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丁贤‧不在乎真假的时代

2017-03-17 12:16

郑丁贤‧不在乎真假的时代

听了朋友这个亲身经历,我有两个结论:第一,群众是不可能被教育的,特别是涉及政治;第二,真消息和假消息没有分别,只要你相信,就永远是真的,只要你不相信,就永远是假的。

不久前,朋友转寄了一条网路讯息给我,有两张图片,一张是一些塑胶手指,另一张是手指点墨投票。

广告

图下之意是,下届选举,某方面准备了很多的假手指,只要套上这种塑胶手指,可以让某些选民重覆投票。

朋友问说:这是真的?还是假的?

实在不应该问我。我头脑简单,类似的复杂高科技,我只在Mission Impossible电影系列中看过,比较适合去问阿汤哥,或许可以作为他下一部电影的灵感。

当然,如果我说是假的,恐怕会引起众怒。

我的一个朋友,上届大选时,在咖啡店看到一群人拿着手机大骂:“5万孟加拉外劳也来投票,太可恶,太可耻……。”群情汹涌,大伙要冲去投票站抓孟加拉人。

朋友一时口痒,脱口而出:“这是假消息啦,投票需要登记选民,而且要身份证……”

广告

话没说完,就有人对着他开骂:“@$,你是哪一边的,你怎麽知道没有,你这走狗……”,骂着骂着,就准备动手了。

朋友眼看情况不对,赶紧闭嘴溜人。

听了朋友这个亲身经历,我有两个结论:第一,群众是不可能被教育的,特别是涉及政治;第二,真消息和假消息没有分别,只要你相信,就永远是真的,只要你不相信,就永远是假的。

人家说,这是新时代,也是网络时代,不管真假,只要敢敢share,就有点击率,就可以成为意见领袖。

广告

大马人爱玩脸书等社交媒体,名列世界前三名,社交媒体好玩,因为可以掌握制造和传播讯息,满足人人心中隐藏的权力欲望。

传统媒体如报章,记者报道一条新闻,需要亲自听到当事人发言,还要录音为证;回到报社,主任要问三问四,确保没有听错记错;写了稿,编辑还要再三审查,才能印刷见报。

这麽一关又一关的,一是怕写错了新闻吃官司;二是怕报章失去公信力,没人相信;三是怕违反新闻行业的神圣使命──诚信负责。

3个戒条,像是悬在脖子上的利刀,谁敢造假和犯错!

时代转变了。如今人人都可以上网,人人也都可以写新闻,即使是假的,不有人会追究责任,也不会有人管你。指望大马通讯和多媒体委员会会采取行动?除非你是王室成员,或是党政要人。

政府开了一个网站sebenarnya.my,专门揭露虚假的网络消息,希望可以打击网络假消息。

我估计,这个网络的点击率,将远远低於散播假消息的各种网站和社交媒体。原因在於,人们根本不在乎真假,就像电影里蝙蝠侠形容哥登市的市民:they just don't care!

人们已经不在乎他们真或假,他们只是选择性的相信,或不相信;只要他们相信是真的,你拿出3吨的证据证明是假的,他还是相信那是真的;这也是後现代社会的一个现象。

对很多人而言,这也没甚麽不好,只是,他们愿意成为被玩弄的工具,如此而已。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