值班时间太长 不成文传统‧ 待命36小时挑战医生

2017-09-05 09:50

值班时间太长 不成文传统‧ 待命36小时挑战医生

我国卫生部曾披露,2014至2016年期间,医护人员执勤或在下班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肇因大多是打瞌睡以及疲劳驾驶所致;因此,大马医药协会(MMA)呼吁卫生部检讨医生长时间工作和值夜班的问题。

“On Call(待命)36小时”对现实中在政府医院服务的医生来说,不是一部三色台港剧名称,而是他们的生活常态。

广告

除了日常工作的8小时,他们需长时间待命,随时救治病人,这意味着他们没有普通上班族朝九晚五的生活,工作几乎占据了他们全部的时间。

我国卫生部曾披露,2014至2016年期间,医护人员执勤或在下班路上发生交通事故,肇因大多是打瞌睡以及疲劳驾驶所致;因此,大马医药协会(MMA)呼吁卫生部检讨医生长时间工作和值夜班的问题。

待命即加班
值班26小时属正常

在我国政府医院里,医生可分成三类,即实习医生(Houseman)、医生(Medical Officer)以及专科医生(Specialist)。

其中,前两者的工作时间可长达20至30小时,连续26小时工作属正常情况。所谓的“On Call(待命)”,实际上就是“加班”。

石医生:没待命36小时这么长

广告

在政府医院服务的石医生说,他们一般的上班时间为早上8时至下午5时,若当天需要待命,便从下午5时开始“加班”,直到第二日早上8时。

“待命”结束后,实习医生可回家休息,不过正式医生仍需要继续日常工作,到下午5时才能下班。

“实际上现在也没有待命36小时这么长了。”

而长时间待命真的有必要吗?

广告

拉文德兰:部份医院采轮班制

大马医药协会(MMA)主席拉文德兰表示,他并不建议医生工作这么长时间。

“比如现在政府推出8小时轮班制,他们可加班4小时,但若连续工作30至36小时,任何人都会感到疲累。”

他提到,虽然部份医院开始采用轮班制,不过大多数的医院还是遵循旧“制度”。

“无数医生投诉过工时太长的问题,不过,实际上是家人向卫生部和本协会投诉。”

他说,实习医生不敢抱怨,不敢向上司要求休息,回到家后跟家人诉苦后,家人便寻媒体管道或直接联系卫生部反映。

他建议,一周工作不超过75小时是较为合理,而且应给予实习医生一周至少休息一天。

他说,现在的制度是2+2,即实习医生在政府医院实习2年,转正后再工作2年。

在实习期内,他们将在每个岗位上待4个月,仅有2周假期,所以实习医生无法随意请假。

“他们即使说一周休一日,可是休假当天必须到医院巡房后才能离开。”
 

拉文德兰表示为了病患的福祉,医生的工作时间不应太长。(图:星洲日报)



10年前政府医院“待命”
时薪约7令吉

拉文德兰指出,私人医院的医生只需在办公时间上班,除非病患有需求。

杨医生补充,私人医院是以营利为主,因此人员配置无法直接到位,聘用的正式医生不多,“待命36小时”的情况也是比较少,一般病症较为严重的病人会直接转送政府医院。

罗医生也承认,虽然很想留在政府医院服务,可是基于现实的考量,他只好转向私立医院。

那私立医院的待遇,和政府医院差多少呢?

他举例,10年前在政府医院时,“待命”15小时的津贴约100令吉,粗略估算时薪是7令吉,与快餐店打工的工读生相差无几。私人医院待命时薪70

“私人医院的时薪约70令吉,若还有其他工作如抽血等等,也额外算入薪水里。”

目前在政府医院肿瘤科服务的陈医生,一周工作5日,每日工作时数约8小时,一个月待命次数为2至3次,人手不足的话便需增至4到5次。

虽然相比起菜鸟医生,他的状况是“已经一番寒彻骨,已得梅花扑鼻香”,但待命的时薪亦不算多。

“若周一到周五期间待命,工时30小时的话是200令吉,周六日的待命是一日220令吉。”他笑道,现在即便要求他长时间待命,他也会拒绝。



杨医生:趴桌躺地补眠是真的
大医院才有休息室

杨医生透露,确实曾碰到过有同事值班后,在回家的路上发生意外事故去世的事件,但对于拉文德兰提出安排交通送医生回家的建议,他则认为不现实,还不如提供休息室让医生补眠。

