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天美·惩罚非穆斯林心态可议

2017-10-12 12:41

孙天美·惩罚非穆斯林心态可议

查米汉在事件平息后又挑起此事并剑指柔州苏丹,我们着实不能不猜测他行为背后的目的,因为曾在内政部服务、而今在伊斯兰发展局的查米汉,岂可能不知道挑战苏丹谕令在大马是一项触犯法律的行为?查米汉所为很可能是为了引起苏丹们注意,再藉面觐请求宽恕之名对苏丹(们)“晓以大义”,以使“惩罚”非穆斯林的极端者计划得逞。

伊斯兰传教士查米汉,以捍卫“宗教圣洁”与“真理”之名,攻击非穆斯林的生活习惯,再不畏所惧的批评柔佛苏丹禁止清真洗衣店的谕令;但当马来统治者发表文告以不具名形式斥责他的行径、内政部表示有意对付他时,他的态度却180度转变,早前的理直气壮不见了,反之把责任推到媒体身上,再卑微的向柔佛苏丹依不拉欣陛下祈求宽恕(memohon ampun),并希祈面觐苏丹与苏丹交心的道明事情原委和道歉。

广告

表面上,查米汉这种见机行事顺风转舵的投机心态十分可议。不过此事或许不该仅以如此简单的角度看待,我们得先回顾此事源头和背后意义。一切要从上个月杪发生在柔州的“清真自助洗衣店”事件说起。我隐隐觉得,既然“清真自助洗衣店”同时出现在柔州和玻璃市,那么这可能就不是单一个案,可能还有更多的“清真自助洗衣店”还未被媒体和网民揭发。

“清真自助洗衣店”之不应存在,是因为我们都知道不同族群乃至同一个族群中的个人,都有认知和生活习惯上的差异。当我们不尊重彼此的差异而强硬要求对方按自己的标准一致化,又或者以各种手段或形式排挤与我们有差异的他者时,这已经是一种非中庸非民主的威权或独裁心态。

这种心态有何不好?美国国际关系学者曾透过统计方法分析历史事件,发现战争通常都发生在非民主国家之间,或者非民主与民主国家之间。国家体制的专断性或许是源自领导者对权力的迷恋,也或许是天生欠缺包容的能力,难以接受不同的认知和价值信仰,才会霸道的要求他人遵循自己认定的标准,否则就加以惩戒,于是战争就发生了。

国家领导人是人,和一般人的人性就没有太多差异。若把国家领导人下放到“清真自助洗衣店”事件,穆斯林洗衣店老板不允许非穆斯林使用其服务,就是一种权力的操纵,是一种对没有成为穆斯林者的一种“惩罚”。

柔州“清真自助洗衣店”被媒体揭露后,柔州苏丹即时踩了煞车,避免这种“惩罚”非穆斯林的行径扩散,也阻断族群之间未来演变成“加害者”与“受害者”关系。

查米汉在事件平息后又挑起此事并剑指柔州苏丹,我们着实不能不猜测他行为背后的目的,因为曾在内政部服务、而今在伊斯兰发展局的查米汉,岂可能不知道挑战苏丹谕令在大马是一项触犯法律的行为?查米汉所为很可能是为了引起苏丹们注意,再藉面觐请求宽恕之名对苏丹(们)“晓以大义”,以使“惩罚”非穆斯林的极端者计划得逞。

广告

不过,我相信以柔苏丹和其他8位马来统治者的睿智,必能看清查米汉的意图和动机,断不会被他蛊惑。我比较担心的是,在大马境内究竟还有多少这种以宗教之名行惩罚之实者?打着真理旗帜故意加害他人固然需要挞伐,但打着真理旗帜却不知道自己正在分裂社会者,往往却比前者占更大多数,而这群人才是最需我们协助和关心,告知他们行径所可能引起的涟漪效应者。


广告
你也可能感兴趣...
 


广告



其他观点

评论

当您提交时,您等同于同意了Mollom用户私隐政策