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诚.东西马融合愿景

2017-08-30 11:50

惟诚.东西马融合愿景

明天是独立60周年,而16天后即是建国54周年,我觉得,这个不应该只是我个人的愿景,而应该是所有大马人, 包括联邦政府的愿景,因为这里是我们所有人的家。大马,生日快乐。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来自砂州古晋,且还一直以砂州人的身份而感觉自豪。我在那里土生土长,见证了古晋从一座不起眼的三线城镇,一路发展成为国内颇具规模的二线城市,也见证了东马从一个不起眼的边疆乡土,成为足以动摇全国政权的重要州属。尽管在学界专研国际政治,但我仍心系砂州政治;虽然长居西马,但我依然保持着砂州选民的身份,也对婆罗洲文化存有极高的兴趣,所以都会通过各种方式,密切关注那里的政经文教。对我而言,那里,是家。

广告

我从19岁开始,就从古晋远赴吉隆坡进修新闻,毕业后投入新闻工作,若干年后再转换跑道加入教育界。屈指一算,我至今已在隆市生活了17年,也在这里成家,内人来自霹雳州安顺,再加上过去的采访经验和研究工作,我同样熟悉了东马人口中的“马来亚”或“西马”,甚至能够很好的适应各地食物 (不是开玩笑,东、西马的美食文化和口味都有落差,我刚到吉隆坡时也是吃不习惯,而在一个月内狂瘦8公斤)。对我而言,这里,也是家。

所以我友人每次笑说,我有 “两头家”,一头在东马、一头在西马。当然,他们也曾向我提出一道假设性问题,说是万一砂州真的脱离联邦,我该站哪边?对于这道问题,我每次都会回以“不可能发生”来敷衍带过。但近些年东马出现自主权运动,数落联邦的言论越来越多,两地社会的心理隔膜也越来越厚,令一些西马政客和网民感觉很不是滋味,进而对东马人存有敌意,同时,部份东马人也因为两地文化的差异和生活素质的悬殊, 也对西马人颇有微言。

因此,我近日还是花了点时间来思考这道问题的根源。我是东马人,所以我知道东马人的不满主要建立于:生活成本远比西马高、纳税拨款的不平等、基建发展的不均衡、西马优先的边缘化政策,以及西马人一直分不清沙巴和砂拉越, 还会嘲笑人家住树上的不尊重。但 我同时也在西马长居,所以我常听到西马人在埋怨,为何东马有教育和移民事务的特权?为何拒绝在野联盟的505变天大计?甚至,他们 一样对东马人分不清西海岸和东海岸,而感觉不受尊重。

这种彼此不爽的现象,在国庆月更是明显。比如明天的国庆日, 官方说辞为建国60周年,这是以1957年马来亚独立为基准,而东马人对此是很敏感的,因为大马是在1963年才成立,所以54周年才是正确的。西马人会觉得,东马人太斤斤计较,但东马人会觉得联邦政府不尊重历史。尽管两地政府早有解决方案,即是东、西马各别在官方庆典中采用不同年份,也会在916举行与国庆庆典同等的建国庆典,但坊间的东、西马人,偶尔还是会为此事而争论不休。

就这样无止境的吵下去,着实也不是办法,因为东、西马之间的心理隔阂会越来越大,时间一长必定冲击现有的联邦体制、社会结构和国民团结,届时两地人心离散, 双方存有心理芥蒂,这个国家一样也会永无宁日。当然,这是可以避免的,因为从前文中我所谈及的各种不满和埋怨,其实是源自于东、 西马社会对彼此的不了解,两地社会都缺乏理解对方地理环境、社会结构和政治现状的诚意;两地社会也不够包容,不愿屈身换位思考,一味将想法套给对方。

显然,我们缺乏的就是沟通。 西马人不能哀怨东马人的岛民心态,因为联邦政府确实对推动东、 西马融合并不积极,再加上西马的种族和宗教议题以及忽略东马的各种国策,造成东马社会对西马社会普遍存有戒心;东马人也不能不爽西马人一直搞不清楚东马地理,因为东马社会同样对半岛地理并不熟悉。当然,为两地建立沟通是一大挑战,但这是联邦政府不能逃避的问题,他们必须在未来60年内更积极且认真地促进东、西马的团结, 并增进理解、建立包容。

广告

前几天,我走在吉隆坡街头,碰到英文报记者进行街坊。 他问我,国家独立60周年,对大马有什么期许?我记得当时的我回答说:我期望这个国家的子民,在将来的心里不再有东、西马之分,让全民能够团结在一套 包括理解(Understanding)和包容 (Tolerance)的共识之下。明天是独立60周年,而16天后即是建国54周年,我觉得,这个不应该只是我个人的愿景,而应该是所有大马人, 包括联邦政府的愿景,因为这里是我们所有人的家。大马,生日快乐。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