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慧琪‧寓言:城隍庙之还愿

2017-10-04 11:48

白慧琪‧寓言:城隍庙之还愿

“不说你不知,平日我都不信那些圣笅请示的箴言丶神谕,总觉得都是庙祝一句‘城隍爷有谕’,大家想都不想就全盘接受了。”华叔略显无奈:“那些贪官污吏的丑事,城隍爷‘显灵’训斥一番,我们老百姓不就只是攒了同仇敌忾的满足感,贪官从不被绳之以法,生活可不继续苦着?”

华叔华婶买了一对烧鸡烧鸭,说是要到城边那座香火鼎盛的城隍庙还愿去。烧腊明听了一惊:“你们俩从来都不踏进城隍庙的呀,怎麽突然说要去还愿呢?”

广告

“不说你不知,平日我都不信那些圣笅请示的箴言丶神谕,总觉得都是庙祝一句‘城隍爷有谕’,大家想都不想就全盘接受了。”华叔略显无奈:“那些贪官污吏的丑事,城隍爷‘显灵’训斥一番,我们老百姓不就只是攒了同仇敌忾的满足感,贪官从不被绳之以法,生活可不继续苦着?”

“可这回就是靠了一道‘神谕’,我们村才平安无事呀。”华婶叹气道。

烧腊明听得更一头雾水,华叔华婶住的村子就在河的对岸,百年来人丁兴旺,看不出来发生了甚麽大事。

原来,华叔华婶住在中上游一段,中下游另一个村的村民,不知为何发起“还我净水”

运动,觉得先流经其他村庄的河水用不得,决定施工改道河流,略过华叔华婶那一村,把河水直接引到他们那儿。

更令华叔华婶心寒的是,村长丶村委和那些有钱有势的人家都无一吭声。谁都知道,河流沿岸每座村庄的代表组了协会,共同商讨沿岸村庄大小事。但中下游那村突然对中上游发难,竟没人敢在协会里说话。要想河水若是被截断,村里的每户人家该怎麽办呢。

广告

结果城隍庙的庙祝又掷得圣笅,说是请示城隍爷後,河道改不得。华叔华婶觉得更令他们生气的是,那些原本静静不出声的各村村长丶村委,却突然很有默契地答谢神明,觉得城隍爷显灵,解决了一场危机。

烧腊明听了摇头:“这河道要改不改本就不是村民一意孤行说得算,那些当官倒可不批准啊!”

华叔应声:“是呀,可这些当官的好像忘了自己的执行权,难不成以後要补个路洞丶修桥,都得到城隍庙掷笅请示?”

烧腊明傻笑:“若是这样,我生意可要变好罗!大家时时刻刻都来我这买烧鸡烧鸭去还愿,庙里的香油钱想来也可观哩。”

广告

“烧腊明,如有一天请示结果是要拆了你家来建商场,看你还笑得出来吗?”华叔华婶一语惊醒说:“有拜有保庇,人们对城隍爷虔诚是求安心。百姓要安居乐业还是得靠那些当官的处事明理啊。”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