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丽萍·当有所觉醒

2017-10-12 12:28

王丽萍·当有所觉醒

社会上不乏为图目的故意制造各种噪音者,最近闹得风风雨雨的啤酒节争议是一例,但也有越来越多以本身所长为社会发挥正面力量的人。

公寓住所马路沟渠的铁盖松脱,每当汽车辗过,就会发出响亮的声音,对只有百多单位、还听得见虫鸣鸟叫的小公寓区造成不小的噪音。在向管理方反映却毫无行动后,废物利用地把破旧塑胶拖鞋塞入发出噪音的接口处,虽是非专业的处理方式,也得以暂时把噪音减至最低。这虽是小事一桩,却可从中探讨当前的一些社会现象。

广告

首先,到底有多少人发现噪音的问题,并向管理方作出反映及要求解决?在管理方没有采取解决行动的情况下,公寓邻里的居民是否有想过可采取什么行动解决问题?第二,邻里若拥有相关专业技能者,是否可向管理方自我推荐或以合作方式共同处理相关事宜?第三,驾驶者是否有觉察到本身在辗过沟盖时,所造成的噪音,继而从本身采取行动,每当辗沟盖时放缓车速,把噪音减至最低。

噪音问题无法解决最大的可能性,是大部份人都不觉得是问题,即使认为那是问题,也绝对是管理方必须解决的事,与本身无关。这相信是大部份人面对周遭不满情况所采取的态度,就好比所有的事情都寄望相关单位来解决、国家的问题要通过政治来解决,把一切责任与权力交托有权势的人,当掌权者无法解决,就只能消极以对,甚至到了麻目不仁的状态,忘了思考自己可以发挥什么样的力量改变情况。

在过去,人们以集体分工合作的方式处理与解决社区所面对的问题,例如一同清理环境、搭建吊桥等,随着时代的变迁,加上长久以来观念的转变,所有大小事务都要依靠相关单位或政府来解决,甚至认为必须寻求政治改革才能带来改变,忘记了社区的力量,是每个人微小的力能累积起来可形成大力量,也是在日常的生活里就可以发挥的力量。

社会上不乏为图目的故意制造各种噪音者,最近闹得风风雨雨的啤酒节争议是一例,但也有越来越多以本身所长为社会发挥正面力量的人,好比上周在偏远乡区兰瑙探访的一名原住民友人;他几个月前从城市搬回了老家,准备在家乡推动社区活动,把自己长期研究的香蕉纸制作和木刻版画手艺分享予社区的村民,也把外地或城市的人们带到乡区。身在偏远乡区,却经常到国内外各地参与活动和交流,身体力行,连接城乡。这就是一种力量,也是这时代需要的、来自草根的和由下而上的温暖力量。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