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老男孩过年

2017-01-29 12:28

郑丁贤‧老男孩过年

就是在这一个时间点上,大家凝聚一股傻劲儿,努力搞出一种氛围。藉这个时候,放下华人家庭一般的冷漠刻板,说平常收起的关爱话,表达平常收起的关怀,敢敢释放,敢敢快乐起来。

最美好的过年,是在笨小孩的年龄。那时候,祖父和祖母都还健在,对过年的要求很高;过年之前的几个星期,就开始准备吃的穿的,必须打点得妥妥当当。

广告

除夕当天,简直是绷紧神经,全体总动员。

屋子洗了又洗,厨房锅镬一直冒着热气。来到傍晚,家庭成员和公司员工聚集,分几张桌子,一起吃年夜饭;炸肉丸、刈包、卤鸭、炒年糕……就是老福建的古早味。

高潮是在子夜,拜了天公,开始放鞭炮。百尺长的鞭炮,从地面到二楼来回串挂,由壮年的父亲点火燃放,哔哩叭啦火光四射,笨小孩即刻摀起耳朵,不知过了牛年马月,才停息下来。如果真有年兽,也已逃之夭夭。

第二天早上起来,庭院彷佛铺上一层厚厚的红地毯,让人就想躺了上去。

当时太小,不懂得问祖父母,为甚么要这么隆重的过年。然而,如果他们回答,答案应该就是“传统”。

这就是传统,传统得特别有味道,暖哄哄的。

广告

就是在这一个时间点上,大家凝聚一股傻劲儿,努力搞出一种氛围。藉这个时候,放下华人家庭一般的冷漠刻板,说平常收起的关爱话,表达平常收起的关怀,敢敢释放,敢敢快乐起来。

然而,不知甚么时候开始,或许是离开了大家庭,上一代陆续离去之后,再也没有这种年味儿。

过年依然很忙,但不是为了庆祝过年而忙,而是赶工作,挤商场,塞交通。

过年,变成一种应景,应酬,以及压力。

广告

到了中年,过了人生最紧张的阶段,回味童年的过年,又有了一番新的体悟。

过年,其实是时间对我们生命的一种提醒。它提醒我们生命中最美好的岁月,美好的家人,美好的情怀。

它也是时间的指标,在这个新年的开始,对生命产生新的认知。

我们或许回不去大家庭的年代,找不回逝去和失散的亲人,做不出传统的新年菜肴;甚至是放鞭炮也没有那红彤彤的炮衣地毯。

但是,我们可以找回过年的情怀,像傻子一样的相信过年,像笨小孩似的享受过年。即使已经不年轻,也可以像老男孩,老女孩一样的过快乐的年。而且,我们还可以相信年兽已经被吓跑,新的一年会更好。祝福大家,鸡年平安顺利。

P/S可以的话,还请政治人物们在过年时放过大家,不要再制造无谓的争议,也不需要借新年贺词大作文章;就让大家平静一些,过个没有政治的年。


广告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