远离市区鲜少人拜访·嘉希拉安老院需要援助

2017-09-02 13:36

远离市区鲜少人拜访·嘉希拉安老院需要援助

这家名叫嘉希拉的安老院,是早在5年前,从八丁燕带一个园丘地带搬迁至现址的依约郊区,素来因远离市区鲜少人上门拜访,更妄论捐助慈善义款。
虽然部份长者不良于行,但一对双手仍然很灵活,所以常为安老院准备食材,作为一种回馈。(图:星洲日报)

这家名叫嘉希拉的安老院,是早在5年前,从八丁燕带一个园丘地带搬迁至现址的依约郊区,素来因远离市区鲜少人上门拜访,更妄论捐助慈善义款。

广告

然而,令人感到意外的是,一个周日的早上,记者来到这家安老院时,却看到一群身穿黄色T恤的华裔义工,为“老宝宝”忙得团团转。

屋顶受潮逢雨漏水

义工团是HOC慈善之心的成员,他们各据一方,有的在为老宝宝搽铁打酒和轻轻揉搓风湿的身体部位,有的在细心为老宝宝剪发和刮胡子,还有一些拿起锄头有板有眼地种菜,使原本了无生气的早晨变得热闹温馨起来。

放眼所见,安老院有偌大的空间,只是善心人士赞助的建筑物显得残旧,长者共居一室的卧房也因屋顶脱落和天花板受潮而霉烂,每逢下雨时会漏水。

祸不单行的是,安老院唯一出门代步的交通工具,即一辆客货车,也已是高龄车,不仅拖拉门难以开关,连车的沙发也残旧,车内也生锈腐朽,亟待需要另一辆崭新或车龄不太久的客货车来取代。

居住在嘉希拉安老院的长者,常会帮助其他贫病长者做家务,如洗晒衣服。(图:星洲日报)
义工逐一为安老院的长者理发,让他们每天可以清清爽爽过日子。(图:星洲日报)
善心的义工正为其中一名瘦骨嶙峋的长者修剪指甲。(图:星洲日报)

收容所变安老院

广告

这家安老院的幕后推手是两位古道热肠的印裔男女,他们是分属好友关系,早在15年前就携手创办和经营至今。

其中一名创办人诺艾希拉细说从头,表示他们以往是收容露宿在八丁燕带大街小巷的流浪汉,后来不断有人把孤苦无依长者载往该中心,时至如今演变成有人将家里的长者也寄养在该处。

“我们如今收容了50名来自不同家庭背景的老人,其中有80%是无收费,其余20%有收费,这些收费只可以勉强可以补贴常月开销,经常会入不敷出。”

安老院常月开销为3万令吉,一天的膳食费已需数百令吉,加上水电和交通费等,财力相当据拮。

广告
诺艾希拉(左)耐心地为一位老婆婆喂食。(图:星洲日报)

费用介于500至700令吉

诺艾希拉指出,安老院有向家庭经济许可的人士征收托养费,费用是介于500至700令吉,其中700令吉是肢体瘫痪病患,相对城市地区是相当廉价。

她说,目前仅有一名瘫痪病患,其家人将在近期接送他回家。

这些年来,安老院收留不计其数的长者。曾经最高龄的人瑞有106岁,身体向来无恙,惟辞世前一天生病,次日就撒手人寰了。

她希望,有善长仁翁能慷慨捐赠客货车,同时有承包商愿意报效建材和协助维修屋顶和天花板,避免长者们频频面对下雨漏水弄湿睡房的苦恼。

安老院的床位足够,但因天花板损坏和穿洞,以致经常面对漏水问题。(图:星洲日报)
老旧的客货车,是嘉希拉安老院唯一可以载送乐龄长者外出活动的交通工具。(图:星洲日报)

 

诺艾希拉:我们的安老院,是建在占地大约四英亩的地段上,目前收容了50名长者,倘若没有公众捐助,我们的生活将陷入很大的困境。(图:星洲日报)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