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钦亮·啤酒节的阴谋论

2017-10-08 15:54

郑钦亮·啤酒节的阴谋论

但是现在想要干掉啤酒节的不只是假马一人,不只是伊斯兰党,不只是警方,也不只是各个穆斯林非政府组织或居民协会,为什么这些人和组织都在这个时候向啤酒节发难?为什么以前举办这么多届了他们连谈都没谈?

上周在公司集团董事经理黄泽荣的“欢别”会上,他上台对本身的媒体事业细说从头时提起的一句“从不信阴谋论”,只相信摆在眼前的事实,表达了他身为媒体人数十年来的工作态度和思维。黄董这一点我自知远不及他,因为我还停留在“相信阴谋”的层次,但我也相信一个人居在不同的高位时,对事件也有不同的理解。

广告

比如近期扰扰攘攘的啤酒节事件,我就感觉到有某种巨大、无形但极有默契的集体阴谋,正通过各种不成文的议程、共识、目标和偏见在进行。

或许有些人会认为这是多虑,或者说偏见,但我深信与我有同感者,不在少数。

这些集体阴谋群大伙儿未必认识对方但都是同类,都在以自己惯用的阴招和手法,借助啤酒节课题来传达,只要大家分头出手,便可以展示族群与宗教结合的力量,并在这片土地上轻易捣乱甚至是重组数十年来的国家默契与社会规律。因此马来西亚引以为荣的“种族和谐与谅解”世界典范,就像那只“假马”的恶劣行为,快被带着险恶阴谋的铁锤狠狠的砸碎了。

而且我始终相信“假马”的真阴谋,不会是孤独行动,而是大伙儿怀着共同目的,或者说不约而同的共同阴谋,然后分而行之。试想想,没有背后那股巨大的力量,谁给他胆量故意触犯法律和轻松上法庭?

以前不是出了个土权主席阿里吗?还记得他的手法吧,就是无论什么事情,只要是有机会扯到华裔侵犯土著权益的任何课题,他就会咬住并趁机无限放大,说是维护马来人权益,其实最大的目的是要为华裔扣上“侵犯土著”的帽子。这种带着火药味的指责,才能撩拨到土著的神经线,激起土著的怒气,最后的效果,不就是在培养土著对非土著的敌意吗?

也不知道为什么,待土权阿里江郎才尽,最出位的行为不过是纠众傻傻的在安美嘉的家门口摇屁股之后,过一阵子“假马”突然出位了,他的身份更明确、手法更野蛮、言行更嚣张、用词更极端,想怎么干就怎么干。

广告

但是现在想要干掉啤酒节的不只是假马一人,不只是伊斯兰党,不只是警方,也不只是各个穆斯林非政府组织或居民协会,为什么这些人和组织都在这个时候向啤酒节发难?为什么以前举办这么多届了他们连谈都没谈?

过去何曾听过哪里的啤酒节侵犯到哪个人的投诉?

为什么明明是没有触犯国法的欢庆活动被宗教化的行为侵犯后,政府竟然没有作出指正的表态,反而容许捞过界的组织或个人任意鞭笞?

只能这么猜想,他们大伙儿除了在宗教戒律上有一致的看法,重要的是知道这时候如果大伙儿参与围剿啤酒节后,就有机会超越国法的灭掉他们不认同的活动。他们更知道只要大家朝着同一个方向排除异己,行为稍为过火也不会出大事。

广告

所以“假马”敢拿着巨大铁锤去州政府大门砸啤酒,纵然他先是触了“穆斯林买酒”、“乱抛垃圾”、“持武器上街”、“扰乱秩序”和“制造社会恐慌”等等罪名;所以人们都会猜测“假马”延扣三天只是一场戏;所以人们会担心以后他们的人想要灭什么活动,只须一起动,就能得逞。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