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瑞源‧荒谬政治另一章

2017-10-10 11:06

林瑞源‧荒谬政治另一章

政治公然入侵学校。布城一所国小日前举办独立日活动,学生在活动上唱巫统党歌丶挥巫统党旗,好像是巫统的节目。

大马政治越来越荒腔走板,水平屡创新低,惨不忍睹。

广告

譬如,政治公然入侵学校。布城一所国小日前举办独立日活动,学生在活动上唱巫统党歌丶挥巫统党旗,好像是巫统的节目。

教育部长马哈基尔说,有关活动主要是让学生了解及迎接国家独立60周年,巫统丶马华和国大党是争取国家独立的功臣,巫统也是国家迈向未来的主要政党,所以不成问题。

但是,教育部已规定不能把学校变成政治场所,甚至禁止反对党领袖进入校园,为何却有双重标准?此例一开,其他执政党是不是也可以在学校举办政治活动?

针对联邦直辖区部长兼巫统总秘书东姑安南在上述活动鼓励教师加入巫统的问题,政府首席秘书阿里韩沙也表示没有问题。

然而,政府已有条例阐明公务员不能参政,这是为了维持行政的独立与公正,为何没有人指出当中的不妥当之处?是非不分,高官又如何以身作则?

政治是持续在恶斗,但这也不能成为政治进入校园的藉口,否则学生哪有安静的环境念书,教师如何专心教学。政治只争长短,教育才是国家百年大业;玷污了教育,就是典当了未来。

广告

第二起荒谬事情是红衫军领袖嘉马再次到雪州政府大厦闹事,这次是针对啤酒节,率领支持者,在雪州政府大厦外用大铁锤砸酒瓶,表演完丶没有清理破碎酒瓶就走了。

为甚麽嘉马可以一再闹事?虽然警方有采取行动,但他显然乐此不疲,难道就没有法律可以制止这种藐视法纪的惯性行为?

法治是社会稳定的基石,当践踏法律者变成英雄,将是社会混乱的开始,我们可以从台湾和香港社会看到这样的後果。

中国选秀节目“中国新歌声”在台湾大学举办音乐会,一些学生和民众认为是进行“文化统战和软性统战”,甚至指台北市官方包庇统派团体,演唱会当天,他们带着示威道具进场,占据舞台,最终演变成流血冲突。

广告

香港反中国的年轻人也为了捍卫香港自主权和民主等,不惜做出许多冲撞和违反法律的事情。

这些台湾和香港青年不会认为自己有错,因为他们认为是站在正义的一方。但为了正义和理念,他们跨出法律的范畴丶诉诸暴力,将首先撕破是非对错丶维护法治的观念,让社会陷入永无休止的对峙中。

大马的政治也一样,嘉马肯定觉得反啤酒节砸酒瓶很正义,率队“取缔非法赌博中心”也是为了社区的安宁,如果人人都把法律操纵在自己手上,再出现千百个嘉马,法治可以休矣。

另一起令人难以理解的事情是反贪污委员会竟然表示,反贪会并没有权限调查或对付任何涉及金钱政治的人士。

所谓金钱政治就是利用金钱来购买权位,然後从职权及工程合约中获得好处,绝对属於贪污。如果因为没有管制政治献金的法令,就任由金钱政治蔓延,那麽可想而知後果是多麽的严重,况且金钱政治与政治献金根本是两码事。

反贪会不只应该调查林吉祥被指收取马哈迪10亿令吉的指控,也应该彻查土着团结党青年团团长赛沙迪声称有人要用500万令吉收买他,要他宣布退党的事件。

大选即将到来,肯定会有更多污浊丶栽赃的事件。反贪会袖手旁观,就是开了绿灯,政治人物可以为所欲为,银行户头多了多少钱也不用怕。

政治如此荒谬,难怪经济数据亮丽,民众的信心还是持续消沉丶马币也欲振乏力,因为大家都看不到未来。

 

Read in English on MySinchew: Absurdity in its crudest form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