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再成绩挂帅·生命教育整全发展

2017-03-16 10:20

不再成绩挂帅·生命教育整全发展

传统教育体系的实用功利主义以及轻视人文理想,是社会问题的导因。90年代的台湾,新闻解禁开放,尤其是自杀新闻层出不穷,不管是上班族或学生都无法抵抗压力,整个社会弥漫着不安的气氛。
林思伶(第二排坐者中)3次来马主讲生命教育讲座,启发师生认识生命教育,注重让心智平衡发展。在怡保的讲座会上,州行政议员拿督马汉顺(坐者右五)也出席聆听。(图:星洲日报)

传统教育体系的实用功利主义以及轻视人文理想,是社会问题的导因。90年代的台湾,新闻解禁开放,尤其是自杀新闻层出不穷,不管是上班族或学生都无法抵抗压力,整个社会弥漫着不安的气氛。

广告

在这样的情况下,台湾教育部于2000年,宣布设立生命教育委员会,从教育着手,启发孩子认识自己、建立人际关系、与自然环境和谐相处,以及通过了解宇宙的奥妙,延伸思考宗教、信仰、灵性发展。

台湾教育部前政务次长林思伶教授,就是被赋予重任,在台湾推动生命教育的总执行人。目前,林思伶是辅仁大学教育领导与发展研究所教授。

台湾初期推动的生命教育是从国中开始,培养孩子的信心,其教材包括:做自己真好、初生的探索、发掘自己的长处等。

由教育部推行的生命教育,原先是培训老师在一些课程上,或是配合学生事务活动,把生命教育的议题融汇贯,后来教材越挖越深,一方面往上(高中、大学),一方面往下(小学)。经历五六年的研究与开发,台湾生命教育的发展已相当成熟,它不但是随堂学习,也纳入正式课纲,成为高中和高职的必修或选修课。

走出过度重视智育

她强调,生命教育的目的是在修补华人地区学校过度重视智育的结果,希望学校重视将教育带回到学生生命的整全发展上。

广告

台湾实行生命教育后,最大的改变就是从小学到大学,已废除成绩排名,而是注重栽培学生往多元技能发展。

林思伶分享经验

不久前第三度到马来西亚演讲生命教育的林思伶教授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分享了她在推动生命教育工作上的经验。

她说,生命教育并没有一套既定的做法,毕竟每个学校的孩子,因地理环境的不一样而有所不同。

广告

她举例,台北大安区,当地的家长三分之二都是教授和公务员;而另一个地区,当地家长都是庙前的流动摊贩。两个地区学校的孩子需要的生命教育很不一样,前者需为别人着想、懂得分享和付出;后者则是需要稳定感。

读书时读书游戏时游戏

“台湾的学校每年都会订下一个目标,比如说,对环境有利的,节省塑胶瓶子,这些行动看似很微小,日积月累下来,也会有意想不到的效果。”

她强调,生命教育不会让孩子的成绩变差,所有的研究结果显示,生命教育实施效果最好的学校,孩子们的成绩也很好;这是因为生命教育也培养专注力,读书时读书,游戏时游戏,专心一致的做手上的事,可以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林思伶教授是推动台湾生命教育的先驱。(图:星洲日报)

华裔家长不太懂与孩子沟通
推行生命教育合时

林思伶曾经到过马来西亚的槟城、怡保和马六甲主讲生命教育,出席者包括家长、教师和公众人士。

她说,讲座结束后,有不少家长会在私下向她提出对教养孩子的忧虑。从这些谈话中,她发现我国华人家长非常重视教育,不过他们却不太懂得和孩子沟通,不太理解孩子的想法,也对孩子过于沉迷电脑和手机感到忧心忡忡。

不影响正规课程

她认为,大马经济正在起飞,此时谈生命教育是非常合时宜的。生命教育并不影响正规课程,而是把它贯彻在平时的课堂内容或是课外活动。

她补充,学校栽培人才时,也应关注学生的品德发展,而不是等到问题发生才来关注生命教育,那时已为时已晚。

她指出,大马不少老师和家长都听过生命教育,甚至本身也在实践着,但是他们都是各凭想像在课堂和生活上实践。

她说,虽然大马教育界没有系统化的去推动生命教育,不过只要老师率先改变,在潜移默化下影响学生和家长,看到人的价值,而不只是以成绩决定一切,相信生命教育也会在这里开花结果。

林思伶在大马办的生命教育讲座会每场只有2小时,因此无法深入去谈如何实行系统化的生命教育课程。她说,在马来西亚的讲座会只是介绍一个概况,主要启发和激励家长去想这件事,让孩子心智平衡发展,这远比学术成绩重要。

