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暖势力】9岁夺东运金牌.熊亚当要夺世冠

2017-09-11 20:10

【暖势力】9岁夺东运金牌.熊亚当要夺世冠

2011年雅加达东运会,年仅8岁的熊艾丽雅(熊丽爱)在花样滑水项目中夺得金牌,创下东运会历史上最年轻的夺金者;6年之后的吉隆坡东运会,只有9岁的熊亚当尾随了姐姐艾丽雅的步伐,在男子花样滑水项目中战胜一众比自己年长的对手,成为东运会历史上最年轻的男性金牌得主。
稚气未脱的亚当,对于自己成为东运会最年轻男性金牌得主的意义似乎还不甚了解。(图:星洲日报)

2011年雅加达东运会,年仅8岁的熊艾丽雅(熊丽爱)在花样滑水项目中夺得金牌,创下东运会历史上最年轻的夺金者;6年之后的吉隆坡东运会,只有9岁的熊亚当尾随了姐姐艾丽雅的步伐,在男子花样滑水项目中战胜一众比自己年长的对手,成为东运会历史上最年轻的男性金牌得主。

广告

稚气未脱的亚当接受《星洲日报》专访时豪言,自己的终极梦想是要晋身成为世界级选手、并在世锦赛中夺冠。

一直以来,亚当与11岁的哥哥艾登,都十分崇拜姐姐艾丽雅以8岁之龄就夺下花样滑水金牌的成就。

对于能够重复姐姐的以最年轻之龄夺得东运金牌的成就,亚当与父亲熊英华皆毫不违言:“非常幸运”。

只有9岁的亚当扬言,自己的终极目标是成为世界冠军。(图:星洲日报)


亚当:我偷走了哥哥的金牌

亚当说:“我并不是夺冠的热门,因此能够击败哥哥(艾登)真的是很幸运;他比我更有经验和技术,但不幸的是,我偷走了他的金牌。”

也是大马滑水队教练的熊英华则补充,亚当原本就被视为是银牌的有力竞争者,但艾登在比赛前才刚刚发烧痊愈,而且决赛当天出现双腿抽筋的情况,才会在比赛中意外倒灶,最终只夺得第4名。

广告

他说:“虽然他们的技术和实力相当接近,但整体而言还是哥哥比较好。”

熊英华还透露了亚当在夺金后不为人知的一件小趣事。他指出,亚当在赛后显得有些激动,并不断抽泣地说“我不敢相信,我夺得金牌,我为艾登感到抱歉。”

亚当对于自己在比赛中爆冷击败哥哥艾登而感到愧疚,在赛后大哭。(图:星洲日报)


5岁起接受滑水训练

亚当透露,尽管自己在5岁开始正式接受滑水训练,但其实自己早在2岁时,就已经开始受到姐姐艾丽雅的影响,而深深爱上这项运动。

广告

他说:“我在开始学习滑水前,就经常在湖边玩耍和游泳,当我看到姐姐在滑水时,就觉得很吸引,而喜欢上这项运动。”

他坦言,自己滑水生涯中最难忘的情景除了登上领奖台外,就是两度改写同父异母的兄长熊龙保持了24年的花样滑水全国得分纪录。

亚当表示,今年5月在美国佛罗里达夕阳湖杯精英赛的花样滑水项目中,自己先以3920分打破熊龙的3830分全国纪录后,又以4040分刷新纪录,夺得男子13岁以下组的金牌,同时也是亚洲打破4000分大关的最年轻选手。

亚当指出,自己的梦想是一直享受滑水所带来的乐趣。

亚当形容,8岁即在东运会夺金的姐姐艾丽雅一直是自己学习的典范。(图:星洲日报)


熊英华:盼亚当勇敢追梦

在整个采访过程中时而腼腆、时而搞怪的亚当更是放出豪言,自己的终极梦想是要晋身成为世界级选手、并在世锦赛中夺冠。

无论如何,亚当也承认自己目前的水平距离目标还很遥远。

他说:“我会先放眼在13岁以下的级别中争取进入前10,当我更有经验和年龄后,我会尝试进入前5;而在公开赛级别中,我也不知道距离顶尖水平还有多远。”

熊英华则在一旁补充,亚当的实力在10岁以下的级别中,已经排名世界前5。他说:“我们必须让他在各级别中一直保持前10,才有机会在世锦赛夺冠。”

他强调,虽然这只是一个梦想,最终可能无法实现,也只要勇于尝试,肯定还是能达成一定的目标。

对于亚当的未来潜力,熊英华也给予了与艾丽雅同样高度的期望。

他说:“他在9岁夺得东运金牌,实际上并不比艾丽雅逊色。”

熊英华解释,由于男生的发育成长较女生慢2年,因此艾丽雅在8岁夺得东运金牌时的身体条件,差不多就等于男生10岁时的身体条件。

熊英华认为,由于亚当目前只有9岁,因此在现阶段询就谈及未来的志向和目标似乎仍言之过早。

他透露,艾丽雅在2011年成为东运会史上最年轻金牌得主时,也不明白当中的意义。

他说:“她甚至没有意识到自己夺得金牌,虽然她会感到惊讶,但还是在事后继续玩乐,对于自己的未来也没有太多的想法。”

因此,熊英华也在访问期间一面叮嘱亚当,称哥哥艾登实际上更加优秀,因此要求亚当避免让压力打垮自己。

熊英华说:“毕竟他还没达到那个水平,所以必须循步渐进。”

而亚当对于父亲的嘱咐,则似懂非懂地不断点头回应。

亚当的父亲兼滑水队教练熊英华认为,现阶段询问亚当的志向仍言之过早,而他也强调不会限制孩子未来的发展。(图:星洲日报)


严控亚当训练时间

熊英华也透露,自己必须严格控制孩子的训练时间,避免他们因为过量的训练而对滑水运动失去兴趣。

他指出,亚当目前的训练次数是每周最少4天,而倘若没有对他的训练时间做出限制,亚当甚至有可能一周进行7天的训练。

他说:“虽然他现在很享受滑水,但如果没有进行控制,他可能就会在14、15岁时就感到疲惫感。”

熊英华强调,孩子必须拥有自己的其余私人时间,包括社交活动和兼顾课业,以及享受小孩应有的童年时光。

他形容,作为一名教练,自己最担心运动员会出现疲惫感。

他说:“就和其他运动一样,如果运动员出现疲惫感,他们可能会对有关的运动完全厌倦,然而用想要放松的理由作为藉口,开始去派对、狂欢,最后就会选择离开,永远再也看不到他。”

尽管如此,熊英华也直言自己不会强迫孩子在未来必须全心投入在滑水运动。

他说:“只要他们愿意继续滑,我就会给予全心的帮助,但如果没有兴趣,我也不会有任何理会。”

他指出,熊氏家族有很多出色的运动员,自己可能不够资源和精力支援这么多孩子,因此孩子们也理解,若想要放弃,父母必定不会做出反对。

熊英华说:“可能是这样的逆向心理学,促使他们对自己的要求更多。”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新闻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