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诚·我们在对牛弹琴

2017-03-08 12:19

惟诚·我们在对牛弹琴

朝鲜上月28日在联合国总部举行的不结盟协调委员会会议中曾呼吁不结盟组织关注朝鲜半岛局势,这是平壤寄望不结盟组织介入美韩军演和萨德导弹部署等国际事件的表现,而这也表明了平壤在一定的程度上信任不结盟组织,也希望透过不结盟框架来处理这些迫在眉睫的问题。其既然希望不结盟组织出面,但却又无视在不结盟组织有影响力的大马所释放的种种善意,是极为讽刺的,而这也会让人觉得,我们由始至终都在对牛弹琴,而朝鲜即是一只听不懂外交音乐的牛!

虽然已事隔三周,但金正男遇害案所衍生的马朝外交风波仍继续发酵,甚至随着大马驱逐朝鲜驻马大使姜哲而逐步升级,让两国关系继续成为国际社会瞩目的焦点。对于断交不断交,就目前所言确实甚早,因为站在大马的立场而论,在国际框架内办事、按外交惯例行动,是我国花了数十年辛苦树立的国际形象,所以我们按着外交惯例,理智并且谨慎地处理金正男案后的马朝关系,而没像非洲岛国圣多美那样,不满台湾就直接宣布与之断交,连外交照会都忘了先发。

广告

怎么说理智?如果你有留意事态进展,可以发现目前恶化的马朝关系是有顺序、有动机、有铺排般逐步升级的。在事件刚开始时,副首相阿末扎希表态说金正男案不影响马朝关系,但面对朝鲜大使的恶言相向和挑衅举动,我们先是斥责朝鲜大使、召回驻朝大使,再撤销朝鲜来马的免签证优惠,之后朝鲜使馆方面仍断断续续有令我国感觉不快的挑衅行为,再迫使我们向朝鲜使馆发出传召令,要求对方发出书面道歉,并与我国外交部高阶官员进行会面。

外交部在上周末发出这项传召令,但得不到使馆的回应,到了原定会面时间仍未有任何朝鲜外交成员赴约,如此不顾外交礼仪的做法令我国感觉受辱,才会对朝鲜大使发出驱逐令。按大马的外交惯例而论,传召朝鲜大使会面是希望对方解释事件,比如我国也曾经在2015年5月传召中国驻马大使黄惠康解释“干预内政言论”(传召令最后被撤回),这是我国特意提供朝鲜大使促成两国关系回稳的绝好机会,其只需按外交惯例赴约面谈,即有机会让大马放软态度。

就算大使觉得现阶段赴约不妥,亦可改派领事、参赞等高阶专员赴约,透过代表要求就道歉一事商议,而非保持沉默,进而导致两国关系急转直下。当然,从另外一个观点来说,朝鲜大使当时可能仍在等候平壤外务省的指示,因而无法按时赴约,若是面对这种情况,其亦有管道能向我国外交部传递使馆在“等候态度,拒绝会面”的讯息,让外交部能等候平壤的态度,多少能够暂时缓和使馆与大马政府的紧张关系。

显然,大马在金正男案后很理智、谨慎地处理马朝关系,断交并非原意,只要朝鲜方面没有继续挑衅,则两国的外交关系是有望逐步持稳,而这亦是马方希望朝鲜能够领略到的态度。只不过,在面对大马还在致力维持马朝关系的苦心,朝鲜看似是一点都不领情(或是完全领略不到?),甚至还以牙还牙,在朝鲜大使回国之时宣布也将驱逐大马驻朝大使,限期同样是48小时,让吉隆坡政府骑虎难下,不得已必须做出进一步反应,以维护国家尊严。

当然,朝鲜的以牙还牙并不是让人无解的,因为美国和韩国目前在进行联合军演,朝鲜也在周日(5日)通过试射4枚导弹来展示军事力量,令东亚局势变得极为紧张,而时机又恰好碰上我国驱逐朝鲜大使,所以他们能够借此向日韩美展示外交力量,证明平壤政府不会惧怕任何外力,甚至提醒这些敌对国家,朝鲜能够为了维持国家尊严而牺牲当前利益。若真如此,我国过去40年,甚至近三周对维持两国关系不恶化的用心,都已被不按牌理出牌的朝鲜破坏殆尽。

朝鲜上月28日在联合国总部举行的不结盟协调委员会会议中曾呼吁不结盟组织关注朝鲜半岛局势,这是平壤寄望不结盟组织介入美韩军演和萨德导弹部署等国际事件的表现,而这也表明了平壤在一定的程度上信任不结盟组织,也希望透过不结盟框架来处理这些迫在眉睫的问题。其既然希望不结盟组织出面,但却又无视在不结盟组织有影响力的大马所释放的种种善意,是极为讽刺的,而这也会让人觉得,我们由始至终都在对牛弹琴,而朝鲜即是一只听不懂外交音乐的牛!


广告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