她指出,每个年龄层都有可探索的生命教育议题,尽管大马没有系统化推行生命教育,其探索方式不一样,不过家长或老师都应思考这些事情,如何有效地和孩子沟通,如何去了解孩子的想法等。
 

林思伶(左一)的演讲生动有趣,在怡保讲座会后与学生交流,了解年轻人的想法。(图:星洲日报)

家长多抽时间陪伴孩子

“家长要先改变观念,成绩固然重要,但是孩子不能只有学术,而忽略品格的塑造以及培养良好的生活习惯。家长实践生命教育的最佳方式,就是体现在爱孩子的方式。现代社会有很多双薪家庭,父母都把孩子交给外佣照顾,长久下来肯定会影响家庭关系。”

她建议家长从生活上调整步伐,多抽出时间陪伴孩子,让孩子感受到父母的爱与关心。

她指出,陪伴孩子成长也是一种生命教育。试想想,在没有手机的年代,那一年代的父母慢慢摸索和孩子的相处之道,但是现在的亲子关系缺乏这样的沟通,因为只要推一架手机或平板电脑就可解决孩子的哭闹。久而久之,亲子关系就会产生了隔阂。

“至于老师,他们在课堂上应注意语言和教法,让学生感受到老师对他们的爱和关心,同时帮助学生发掘优点,接受每名学生都有不足之处等。”

林思伶强调,生命教育必须从小扎根,让小孩长大后可以面对挫折。

活在手机里认知有落差
年轻人需面对“真实”

林思伶指出,现今的年轻人活在手机里,虚虚实实,对于手机世界和真实世界的认知有落差,因此当下最重要的生命教育就是强调“真实的自己”。

她说,生命教育随着时代脉搏转动,每个年代都有不同的议题要去面对。而当前已来到数位世界,人人手上有一架手机,人与人之间表面上看来很容易连接起来,但是每个人都活在自己的数位世界里。出生在科技时代的孩子只懂得滑手机和他人聊天,越来越少与人面对面坐下来聊天,以致这些孩子进入社会后不懂得和人相处。
 

林思伶(左)接受《星洲日报》专题组首席记者吴嘉雯独家专访,谈台湾生命教育的发展起源与近况,并启发和激励大马的家长和老师也应朝向这方面思考,在生活或教学中,融入生命教育的理念,培养学业与品格兼优的孩子。(图:星洲日报)

遇挫折不懂向他人求助

这些孩子社交网站可能有很多按赞和聊天的朋友,但是真正遇到困难时,他们可能从小没有实实在在和朋友、长辈聊天,不会好好对话,遇到挫折则不懂得向他人求助。

她说,台湾在2000年推动生命教育初期,着重于培养孩子的自信心,鼓励师长赞美孩子“你很棒、你很好”,然而这一套在今天似乎已不管用。

“现在的孩子懂得擅用手机的便利,每上载一张自己的照片,都会自拍最好看的角度,再用各种美图功能,把最好看的自己呈现出来,然而这些照片一点都不真实。”

切身体验自我良好感觉

对于活在社交网站上揽收他人赞美的自我良好感觉,林思伶也有切身的体验。

“有一次我上载一张自己理发后的照片,获得很多朋友称赞,说我年轻了二三十岁,我也为此感到很开心。不过,我也顿时明白了,现在的人都主观选择自己最美的一面给别人看,因此,生命教育不再需要处理‘我很好’而是应处理‘不真实’。”

“孩子在网上得到很多的‘赞’与赞美,如果我们还是告诉孩子“你很美、你很好、不用跟别人竞争等等”,那么当他们成长进入社会,就会发现这当中有很大落差,他们可能不如世俗般美,也没有想像那么棒。”

让孩子有勇气面对挫折

“所以,回到现实生活,当他们无法如预期中获得想要的,也没有得到拥抱与赞美,他们要如何去面对,处理失落感,就是目前生命教育要解决的议题。”

“我们必须让孩子知道,遇到困难的时候,要如何面对挫折以及具有处理问题的能力和勇气。”
 

林思伶在槟城的演讲。(图:星洲日报)

推行近17年
台生命教育未立竿见影

尽管台湾推行生命教育近17年来,各方面未有立竿见影的效果,不过林思伶并不感到灰心或失望。她说,教育是百年树人的,未能一时半刻就有显著的改变,值得庆幸的是,台湾经过二次政党轮替,生命教育并没有因此受到影响,可见有一股让人无法拒绝的重要性。

“生命是一个观念,生活习惯都是养成。在注重知育的当儿,也不能忽略品格的塑造,以及孩子承受挫折的负荷力及忍耐力。”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