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诚‧来届大选的宗教与世俗博弈

2017-09-27 11:52

惟诚‧来届大选的宗教与世俗博弈

谣言,我们可以说止於智者,而且泰国白色集会主办方已澄清未有在大马搞宣传活动,所以一些人觉得可以就此打住,但无论它是主办方的间接宣传也好,或是有人刻意制造出来的议题也罢,这种议题的出现无疑带有刺激穆斯林的议程,为他们制造假想敌。告示,我们可以把它当成是一道商业决策,相关的自助洗衣店不要做非穆斯林的生意,站在经商自由的角度上看,外边洗衣店林立,我们仍有选店的权利,但这举动着实是在挑战社会的和谐与包容。

国庆月,就这样结束了。我国在这期间所承办的东运会丶东残会也都圆满落幕,而且成绩斐然,我们甚至为此还得到多一天特假,再加上原有连假丶补假和爱国激情,这个国家在8至9月的国庆月中充满着欢愉且激励的氛围。当然,这样的气氛并没有持续多久,我们很快的就被大量的宗教议题给淹没,一个啤酒节的申请丶一则同志活动的谣言,以及一道只限穆斯林的告示,就把这个国家搞得鸡犬不宁,之前的欢愉气氛很快的就一扫而空。

广告

谣言,我们可以说止於智者,而且泰国白色集会主办方已澄清未有在大马搞宣传活动,所以一些人觉得可以就此打住,但无论它是主办方的间接宣传也好,或是有人刻意制造出来的议题也罢,这种议题的出现无疑带有刺激穆斯林的议程,为他们制造假想敌。告示,我们可以把它当成是一道商业决策,相关的自助洗衣店不要做非穆斯林的生意,站在经商自由的角度上看,外边洗衣店林立,我们仍有选店的权利,但这举动着实是在挑战社会的和谐与包容。

这些事情,无论从哪个角度上看,都带有分化国民团结的议程,而政府的态度,依然是积极又冷淡的一贯作风。怎麽说?对不合逻辑的谣言,展现积极又过度的反应,然而,却对挑起议题的偏差告示,做出冷淡又模糊的反应。当然,政府对这些“小事”的反应并不令人感到意外,反之,目前仍在延烧的禁办啤酒节一事,当中存在一个真正令人感到担忧的戏肉:移民局总监慕斯达法23日表明会按伊斯兰发展局(JAKIM)指示,禁止或驱逐参加啤酒节的人士出境。

这话看似普通,但却蕴含着令人忧虑的讯息。作为掌管伊斯兰事务的发展局,地位特殊,虽为伊斯兰事务的一级单位,但在行政建制上隶属首相署,属二级机构,何时拥有指示移民局禁止外国人入境(或驱逐出境)的权力?事实上,移民法令仅赋予部长和总监行使禁入和驱逐的权力,尽管法令未具体阐明提交黑名单的程序,但当中第4丶5和8条文已暗喻总监不需参考除了部长以外的建议,这意味着来自二级机构的“指示”需透过内阁或内政部间接行使。

伊斯兰发展局若真的如慕斯达法所言般,直接对移民局发出“指示”或“黑名单”(尽管他最後否认有掌握名单),理论上已是一项越权行为,而移民局,乃至整个体制如果没有察觉丶纠正这种越权问题,这很快会演变成一种惯例,届时宗教局不只能影响移民局执法,加上近期政府对发酵的各种伊斯兰议题采取的消极态度,整个社会体制和行政架构很有可能会导向“政府支持伊斯兰化”的讯息,让种族丶宗教主义者愈加肆无忌惮地分化国人,动摇现有的世俗国基。

这让我想到了土耳其。尽管穆斯林占绝多数,但土耳其在2002年前,是个强调政教分离的世俗国,虽然面对大量的内部问题,但其社会结构仍显相对稳定。其总统埃尔多安来自伊斯兰保守派,在2002年改变伊斯兰化政纲後中选总理,并采取温水煮蛙的策略,在掌权15年间除了发展经济,更逐步为宪法和国体展开去世俗工程,其在2014年藉着民粹的支持当选总统,并在独揽大权後加速国家伊斯兰化,令土耳其在2015年大选中出现严重的社会撕裂,导致国内政局动荡。

该国社会在当时的大选因为世俗派与保守派的博弈而撕裂,而伊斯兰化并没有为埃尔多安带来其设想的“奥斯曼帝国复兴”成果,反之形成颠覆丶恐怖分子横行的结果,让他不得安宁。

广告

相同的,我国政府若继续采取放任形态,在伊斯兰化进程中立场持续模糊,任由有心人通过挑战世俗国基来捞取政治利益,这势必为我国埋下宗教与世俗对立的种子,若这种对立持续,来届大选将无可避免的,演变成为撕裂大马世俗社会的选战和博弈。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