调重弹,没有明确的决策和方针,所以这一场宣誓仪式,相信有很多人都已经当成是一种娱乐,看看、笑笑就好,再也不能认真。

广告

当然,尽管很多人都不屑这位新总统,但特朗普毕竟是通过合法途径上台的,而且又是掌握美国军政、统领民主世界的实权总统,举手投足都能牵动国际政局,因此美媒和民众在一片奚落和嘲讽的声浪中,亦难掩对未来的焦虑,特别是华盛顿出现一系列反特朗普的街头示威,让更多人担忧美国社会会在特朗普领政时期加速分裂,所以无论美国在外交上陷入第一世界大战前的孤立时代,还是在内政上步入南北分裂时期的民粹时代,对他们而言,都是对美国不利的。

这些都是美国人对当下时局的疑虑。然而,担忧前景的又何止美国人,其他国家的民众也与他们同忧,所以在民粹主义尚未席卷全美之前,猜疑和忧虑就先已席卷拉丁美洲、欧洲、亚洲各国,而每个国家或将受到不同程度的影响,就连特朗普曾示好的俄罗斯和台湾,都因其政策不明、方针模糊,而对特朗普的态度有所保留。目前经济疲软的大马,也因为内需和马币走软而变得更易受外围因素影响,所以特朗普时代的开启多少会对我国产生冲击,但这冲击短期来讲是有限的。

坊间所担忧的,未必是马美投资关系生变,因为大马和美国的关系向来是友好但不紧密、合作但不结盟。当然,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是符合我国利益的,一来在大国博弈的国际政治版图内维持中立,成为东盟乃至本区域的中坚力量、二来能够在美国和中国之间左右逢源,避免两国交恶后殃及自己,这种特殊的地域平衡元素让大马能够吸纳美商投资,这突显在美商在马的直接投资(FDI)上,如去年第3季度的数据即展示美商在马投资的流入量(Inflow)达44亿令吉。

然而,特朗普主张美国优先主义,已不只一次要求美商撤回本土,这项主张对在马投资的美商是有影响的,但特朗普内阁多由商界大腕等上流社会人士所组成,搞政治、订政策毕竟是社会艺术,因此无论是白手兴家或上亿身家,这在白宫和国会山庄内是没有意义的。

在这种情况下,他们或需半年至1年的时间才能搞懂微妙的政治运作,进而让特朗普的美商回流政策需要一段时间才能完整浮上台面,再加上美商在本地有汇率优势,所以估计短期内不会贸然撤资。

至于大马曾经积极配合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议(TPP),在特朗普的一道政令下被撤回后,有人会觉得这也会冲击马美贸易关系,但我国向来奉行经贸多元化,因此我们依然能够在其他的贸易框架下与包括美国的其他国家合作,再加上特朗普不要的是TPP,这是前总统兼政敌奥巴马的政治遗产,撤除是情理之内,作为商人,他对跨国合作有自己的一套想法,所以待内阁顺利沉淀,特朗普或会推出自己的跨国贸协,而这份贸协的规模也会大幅缩小,就看大马到时有没有兴趣。

广告

另外,我国目前非常积极吸纳中国投资,目的就是致力减少美商和“特朗普效应”对本地金融、经贸和内需市场的冲击,所以短期内,其商贸影响确实有限。不过,在地缘平衡上,特朗普政策的影响反而较商贸还来得大,因为中资的加持多少能让本地市场回稳,但在一些议题上,比如南海主权争议,我国政府对中国的语气搞不好因而必须平缓,而且特朗普上任后已有撤出南海版图的打算,进而将打破南海现有的权力平衡,在这方面,我反而是比较忧心忡忡的。


广告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