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钦亮 ·残酷狼父和不出手相助

2017-09-10 13:12

郑钦亮 ·残酷狼父和不出手相助

当这些读者反应带到我们内部讨论之后,也是一个争议性话题,但不是从法律角度切入,而是从人道立场来看,最后众多同事认为减少让受害者面对二度伤害的做法,并不表示对干下兽行者的仁慈;同样的,对那些人面兽心者进行无论多么狠毒的咒骂,也减轻不了受害者的痛楚。

这几天有一些话题性和争议性的新闻,比如被控两年前开始每日性侵15岁女儿3次合共623次的狼父判监1万2463年和鞭笞24下、曾因强奸女儿被判入狱12年的狼父出狱后竟多次奸污7岁孙女儿、3名匪徒持巴冷刀在自助洗衣店抢劫妇女时,店内有二男子被指“冷眼旁观”。

广告

上个月也有一宗轰动全马的乱伦新闻,祖父、父亲和两名叔叔都是恶狼,轮流奸污一对19岁和14岁的姐妹,导致14岁的女孩怀孕后才揭发此家庭悲剧。

不是想说什么道德伦理的大话题,只是想和大家分享目前那些网民是如何为这些事情执言,当然这些讯息都是取自我们《星洲日报》的官方脸书留言,只是人间一角,虽难窥全豹,也可作一方参考。

对性侵女儿623次的狼父,出狱后奸污孙女的狼爷爷以及那4个父子狼,一旦他们被控上庭,法律上没有明确禁止媒体公布犯人的样貌和名字,再说公布身份也可以作为警戒世人莫要干下兽行,不然你此生将会以真面目面对世人的唾弃。但是此类案件的受害者是弱小女孩,她还得面对生命一段长远的未来,公布她狼父或狼爷爷的身份,岂不等于也公开了她那激痛且不堪启齿的私隐?这一生将如何过?

网民对此个案的看法,九成以上是对兽父兽爷爷施以言语上的“凌迟”,骂得有多狠毒就有多狠毒,实在不便摘录,却也有一股声音说刊登他们的照片,等于是对受害女孩带来二度伤害。

当这些读者反应带到我们内部讨论之后,也是一个争议性话题,但不是从法律角度切入,而是从人道立场来看,最后众多同事认为减少让受害者面对二度伤害的做法,并不表示对干下兽行者的仁慈;同样的,对那些人面兽心者进行无论多么狠毒的咒骂,也减轻不了受害者的痛楚。

所以说,我们的新闻处理有时会在较后作调整,正表明我们都有在聆听和思考读者的意见,而且是耳听八方后集思广益才拍板。没有人的看法是绝对正确的,但不让受害者再度受伤的关心,这想法和做法不会有错。

广告

另一个“道德考题”是3名刀匪在自助洗衣店抢劫妇女时,店内不受匪徒注意的其他人该如何反应?从视频可看到店内另两名男子完全不受匪徒青睐,他们也完全没有任何介入的动作,总之根本像个淡定的局外人,但是只有少数的网民抗议并责问为何他们两个大男人不仗义退匪,更多人都认为不插手才是明智的。

为什么说不帮忙妇女退匪反而是对的?

理由有三,一是他们有刀你空手,打不过;二是你若成功制伏匪徒而让他们受伤或致死他们,可能会被控刑事罪,帮不过;三是万一你被匪徒砍死了,是白白送命的,救不过。难道洗衣可自助,自卫则是无助吗?

可以说,大部份网民认为这种英雄当不过,他们说现有的法律在这方面太含糊,常误把自卫和抗匪的小人物归类为“自己当判官,有罪”,有时反而把匪徒变成受害者了。所以许多人认为指责那两大男人“冷漠、视若无睹、冷眼旁观”并非全对,法律拒绝人民英雄并同情伤匪的条文,也得修改至更倾向于保护自卫的老百姓,要不然,它将造就更多更冷漠的大马人。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