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主沙巴?

2017-03-01 11:52

谁主沙巴?

盛传州议会将在3月底,或是更早解散。这一场州选,将是前所未有的剧烈,它将是国阵和反对党的决战,也是反对党和反对党的殊死战;它是本土和外来的角逐,也是本土和本土的杀戮。

我从沙巴首府亚庇出发,车子往斗亚兰(Tuaran)的方向前进。

广告

斗亚兰距离亚庇大概35公里,不算偏远;但是,沙巴的城乡落差很大,一出了亚庇,感觉就像回到上世纪60年代的光景。

这一次走访沙巴,是因为州选举可能提前举行;来到斗亚兰,是因为沙菲益阿达的人民复兴党(Parti WarisanSabah)来到这里举行集会。

沙菲益是值得关注的人物,特别是在沙巴。他和前副首相慕尤丁一起被巫统开除,失去了党副主席,也终结了联邦部长职位。不过,他没有加入马哈迪和慕尤丁成立的土团党,而是回到沙巴,成立了这个本土多元种族政党。

无疑的,这是一股令人瞩目的潜在政治力量。不满沙巴国阵的人士,希望它能够异军突起,撼倒国阵,或是削减国阵议席;而沙巴国阵人士,则希望能够在复兴党坐大之前,及早重创它,最好是消灭它。

而沙巴政界人士都相信,首长慕沙安曼要提前举行州选,其中一个考量就是不要让沙菲益有更多时间扩大影响力。借闪电州选,对沙菲益斩草除根。

究竟沙菲益和复兴党有没有能力威胁沙巴国阵?这是我此行要找出的答案。

广告

来到斗亚兰的集会,是正午时分,烈日当空;草场上搭起的布蓬,未能完全容纳近1千500个民众,有些人只能在蓬外曝晒。出席的民众,以穆斯林巴瑶人(Bajau)占多数,也有显著的卡达山杜顺姆律人(简称KDM),平衡的反映了斗亚兰的选民结构。

巴瑶是沙巴主流的穆斯林族群,可说主宰了沙巴政治;沙菲益正是巴瑶人,尽管他来自沙巴东岸的仙本那(Semporna),但是,在斗亚兰这个西岸的巴瑶人地带,看来还是有号召力。

沙菲益的演讲,主要抨击国阵的腐败,以及忽略了沙巴的发展。或许已经是老生常谈,出席者的反应只是一般。

复兴党去年底成立以来,沙菲益带领党领袖巡访沙巴各地。本地媒体同行转述,它的集会,从遍远地区能够吸引数百人,到城市地区吸引3千人,可以看出它有一定的实力。

广告

沙菲益不只走访穆斯林地区,也走进非穆斯林KDM地区,以及华人区。

从中看出,沙菲益雄心勃勃。他不仅要在穆斯林选区压倒国阵,也要打入非穆斯林的政治地盘。

复兴党以多元种族政党的形式出现,反映了沙菲益强盛的企图心。不过,这也对其它反对党形成压力,担心和不满遭到复兴党的威胁。

回到亚庇,我约见复兴党副主席王鸿俊。他曾经是沙巴行动党州秘书,也是州议员,后来跳槽复兴党。

见面时,他强调自己不是政治青蛙;加入复兴党,是基于本身是沙巴子民,更加认同沙巴本土政党。

“沙巴行动党永远只能够成为行动党的沙巴分部,听命于西马,不会有很大作为;复兴党是本土政党,才能为沙巴人争取权益。”

他强调,复兴党作为多元种族政党,能够代表全体沙巴人,因此必须在不同族群的选区上阵,不能局限于穆斯林选区。

然而,这也威胁到原有的反对党,包括行动党。他坦承,目前反对党进行的协商,并没有重大成果;各反对党都要竞选有胜算的选区。

“要和国阵进行一对一的竞选,已经是不可能的事。”

反对党阵营中,有不下于10个政党,包括多元种族、KDM、华基和穆斯林政党。几个月来各党不但未能整合,反而枪口对内,互相攻击,这也是国阵乐于见到的局面。

盛传州议会将在3月底,或是更早解散。这一场州选,将是前所未有的剧烈,它将是国阵和反对党的决战,也是反对党和反对党的殊死战;它是本土和外来的角逐,也是本土和本土的杀戮。


广告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