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权力的祭品

2017-02-17 10:34

郑丁贤·权力的祭品

在残酷的宫廷政治中,一个无权无势的流亡太子,连生命都朝不保夕,即使要明哲保身,也会引起当权王朝的戒心和敌意。金正男过着一些不长进的颓废生活,沉醉女人和赌博,是一种放弃,也是苟且偷生,希望那个弟弟能够放过自己一马。

关于金正男,世人所知不多。如果没有这次的谋杀事件,也不会有多少人注意他。在权力斗争中,他早就是个出局者。

广告

世人对他的了解,大概只是他失去父亲金正日的欢心,成为废黜的太子,流落海外,不谈政治,只爱声色犬马,然后遇害。

如此之人,看来没有大将之才,也缺少雄心壮志,无力挑战金正恩,也不能改变朝鲜。

大抵正确。和金正恩的横空出世,惊恐全球,真的不能相提并论。或许,这就是金正日当年看准正恩,废掉正男的真正原因。

然而,大家是否有发觉,扭转金正男政治生命的事件,是2001年他拿了假护照要去东京迪士尼乐园玩,结果被日本警方扣留和驱逐。这也造成父亲金正日震怒,转而扶植当时还是孩子的小恩恩。

当年已经30几岁的正男,不可能是童心未泯到用假护照去会唐老鸭和米老鼠,而是为了满足他的孩子的童真,才如此冒险闯关;看来,他至少还是个好爸爸。

而迪士尼是西方人打造的欢乐、梦幻和理想世界,和冰冷的朝鲜彻底不同;金正男不把孩子送回平壤而是选择迪士尼,显得他还有人味。

广告

在残酷的宫廷政治中,一个无权无势的流亡太子,连生命都朝不保夕,即使要明哲保身,也会引起当权王朝的戒心和敌意。金正男过着一些不长进的颓废生活,沉醉女人和赌博,是一种放弃,也是苟且偷生,希望那个弟弟能够放过自己一马。

即使金正男表示自己无心政治,向金正恩表达效忠,也不能消除当权者的疑虑。

和所有封建王朝的权力斗争规则一样,当权者为了巩固权力,必须消灭所有可能的威胁者,愈是独裁者,就愈把权力广场清理得一干二净;金正男额头上烙上金家长男的印记,血统的纯正性还胜过正恩,这是他的原罪。

这个原罪,注定他的命运;除非他当初比任何家族成员更加冷血残酷,先铲除自己的对手,否则,自己就成为别人权力下的祭品。

广告

这也让世人更加看清权力斗争的本质。现代西方国家的政治运作,是通过民主程序来分配权力,让权力不会过度集中,也淡化了政治斗争的残酷本质。

在东方社会,封建遗毒太深。在独裁的国家,武夫可以重覆宫廷戏码,公然清洗对手。而披上民主戏袍的国家,也可以假冒民主之名,行独裁之实。

国内某些政党亦复如是。有者创党以来,打的是拯救大马的旗号,行的却是一路清除党内同志;可以拥抱昔日敌人,同时铲除党内同志,为的不就是实现一家大统的王朝。

头脑稍微清醒者,问说:何以政党的立场翻来覆去,原则时东时西?

看看一路以来掉落的人头,颗颗都是登上权力神台的祭品。这才是真正的立场和原则啊!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