“因为不是每个科室有休息室,有些好一点的医院才有公共休息室。”

一般只有较大型的医院才备有休息室,一些偏远又或者小规模的医院,即便是正式医生也只能各施其法解决补眠问题。

“网上流传过一些照片,是医生趴在桌上睡,甚至是躺在地上睡的,这都是真实的。政府医院最大问题是设备和空间不足。”

杨医生说,休息室的位置应远离科室和病房,而且得环境舒适,否则医生会抱着“不如强忍着回家睡”的念头。

他认为,其实随着医生的增加,其工作压力已大大减轻,但是护士人数却比医生还要少,结果导致一些实习医生要做抽血等与医疗诊断无相关的护士工作。

“现实的医生生活是很痛苦的,并不是像电视剧里演的那么高大上。”



罗医生:一个月待命10次
曾经值班72小时

其实,“待命36小时”是一种不成文规定,对医生来说,与其称之为“制度”,还不如说是一个传统。

仿佛没有经历过忙得连轴转的实习生涯,就跟没有经历过九九八十一劫,取的不是真经一样,成不了真正的医生。

从英国留学回国后,罗医生在吉隆坡一家大型的政府医院实习,其中最高的值班时长纪录是72小时。

“当时是在妇产科,正好碰到节庆,所以华裔医生就连续两日值班,只有在晚上趁病患都安置好后,匆匆去睡一两个小时,再接着看病人。”

他说,实习期最高的纪录是一个月待命10次,平均两、三日就得待命一次。

挑战意志力耐力

不过,他也强调当时是医生短缺的年代,他一人需看顾40位病人,那种辛苦可想而知。

“可能是我们一路就这样走过来,所以不觉得‘待命36小时’这种不成文的制度有甚么问题。”

他对现在投诉此“制度”的人表示不解,他认为这是作为医生的职责,可借此挑战个人的意志力、耐力等等。

“当医生没那么简单,但若连你的体力都无法负荷,你怎么去救人?如果在疲累的状况下判断错误,那你没资格当医生。”

根据他的观察,一般作出误诊的医生,恰恰并非是正在待命的医生,因此他相信“疲累”不是误诊的原因。

“当然,一个月安排4至5次是比较合理的,只有人手严重不足时,才会出现待命10次的现象。”

杨医生:并非36小时都在工作

曾在政府医院急诊室工作的杨医生指出,虽说是“待命36小时”,但并非36小时都在工作,而且加上医生人数越来越多,有些科室会相对轻松,比如眼科和小儿科。

“每家医院值班制度不同,很多大医院急诊室会分三个时间段,分别是早上8时至下午3时、下午3时至晚上10时,以及晚上10时至第二天早上8时,也就是意味着无需直接工作36小时。”

他表示,如果在人员配置很充足的情况下,每人只需要工作一个时间段,即便是一些小医院在人手不足的情况下,急诊室的医生也不会连续工作36小时。

“他们可能会在早上值班后,中午开始休息、吃饭、睡觉8小时,然后晚上会再回来值班。”

尽管这样的值班时间亦长达16小时,但他认为,此安排是合理的。

“骨科、内科等科室的医生会更疲惫,在他们下午5时完成日常工作后,开始值班,他们需要救治其他科室转介的病患,比如还要诊治急诊室里所有的病患等等,他们一个月大约待命4至6次左右。”

兴趣激情不可缺
带使命感闯关

“待命36小时”仿佛是医学界的十八铜人阵,成功闯关之人便能正式出师,未能闯关者只得中途离场。

罗医生表示,现在许多人过于低估医生的工作量,以为只要念完医科就有份好工作,却没料到原来是这么辛苦。

“如果家长为此投诉,对孩子的前途更无益处,令他们在大医院里无法立足,没有经过这个阶段,他们不会成为好医生的。”

陈医生认为,如今的实习医生待遇已有所改善。

“实习医生如果熬不过那段时间,以后怎么去面对更大的压力?而且现在值夜班的医生,第二日就能休息,要比我们当时的情况好了。”

他们不约而同地指出,若缺乏兴趣、激情和使命感是无法闯过“十八铜人阵”。意欲从医的你,是否已经准备好了呢?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